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空间之大佬的农家妻 > 450 可笑的想法
    “水仙。”小凤接住她,这个兰水仙怎么回事,上次让她回去多吃糖,又忘记了不成。

    叫了几声,发现叫不醒对方。

    她只好扶着她到附近休息,顺便让小七替她查下脉,看看能不能给她输点灵气,让她醒来。

    小七自从上次喝醉之后,到现还在睡,这小睡了一个星期了,真是能睡。这个小七,酒量也真的太差了,喝那么一点酒,醉一个星期。

    小七的神识还在迷迷糊糊当中,听着小凤的吩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给兰水仙输了不少灵气。

    兰水仙没一会就醒来了,再次醒来的她,感觉身体清爽,很舒服。她睁开眼,看着跟前的小凤,一脸的不好意思:“小凤,对不起,我又晕倒了是不是。”

    “你说你这个样子,还开店,行不行。”小凤看她醒来,给了她一颗糖:“人家客人点一份餐,结果你晕倒了,你不把客人给吓跑。”

    “我以前不会这样,就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是灵魂要出窍一般,双眼不能去看太阳,一看太阳,就觉得头晕目眩,很是难受。

    “你是说,你最近几乎天天都会像这般晕倒?”小凤看着她。

    兰水仙点头:“最近这几天,每天都会晕上一次,时间不等。我听你的话,也去医院看过,医生说我身体没有问题。你说奇怪不奇怪,怎么会动不动就晕倒呢。”

    “改天我请你人帮我看看,看看你这种是什么情况。”爷爷是中医,在把脉方面有着出色的表现,让他看看应该能看出问题所在。

    “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一直麻烦你。”

    “以后我有困难你帮我不也一样。”小凤看了看时间:“我们现在去吧,爷爷这会刚好在家,让他替你看看。”

    “好,真是太谢谢了。”兰水仙真的不好意思,但心里又觉得温暖,对方是真的把她当朋友的。

    她长这么大,头一次有人把她当成朋友。

    以后,小凤就是她的朋友,小凤有任何时候需要她,她一定会上前。

    顾老替兰水仙把过脉之后,只是说她身体太虚了,随手就把小凤酿的人参酒倒了小半瓶给她:“睡前喝一小口,对你的身体有帮助。”

    小凤:“……。”

    敢情她的人参酒已经成了爷爷的神器,她是不是可以多酿点,拿来卖钱。

    ……

    门朝来顾家找顾老说点事,看到兰水仙与小凤在门口,他眯起了双眼。

    兰水仙他当然熟悉,但兰水仙与苏小凤怎么会走在一块,想到兰水仙上次与他说过的话,他眉头皱起,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兰水仙已经准备要对付苏小凤了。

    不对,这个兰水仙肯定不是晚上那个,白天这个兰水仙他接触过,就是一个单纯的小丫头,没有任何心机。

    晚上那个兰水仙,满腹心机,是个心狠手辣之辈。

    小凤也看到了他,勾唇:“门家主,这是有事?”

    “顾老在吗?我前来拜访顾老。”

    “爷爷正在院子里,你进去吧。”

    “少夫人这是要和朋友出门?”门朝随意的问了一句。

    “门家主不是要找我爷爷,快进去吧,至于我要去干什么,好像没有必要与门家主细说。”

    “这倒也是。”门朝点点头:“是我多嘴了。”

    门朝带着人进去了,小凤让人送兰水仙回去。

    想到什么,也往爷爷的院子里去。

    院子里,顾老看到门朝来了,指了指一边的椅子:“来了,坐吧。”

    “顾老,我来拜访您,是想跟你了解一下,十多前的那起爆炸案。对于我的身世,我想顾老您肯定是清楚的,所以我也不跟顾老打哑谜了。我想请顾老同意我重新调查这件案子。作为当爆炸案的受害者,我认为自己有权利知道当年的真相,还我爸妈以及所有受害者一个公道。”

