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灵狐痴岁 > 第三章 探看
    午饭罢了,希炎领着他们在四处走动,紫云观环境清幽,虽然是秋天,但是一些常青的松柏仍然保持着浓郁的绿意,山上空气清甜,胡灵忍不住深呼吸,花珂开心得翻了两个跟头,说好久没到山上了,果然还是山上舒服。

    希炎笑了,说紫云山向来树木繁盛,一年四季,最近秋日枫叶茂盛,游人如织,不过他们都在主殿附近活动,而这后面的地方,向来不让外人进来。紫云山有一座主殿,主殿外的大坪是众人练功的地方,主殿内供奉三清,是供弟子和游人参拜的。洗心堂和炼心堂在这大殿后方的两侧,而清心堂较为远些。

    而在洗心、炼心堂两侧延展开去,就是十二个师父与他们弟子日常休憩、上课的居所。做观主的师父能够居于洗心、炼心中的道心堂,与他的众弟子负责这三堂之事,这道心堂之后,还有一个堂院,如今挂的就是闲野堂的牌子,却是由玄真在住着,道心堂也是玄真在主理着诸事。

    此外,十二个堂的师父分别名为凌空、凌河、凌云、凌幻、凌木、凌虚、凌行、凌隐、凌非、凌绝、凌寒、凌山、凌月,他们的堂名分别为,空想堂、清河堂、入云堂、幻思堂、逐木堂、烟虚堂、百行堂、万隐堂、凡非堂、音绝堂、寒影堂、枕山堂、净月堂。

    这一堂一堂地走下来,攸宁看了也有些眼花,出了烟虚堂空置,其他的堂都是满满住着人,胡灵摸着烟虚堂的门框,看着堂内的灰尘,问道:“这里不用起来吗?”

    希炎道:“师尊说,也不好厚此薄彼,将这堂分给任何一处,所以只好闲置着,等着下一任观主、或者凌野师叔将这个观主领去,再做处置。/

    走遍了这堂,希炎又带他们上山,紫云山的高处,紫云观建了两座藏,一座静修楼,让想要悟道的弟子能够在这里静心,而这两座楼的背后,就是闻名已久的清水潭。

    山上有潭已经很少有,如清水潭一般的更是少见,这清水潭十分大,又在山的背阴处,四周的草木如逢春一般,还开着些许的鲜花,希炎走着,将怀中的剑放进水中,照常洗了洗。胡灵见他用剑,问道:“不是说,山中道士多用桃木剑吗,怎么师兄用的却是一般的剑。”

    希炎道:“其实杀妖才用桃木剑,但是我们日常练剑时,也有用普通的剑,桃木剑很容易折损,倒是不怎么好。”

    攸宁又问:“你这样洗剑,浊气就除了吗?”

    希炎笑道:“我的剑不曾杀人伤人,并没有什么浊气,洗剑只是一个习惯,师父带我们时,都是借此机会教导我们一番,所以现在,师父虽然已经不带着我们洗剑了,我们每次来藏的时候,也会来这里看看。”

    胜遇乘机看看四周,其实这紫云观,虽然在最外头有一个山墙围着,但是对于会术法的人来说,作用不大,也多有破损,胜遇仔细探看,发现四周都有充沛的灵气,阻隔他们的灵气屏障也是从山上源源不断往下而来。

    灵气的源头,似乎跟清水潭有关。

    大致的建筑希炎都带着他们走完,希炎指着远方的塔道:“那是各位师尊死后存放灵骨的所在,在这个塔旁边的塔,是镇妖的塔。”

    “镇妖?”这让他们有所警觉,不过这紫云山一点都不像有妖气,而且有灵气屏障护体,众妖都不能带着妖力入内,那么这宝塔所镇的妖精,究竟是何方神圣?

    希炎摇头道:“如今那里面没有妖精。”

    “哦?”

    “原先有一恶妖,被之前一位师尊杀了,不腐不坏,师尊觉得随意弃置不好,而紫云山上又有灵气相护,多少也能防着一些,如今已经过去好几百年,这塔也从来没有什么动静,我想应该与这紫云山的泥土化为一体了吧。”

    与紫云山化为一体?

    他们望着这满山的灵气,若有所思。

    山间清幽,若是妖精带着妖法入内修行,也许能够有所大成,所以他们才对妖精设这样的阻拦。

    而攸宁,用手指触了触这潭水,慕歌马上反应过来阻止了她。

    攸宁笑道:“不必这样紧张,以为这是毒药吗?”

    慕歌拽着攸宁的手道:“不可,不可。”

    令人惊奇的是,这藏百~万#^^小!说中居然走出来两个人,却是他们的相熟王恒。王恒看了显然也很惊讶,道:“诸位怎么在此?”

    又看到他们身上的道袍,道:“原来你们也入山修行了,我今日也是刚刚到,才拜会了师尊。”

    攸宁道:“王公子之前,拜在了凌虚的名下,可是凌虚门下如今没有一人……”

    王恒道:“我之前并没有来过这紫云山,所以也不知这里的事情,今日也是听师尊讲了一些,一会儿同阿木去扫一扫师父的院子,然后住下,日后跟着师尊听一听道法。”

    攸宁道:“那倒是不错,今日得称一声师兄了,恭喜师兄。”

    慕歌见了王恒,点了点头,相逢有时,没想到这里也能相见,不过,之前米一所说的轮回术,却让慕歌留了个心眼。

    他是郁竹,他是王恒。

    虽然已经尽数忘记前世,攸宁所带着的辛玉的记忆,对郁竹的爱慕之情不在话下。那么攸宁,她会将王恒与郁竹混为一谈吗?

    这样会有什么后果呢?

    他们相谈几句,得知王恒这几个月来,在各地收集了许多关于徐音的讯息还有关于妖精的传闻,他对此感到十分迷惑,所以远赴这紫云山,想要上山解惑。

    攸宁瞥了王恒一眼,比起之前相见之时,王恒确实多了几分刚毅,少了当年的莽撞和青涩。

    眉目也确实与那郁竹十分相似。

    郁竹当年用上了轮回术,不知受了多少辛苦,只是他既然愿意领受这样的辛苦,为何当时不与辛玉远走高飞?

    圣旨。对,他一个人,也许还要牵连他的九族,他的确不敢轻举妄动,但其实情爱聚散也是常事,若是他不要求要去汴城当官,未必就会碰上辛玉的事。

    但是辛玉究竟遇上了什么?

    攸宁看了看四周,因为灵气充沛,妖力也卸了,身上的法术不知道从何而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