重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带着神格重生 > 第199章 无中生嫂?
    所有人都想知道,但是只有她真正问出来了,并不是说赵思不懂规矩,而恰恰因为她太知道规矩,知道上层圈里的游戏规则。她知道在那个场景中只有自己有资格问出这句话来。

    可是她翻车了,还是阴沟里翻了车,没有机会翻身的那种。

    “你好,请问你是赵小姐吗?”

    就在赵思从刚才对自己行为的懊恼中的情绪走出来之后,一个留着短头发的女生出现在她面前。赵思确认自己没有见过这个姑娘,她看了看旁边,明确这位女生是在对自己说话。

    “你在叫我?”

    “对。”女生点点头说,“我想见一下你哥,可以吗?”

    赵思没有说可以还是不可以,而是眯着一双眼睛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十几岁最多不超过二十岁。明明很稚嫩很纯真的年纪,赵思却能在她身上看到一丝不同于常人的气质。这种气质很复杂,倒不说有多危险。就是一种很奇怪,但是又让人觉得很有吸引力的气质,你把它放在同龄人中去做比较会更明显。

    一般人十几二十岁还在大学里深造,要么上课要么玩闹。这群人体现出的是一种年轻人该有的向上,该有的朝气,偶尔又夹着一丝的慵懒。可是眼前的小姑娘不一样。

    赵思看着对方甚至有一瞬间觉得对方比自己还要厉害,她也说不出来是哪方面的厉害,就感觉自己站在她旁边就挨了小半截。可一想到自己的哥哥是赵琛,是西尔镇第二有钱有势的人,她腰板子就直了很多。

    “你认识我哥,你要见他干什么?”

    “你哥玩弄我感情。”

    赵思差点被一口水给呛死,假装不经意的咳嗽了两声,将快要喷出去的水又咽回去。她转身看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听到她们的谈话,这才对她说:“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脑子怎么就不好使了,不要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好吗?”

    “我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对方语气认真,还很较劲。

    赵思伸手理了理裙子,确定自己重金定做的礼服没有受到伤害之后,才抬眼去看这个小姑娘。

    “你今年多大?十七十八,成年了吗?”

    “我今年十九。”对方有一说一,完全不觉得赵思是在揶揄她。

    “你说你跟我哥,嗯……”她完全想象不到眼前这十几岁的小姑娘居然会跟赵琛有联系,她琢磨了很久才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词,“你说你跟我哥有感情上的羁绊,额……这之间会不会是误会?我哥他……”赵思说着又扫视了对方两眼说:“你这种类型应该不是我哥喜欢的,他喜欢……”正说着,赵思伸出手在空中做出一个凹凸有致的曲线,“就你懂吧,他喜欢的是这一种。”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对方丝毫不示弱,她说,“我的身材是怎么样?你哥最清楚。把你哥找出来,我跟他对质不就什么清楚了吗?”

    对方态度很坚决,赵思电视电影看到了,胡思乱想到了一些事情。看着眼前的姑娘,眼神也开始变味了。她目光挪到对方的肚子上,这小丫头该不会是用怀孕来上位吧,难道我哥真的喜欢她这种。

    “嗯,我觉得我们之间是有什么误会?”

    小姑娘一字一字的纠正她:“不是我跟你之间,是我跟赵琛之间有误会。麻烦,让你哥出来好吗?对你未来的嫂子,你不应该更殷勤一点吗?”

    额,嫂子?

    无中生嫂,这种事还真是莫名的让人火大啊。赵思微微眯眼,压着下巴,盯着眼前这姑娘,身边的气压低很多。这姑娘才见第一面就想做人家嫂子,未免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他们赵家的门是这么容易进的吗?

    何况,这种中规中矩扔到人堆里都找不到的长相跟身高,没有任何亮点可言。我哥这是想要重新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不行,他们赵家好不容易奋起了,为了后代子孙着想,赵琛都应该找一个无论是相貌还是身份家世都是人上人的女人结婚,绝不可能是眼前这位。

    对方现在既然能找到她,说明赵琛跟她还是有联系的,貌似联系还不少。赵思托着下巴看着她,脑补了一大堆没有用的剧情。她伸手点了点桌子,“你先坐下,我仰头看你脖子酸,你先坐。”

    “那你要带我去见赵琛。”女孩警惕性非常高,哪怕她能看到赵思的一举一动,但是还是担心对方会在凳子上涂毒。

    “见见见,你先坐下。”

    赵思理了理头发,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一副“我现在一句话就可以slay全场”的样子。见对方拘谨的坐下,赵思更加确定自己心里的想法。

    绝对不能让这位小姑娘成为自己的嫂子。

    “你说你跟我哥在一起了,是哪种意义上的?柏拉图精神似的,还是说已经到耳鬓厮磨坦诚相见的地步了。”

    “你……你流氓!”女孩脸红得要滴血,撇过脸不去看赵思。

    赵思被她这一操作弄得有些迷,她说什么了就流氓?她哪一句话碰到了违禁词,不挺正常的吗?赵思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姑娘,敢情他哥喜欢这一款啊。还真是没想到。

    “那个,我没有其它意思。就是想,如果你们真的做到了最后一步,再给你补偿金的时候,会考虑多给一点的。”

    啪——

    “你们把我当什么了!”

    赵思眨眨眼,清水顺着她分明的轮廓从下巴上滴落。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有点水逆。女生泼水这一动作幅度比较大,吸引不少人的围观。赵思也不在意了,反正今天的脸都丢光了。明天的脸明天再挣吧。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幅鬼样子居然被叶今看到了。

    这真是流年不利到了巅峰。

    赵思用纸巾擦了擦脸,庆幸自己只是点了杯水,而不是咖啡其它的饮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赵琛见一脸狼狈的赵思连忙跑过来,“这怎么回事?”

    赵思看着她哥,深深的叹了口气,并在心里非常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顺带竖起了中指。

    长嫂如母,我还能以下犯上反抗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