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五十三章 那时
    这两个月他不仅治好了病,还在桃花村白吃白喝养了些肉——

    当然也不算是白吃白喝,他教村子里的孩子们读书识字,给人读写家书,放牛喂猪除草,带孩子——什么都干。

    身体结实了一些,不像第一次见那样瘦的没有人样,读书人的气息浮现,有几分风姿翩翩。

    陈丹朱听到这里的时候,第一次跟他开口说话:“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进城就去你岳父家?”

    有钱人家能请好大夫吃好的药,住的舒服,吃喝精致,他这病说不定十天半个月就好了,哪里用在这里受苦这么久。

    “因为我穷——我岳父家很不穷。”张遥对她拉长声调,再次说了一遍,“我是娃娃亲,我这是第三次去见我岳父,前两次分别是——”

    他伸出手对她扳手指。

    “刚出生和三岁。”

    陈丹朱听到这里大概明白了,很老套的也很常见的故事嘛,幼时结亲,结果一方更富贵,一方落魄了,现在落魄公子再去结亲,就是攀高枝。

    对方的什么态度还不一定呢,他病恹恹的一进门就让请大夫看病,实在是太不体面了。

    陈丹朱笑了笑,拎着灌满泉水的壶就走,张遥在后这才抚掌似乎刚发现“丹朱娘子,你会说话啊。”

    陈丹朱回头看他一眼,说:“你体面的投亲后,可以把药费给我结算一下。”

    张遥哈哈笑,道:“这药钱我一时半时真结不了,我体面的不是去结亲,是退亲去,到时候,我还是穷人一个。”

    退亲?陈丹朱看他一眼,点点头:“不错,世间人都如你这么识趣,也不会有那么多麻烦。”

    张遥笑道:“是吧,丹朱娘子自然明白,贵女哪里会愿意嫁个寒门子弟。”

    贵女啊,虽然她从来不跟他说话,但陈丹朱可不以为他不知道她是谁,她这个吴国贵女,当然不会与寒门子弟结亲。

    陈丹朱看他一眼,转身走了。

    之后张遥就走了,陈丹朱没什么感触,对她来说,都是山下的路人过客。

    但一个月后,张遥回来了,比先前更精神了,穿了单襦大袖,带了冠帽,踩着高高的木屐,乍一看像个贵公子了。

    “奇怪,他们竟然不肯退亲。”贵公子张遥皱着眉头。

    “可见人家风姿高雅,不同凡俗。”陈丹朱说道,“你先前是小人之心。”

    张遥摇头:“那位小姐在我进门之后,就去探望姑外婆,至今未回,就算其父母同意,这位小姐很明显是不同意的,我可不会强人所难,这个婚约,我们父母本是要早点说清楚的,只是病故去的突然,连地址也没有给我留下,我也无处写信。”

    一直等到现在才询问到地址,跋涉而来。

    陈丹朱好奇:“那你现在来是做什么?”

    “退亲啊,免得耽搁那位小姐。”张遥义正言辞。

    陈丹朱忍不住嗤声。

    张遥笑:“贵女也会这么粗俗。”

    陈丹朱第一次提及自己的身份:“我算什么贵女。”

    “贵在骨子里。”张遥整容道,“不在身份。”

    陈丹朱冷笑:“贵在骨子里有什么用?”

    张遥哦了声:“好像的确没什么用。”

    陈丹朱又好气又好笑,转身就走。

    张遥在后招手喊:“我有话说我有话说。”

    他可能也知道陈丹朱的脾气,不等她回应停下,就自己接着说起来。

    “其实我来京城是为了进国子监读书,只要能进了国子监,我将来就能当官了。”

    大夏朝的官员都是推选定品,出身皆是黄籍士族,寒门子弟进官场多数是当吏。

    不过要是能进国子监,寒门子弟也有机会当官。

    寒门子弟能进大夏最高的学府,那身份也不是很寒门嘛。

    “我是托了我父亲的老师的福。”张遥高兴的说,“我父亲的老师跟国子监祭酒认识,他写了一封信推荐我。”

    陈丹朱哦了声,转身继续走,这跟她没什么关系。

    “你听我说啊。”张遥再次跟上,眉飞色舞,“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当官吗?”

    陈丹朱难得的想开个玩笑,回头看他一笑:“为了娶贵女?”

    张遥哈的一声:“你也会笑啊。”

    陈丹朱的脸沉下来:“我当然会笑”。

    只要是人谁不会笑,就看着世间让不让她笑了,现在的她没有资格和心情笑。

    张遥知道这一句话戳中她的痛处了,认真的说了声抱歉,陈丹朱没有再说话低头急走,张遥还是追上来。

    “我当官是为了做事,我有非常好的治水的办法。”他说道,“我父亲做了一辈子的吏,我跟他学了很多,我父亲亡故后,我又用了五年去看了很多山川河流,南北水患各有不同,我想到了很多办法来治理,但——”

    陈丹朱回头,看到张遥一脸黯然的摇着头。

    “当地的官员们都不听我的啊,有的肯让我做个吏员,但我还是做不了主啊,做不了主做起事来太难了,所以我才决定要当官——”

    他抬起头看过来,双眼亮晶晶,陈丹朱移开了视线,看向前方。

    “你想让我帮你吗?”她说道。

    张遥笑哈哈:“你能帮什么啊,你什么都不是。”

    陈丹朱看着他,怒目。

    她什么都不是了,但人人都知道她有个姐夫是大夏炙手可热的权臣,一句话就能让人当官。

    有很多人嫉恨李梁,也有很多人想要攀上李梁,嫉恨李梁的人会来骂她嘲笑她,想攀上李梁的人找她的也不少。

    这个张遥从一开始就这么热衷的接近她,是不是这个目的?

    “我没别的意思。”张遥依旧笑着,似乎不觉得这话冒犯了她,“我不是要找你帮忙,我就是说说话,因为也没人听我说话,你,一直都听我说话,听的还挺开心的,我就想跟你说。”

    她有听得很开心吗?没有吧?陈丹朱想,她这些年几乎不说话,不过的确很认真的听人说话,因为她需要从别人的话里得到自己想知道的。

    这个张遥说的话,没有一件是对她有用的,也不是她想知道的,她怎么会听的很开心啊?

    “丹朱小姐。”张遥站在山间,看向远处的大路,路上有蚂蚁一般行走的人,更远处有隐隐可见的城池,山风吹着他的大袖飘飘,“也没有人听你说话,你也可以说给我听。”

    她才没有话想说呢,她才不需要有人听她说话呢,陈丹朱看着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