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空间之大佬的农家妻 > 449 门朝你是对她动心了吗?
    小凤看过工厂的位置,位置不小,三千多个平方。

    从施工到厂房投入,最少也得三个月时间。

    大哥从家里派了两个小伙子过来,两人都十分勤快,一过来没有对环境的不适,开始赶工。

    要建厂,还是个大厂房,人员这块当然不少。

    即然是三方合作,自然得分工。

    小凤负责指挥,龙王负责施工,至于出人自然是龙王和狼人两家,一人出一半。

    因为要对周边的环境进行查看,小凤建议去四周走走,菲菲不想去。她不是不想去,她是在给龙王和小凤独处的机会。

    如果二人真对对方有意思,如果有独处的机会,肯定不会错过的。

    菲菲不愿意出门,小凤也没强求。

    她与叶成走在乡间小道上,呼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心里同样凉爽。

    “你说厂址尽量挨着村,这里离县城不足五里路,周边的村子也多得是,最重要的,这里的环境也是不错。”

    “我对这个地方还是很满意的。”小凤看着他:“你今天这是什么造型,挺别致。”

    叶成勾勾唇,眼里都是笑意:“我都没衣服穿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添几件了。”

    “我老公这会正躺在床上呢,我要是给男人买衣服,人家不得怀疑我?”

    躺在床上的人儿,哪里需要什么衣服。

    两人朝着小路一直走,迎面过来三人,正是早上被疯狗咬了的三人。

    “大爷,你们打好疫苗了?”小凤见龙王一直看着对方的脚,笑着与大爷打招呼。

    “打好了,费了好些劲。”大爷咧嘴笑:“你们是不是要在附近开厂的那些人?”

    听说附近要建个大厂,好像是食品厂。

    “大爷好眼力。”

    “开厂好呀。”大爷停下脚步:“这样一来,我们周边的大部分村民都有活可干了。”

    “也得看能力。”

    “那是,又不是过家家,你们招了人得发工资不是。”大爷看看天空:“这一去又是半天了,好在我们这里离县城近,要不然半天时间也不够。”

    去拉丑妞,发现丑妞盯着小凤发丝上一个发饰,半天也不走,手指着小凤的手饰,嘴巴里啊个不停。

    小凤今天头发放下来,打扮的跟个学生妹一样,头上只戴了个珍珠发箍,简单秀气。

    丑妞手指指着的东西,正是小凤头上的发箍。

    看着妞妞的样子,大爷很不好意思,伸手拍下妞妞的手:“妞妞,又胡闹了是不是。那是人家的东西,不是你的。”

    “呜呜。”妞妞伤心的哭泣声音。

    “姑娘,不好意思,我家女儿这儿不好,你不要看着她有二十岁,这里的还不如人家四岁娃,看到想要的东西,就闹着要。”大爷十分不好意思,妞妞平时挺乖的,可能是刚刚打针吓着了,这会想跟他撒个娇。

    小凤把发箍拿下来:“没事,一个发箍而已,不值几个钱,她要喜欢送给她就是。”

    “哪怎么好意思?”

    “没事,就当我送给她的。我大哥以前也和她这般,是个傻的,所以看到她,我就会想起我大哥生病时的样子。”小凤看到丑妞,的确会想起以前的那个傻样子。

    不同的是,大哥知道表达,丑妞不会。

    “你哥他……。”

    “小时发烧烧坏的,后来好了。”

    “治好的?”大爷语气提升了一些。

    “他当时出了车祸,做了个手术,醒来之后就好了。”小凤也没夸张,事实是差不多:“醒来之后,记忆力还比别人好一点,现在在家帮我管着一个厂子。”

    大爷听着小凤的话,唏嘘不已:“你大哥上辈子一定是积了德的,有这样的福气。我见过不少小时烧坏脑子的,没听过谁这脑子突然就好了。你大哥很棒。”