    当年的爆炸案,爆炸原因众说纷云,案卷上的爆炸起因是实验人员操作不当引起的爆炸。

    一百三十条生命,一句实验人员操作不当而结案。

    “对于当年那个案子,涉及的机密太多,所以不好大肆的调查。”对于当年那个案子,顾老心中的滋味也是复杂的很:“那些遇难人员的家属,我们也找过,发现很多人的资料都是假的,根本找不着他们的家属,这也是当年把你漏了的原因。”

    当年进实验室的那批人员,在资料上面做过保密处理的,但有些人的信息,明显与资料库上的对不上,在他们伤亡后,无法与他们的家属联系。

    门朝冷笑一声:“这就是你们的办事态度,一句联系不上家属就解决问题了,在我看来,你们根本就是在相互掩蔽,你们是怕联系家属。”

    顾老轻叹一声:“你要看宗卷,我可以给你这个权限。”

    “不,我要重新调查这个案子,如果这件案子你们处理的有问题,我希望你们四大家能够自动归隐,从此不再过问这些事。”一个案子都处理不好,还有什么能力处理其它事,不如早点退出江湖得了。

    “门朝,你对当年之事的有疑问,我可以理解。你所受过的痛苦我也能理解。”

    “不,你不能理解,你们所能做的就是掩盖真相,你们怕真相流出。”门朝冷笑一声:“我今天来只是告诉您一声,不管您同意不同意,这件爆炸案我都会重新调查。如果结果和现在的结果相反,您也不要怪我不给你们留情面,有些事情早晚都会有报应,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门朝说完站起来,小凤拿着一壶茶进来,看到门朝要走浅笑了一句:“怎么,刚来就要走。”

    “我也不来喝茶的,只是来与老爷说点事,事情说完了,自然离开。”

    “门家主慢走。”

    门朝看了她一眼:“看来顾少爷的病情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至少顾少夫人的心情看着不错。”

    “借门家主吉言了,我也希望阿成能早点醒来。”

    门朝听着她的话,没有多说跨起脚步往外走,没走几步,看到两个小娃娃在院子里嘻戏。

    “抓住了,抓住了,哥哥,我抓住你了。”顾小宝抱住门朝一只大腿,高兴的大喊:“哥哥,我抓住你了。”

    顾大宝:“……。”

    顾小宝抓开眼罩,抬头望去,看到一张和木头一般的脸,这个叔叔的表情看着好恐怖,她一把松开了对方:“叔叔,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顾小宝说完之后就跑开了,临走之时还给门朝做了个鬼脸,十分可爱。

    门朝看着两个身影跑开,竟有些移不开脚步了。

    所以,他们就是苏小凤的那对龙凤胎。

    好可爱,小女孩软软的笑容快要软到他心里。突然明白,顾烨成为什么明知道苏小凤的一对孩子不是他的,顾烨成也照娶不误了,这么可爱的一对小东西,换他他也抵挡不住的。

    可是她现在……。

    想到那个女人,门朝冷哼一声,她现在是别人妻子,与他无关,他在这里瞎想些什么,真是可笑。

    抬起脚步,三步作两步的离开。

    门外,殷丽看着门朝出来,忙跟上。

    ……

    “爷爷,这个门朝来势冲冲的,不是会是想对我们顾家动手了吧。”

    “他是为他父母的案子而来。”顾老轻叹一声:“说起来,这也是一笔糊涂账。多年前,帝都的某个化工厂发生一起爆炸,死亡人数多达一百三十人。对外是化工厂,化工厂里面有一间实验室,里面人员的信息都是保密的,家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也无法联系他们。”

    小凤帮顾老倒了一杯茶,静静的听着。

    “砰的一声,这一切就真的成了秘密。但这还没结束,更为离奇的是,那些保密人员当中,有一半的人员信息是假的,根本联系不上他们的家人。”

    “可这怎么会呢,你们在选人员之前,肯定会对工作人员的信息核查又核查的,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小凤觉得,换做是她,她也无法理解。

    做信息采集的工作的人,这也太失职了,不是一般的失职,是严重的失职。

    顾老站起来,脸色凝重的看着窗外:“所以,叶成现在不方便恢复身份,就是为了重新调查这个案子,这么多年过去,必须要给死者还有死者的家属一个交代了。”

    “爷爷怀疑这背后有黑手?”