    大爷说着对着小凤竖起大拇指,这是一种从心里羡慕对方从病神手中活过来的态度。

    “我家妞妞小时候也很聪明的,是我害了她。她妈妈那天带着她来找我,说是妞妞好久没有见我了,想和我一起吃个饭。我让他们工厂外边等我,等我下了班一起去。我媳妇带着她在工厂外面等我,一场爆炸,工厂的围墙倒了,她妈妈死了,妞妞还小,被爆炸的气流炸伤了,还因为吸入有害气体,伤了嗓子。”

    小凤听着对方的话,心中十分同情:“大爷,我看你吐字清晰,一定是个文化人,你所在的单位应该也是跟化工有关吧。”

    大爷挥挥手:“当年的事情太遥远,我也忘记了当年是做什么的了。时间不早了,我还是回去给妞妞做饭吃,我看你们年纪轻轻的就有自己搞事业,的确是了不起。我今天也没来得准备,等哪天有时间,你们上家里来吃饭。”

    “好。”

    看着对方离开,小凤与叶成道:“你是不是对他十分感兴趣。”

    “你看出来了?”

    “猜出一二。”小凤不知道他在查什么,不过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叶成在看对方的眼神时,有些不一样。

    “真是什么都逃不出你这双眼睛,我觉得你当个商人真的是屈才了,你应该去当个侦探。”

    “这你就猜错了,我人生的兴趣就是的挣钱。不过,这种乐趣你恐怕体会不到。”

    “我想这个大爷会是个切入点。”叶成淡淡出声。

    “他女儿的病你有办法吗?只要你治好了他女儿病,他肯定会对你知不无尽。”这是做人的本能,对于有恩者,真是恨不得做点什么好用来报恩。

    “这可不一定。”叶成不是太乐观:“她女儿的大脑我没有把握,不过她女儿的嗓子和脸上的伤疤,倒是可以试试。”

    “如果能让她发声,对于他来说,应该也是喜事一件。”

    菲菲点燃一根烟,问着下属:“那龙王和苏小凤还是没有回来。”

    “没有,他们在附近的村庄转了转。”

    “照相的安排了没有,让他们一定要跟紧,如果二人有什么越轨的行为,一定要拍下来。”即然是合作,当然要握着对方的把柄,如果没有把柄,要怎么拿捏对方。

    这个苏小凤可是顾家的儿媳妇,权家的大不姐,没有点把柄,你跟人家谈合作,人家愿意鸟你。

    正因为这样,她才没有一起跟上去,她现在的任务,是在工厂开起来时,拿到苏小凤与龙王勾勾搭搭的证据。

    如果龙王真的对苏小凤有心思,拿捏住了苏小凤,不就等于拿捏住了龙王。

    菲菲想到这里,有些热血沸腾,要把证据搞到手的心思就越加坚定。

    ……

    小凤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对着龙王道:“有人跟着我们呢,要不我们牵个手,不能让人家打空了是不是?”

    叶成听着她的话,唇角弯弯:“调皮。”

    小凤只是说说,暂时还不想给机会抓拍到某些暧昧的瞬间。

    经过一处小溪时,小凤正要挎过去,叶成一把拉住她的手:“不要过去。”

    小凤这才看清,小溪里,一只黑白相间的长蛇正缓缓的往水里钻,她刚如果挎过去了,那条蛇很有可能一跃而起,对她进行攻击。

    小凤看着叶成牵着自己的手,然后就感觉到某处有亮光亮了一下。

    得了,她不想给别人机会,但小溪里的蛇帮了他们。

    叶成很快放开,两人心照不宣的继续往前走。

    ……

    门朝看着眼前的相片,剑眉拢在一处,硬朗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殷丽拿起照片看了几眼:“这个苏小凤真是,真是看不出来,勾男人还挺有一套。”

    门朝却是摇头:“不对,一切都不对。”

    “怎么了?”殷丽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看龙王的动作,可以说一气呵成,再看苏小凤,从相片上看,脸上也没有害羞或者娇羞之类的样子,很平常,很自然。

    能做到这样的表情,要么是她的心中真的没鬼,要么就是两人勾搭上有一阵了,所以才会这么自然。

    “这个苏小凤,我与她接触过,并不是你们理解的那么随便的女人,确切的说,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她现在是顾家的少夫人,只要顾家不赶她出门,以她的身份,后半辈子也是可以富贵荣华一辈子的。但她为什么要勾搭这个龙王呢,龙王在帝都的地位虽然不低,但那是暗层面的,在明面上,龙王这样的人,是上不了台面的。”

    门朝说到这里,嘲讽的笑笑:“她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与龙王这样的人好,到底是图什么。”

    “门朝,你是男人,打个比方,徐小姐现在终日躺在床上,名面上,她是你的太太,你不会对她如何。但门朝,你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不可能只有……。”

    “殷丽,我是我,她是她。”门朝打断她的话:“我跟你讲,这个苏小凤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说白点,我与她在某种地方很像。”

    殷丽听着门朝的话,先是蹙眉,接着是惊讶。

    不会吧,难不成门朝对苏小凤有意思,可两人除了象征似的接触过几次,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接触,门朝怎么会对苏小凤上心。

    “那你的意思是?”

    “这个龙王恐怕也不简单,你们重点查查,看看这个龙王到底是什么人,他的背后又有谁。”

    “门朝,苏小凤她是一个年轻女人,看到年轻的合得来的年轻男人,有想要在一起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吧。”

    “不,别的女人或许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不会。”门朝很坚定。

    所以,这件事中,不是苏小凤有问题就是龙王有问题。

    殷丽听着他的话,心中有些疼。

    她从来没有看过门朝对谁如此上心过,这个苏小凤是头一个,所以他是动心了吗?

    对苏小凤那个女人动心了,是这样吗?

    “好,这段时间,我重点查一下龙王和苏小凤之间的动向。”心疼归心疼,门朝让她办的事情,她一样都不会落下。

    “这个女狡猾的很,也有可能是她放的一个烟雾弹,让我们误以为她跟龙王之间有事,其实什么也没有。”门朝像是在为谁解释一般:“你先下去吧。”

    殷丽点头,走时要把相片带走。

    “放这里吧。”

    殷丽手顿了顿,直接退下。

    门朝看着相片上的女人,相片上的女人,肌肤胜雪,一双眼睛透又亮,旁边的男人就那样自然的拉着她,两人之间的这个动作,就像是排练了几百回一样。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认识苏小凤,他会认为这一幕很养眼。

    但他看着一点都不养眼,只觉得刺眼。

    苏小凤呀苏小凤,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你对叶成到底又有几分是真心的?

    ……

    “请问你们老板在吗?”兰水仙站在超市门口,问着里面的工作人员。

    满满认识兰水仙,她笑着应:“我们老板这会不在,你要找她的话,明天过来,她明天应该会过来。”

    现在店里的情况稳定,老板是有时过来看看,不常来。

    兰水仙点点头:“那我明天过来。”

    小凤上次给她留过电话,但小凤那么忙,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也不定能找到得她。

    算了,还是明天再来,小凤上次借给她那么多钱,小店要开张这样的大事,肯定要小凤一起来定开业日子才行。

    她正要离开,一个声音却是叫住了她:“水仙。”

    听到这个声音,兰水仙欣喜的转身:“小凤,你这段时间是不是特别忙。”

    “是,我正在外地建工厂,事有些多,来这里的次数不多。”

    “我就知道,你本身就是个大忙人。”兰水仙笑着:“这不我的小店已经开始装修了,师傅说一个星期就可以弄好,我想让你帮我选个日子开业。”

    “这是好事呀,开业这事是大事,当然要好好选个日子。”

    “我也是这样想的。”兰水仙抬起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天空的太阳,下一秒,只觉得脑袋一眩,眼睛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