    “不然呢。”

    小凤点头,肯定有的,如果没有黑手,那些人的信息又是怎么回事,比起工作人员的失职,被人调换了资料的可能才最大。

    有人不想让上面找到那些伤亡人员的家属。

    想到兰水仙家的情况,又想到门朝,小凤心中有一种猜测:“爷爷,有没有可能,那些联系不上的伤亡家属,家中只剩下孩子。”

    如果是这样,这个黑手也太可怕了。

    “你仔细说说?”

    “你看看,如果他们家中只剩下孩子,就像门朝这般,就会被人收养或者送到孤儿院,这样一来,他们想要接近他们或者操控他们简直不要太容易。”这种可能是不是存在。

    “可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可能存在。”顾老粗眉拧在一起,如果真是这样,那对方险恶用心一目了然。

    “媳妇猜测的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叶成从屋里出来:“爷爷,根据我现在掌握的情况,和媳妇猜测的差不多,当年联系不上的伤亡人员的子女,基本都送孤儿院了,要么被人收养了。”

    “看来这个案子是必须要水落石出了。”

    “不仅要水落石出,还得找出背后的黑手。”叶成脸色凝重。

    ……

    门朝回到徐家,一位老者正在等他。

    门朝看到他,恭敬的喊了一声:“师傅。”

    老者穿着青色的大褂,青丝绑起,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思。

    看到门朝回来,他面容慈祥:“朝儿回来了。”

    “师傅您什么时间回来的,我以为您云游四海去了,不愿意再回来了呢。”门朝扶着老者坐下。

    “师傅。”殷丽同样喊了一句师傅。

    这个师傅是当年徐家给他们找的武术师傅,因为待他们不错,所以关系也不错。

    “这不我听到了一些消息,说你接管了徐家家主之位,特意回来看看。”老者说着轻叹一声:“你娶了徐小姐,接管了徐家,也算是你的福气。”

    “还要感谢师傅的教导。”

    “这是你自己的本事,与我没有多大关系。”老者挥挥手。

    老者与门朝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老者看着大气随意,是修行之人。

    “门朝,你真的要重新调查当年的爆炸案吗?”

    “当然得查,这一直是我心里的一块心病。再说,这也是他们所有人身上的污点,我要是不把这些污点指出来,他们不会承认的。”

    “可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有些事情怕是没有那么好查了。”

    “总该有个水落石出的。”

    ……

    晚上七点,兰水仙把顾老给的人参酒拿出来,浅浅的喝了一口,就睡了过去。

    没睡下五分钟,她就起来了。

    一旁的妹妹看到姐姐起来,迷糊的说了一句:“姐,你要出门吗?”

    “我想起来,今晚还要替人代班,差点忘了,你们睡吧。”兰水仙摸了摸妹妹的脸,要出门。

    兰水仙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前的人儿,嘴角有着笑意。

    这才七点过一点,她就醒来了。

    顺手拿过一旁的瓶子,里面是顾老给兰水仙拿的酒,兰水仙刚刚就是喝了点这玩意,才睡着的。

    对方睡的太熟,她自然而然的就醒来了。

    也就是说,她如果想长期住在兰水仙身体里,只要让兰水仙喝醉就行了。

    这么说来,苏小凤还帮了她一个大忙。

    她看了看瓶子里的酒,就是一般的米酒,看着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这酒给出的效果是其它的酒比不了的。

    这好像是人参酒,看来起作用的是里面的人参了。

    只要有这酒在身上,她以后是不是可以随意的操控兰水仙的身体,她想出现就出现,不想出现,就让兰水仙自己出来。

    看来得想办法让苏小凤多给她拿一些人参酒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