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灵狐痴岁 > 第五章 商议
    章主事微微一笑,道:“这司马将军命长得很,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命不久矣。”

    小厮道:“我们也说是这个理,只是最近几日,将军府只有人往里头送东西的,倒不见人出来,不知是何缘故。”

    章主事道:“这厮就是个草包将军,身上不知道牵着多少干系,这会子称病不出,也未必是他自己的意思。”

    数斯道:“其实这是与他也没有什么干系,他何苦这样藏着掖着?本可以大大方方不是?”

    章主事道:“谁知道呢,他称病自有他称病的道理,也许他就是真的病了呢。”

    数斯道:“确实是个草包,来日有缘,定当会上一会,好教我们知,这将军如何好当。”

    章主事与数斯回到府邸内细细盘算,才这么几日,这被方志深一伙人送进牢里的不知道多少,当在公堂上,方志深带的人却如此脓包,案子也无需多审,如今章延的罪名洗清,那这被牵连的一干人等,也慢慢地被放了出来。

    数斯带着人,少不得去牢外安抚几分,又带着柚子叶在外头给大家去晦气,幸而大家都是知道那司马将军与方志深的嘴脸,又见到步月客栈好生带着人来接,走出牢来,少不得痛骂他们几分,倒是没有伤了同步月客栈的和气。

    牢里的事情料理完了,数斯又开始张罗着重修客栈的事情。所幸客栈的财物有专门的妖精护着,大火之中妖力护体,不至于毁损多少,步月客栈靠着倒卖异国货物,也挣了许多银财,重修客栈东山再起的事情,也无须其他驿站来资助。

    这纵火一事,数斯虽然报了官,但是由于起火之时是多处起火,火中各种物件又被焚毁,没有证据证明究竟是哪些人纵火,所以就算报了官,衙门也难以查访。

    当然,这事情数斯并不会将它只放在衙门里,他早已派了好几个妖精,将那日在店内的客人暗中追访,已经查到了一些眉目了。

    章主事递给数斯一张单子。

    数斯略略看了一眼,乃是步月客栈的客人王明、孙楚、朱瑜三人与司马将军之间的关系,说着三人原是司马将军家中的奴仆,不知怎的,有的得了恩典,有的受了斥责,早几个月前,都从司马将军府中脱了身,寻了其他一些不要紧的差事,后来又出来,在这步月客栈住下,时不时与人谈一些生意。

    步月客栈开门迎四方客,之前也未曾将司马将军当做什么生意上的对手,自然想不到他们会来这么一出,总之,暗箭难防,无妄之灾。

    章主事道:“虽然我们家并不缺什么银财,但是也不是这样任人揉搓的,这叶简也罢,司马将军府也罢,我们平日里并无宿仇,他们下的这狠手,却让我们不得不防啊。”

    数斯道:“现下已经不是防不防了,也很该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看看,作恶多端总是要遭报应的。”

    章主事道:“你已经有主意了?”

    数斯点点头,道:“人间的规矩总是麻烦些,不如用些小术法,让他们倒霉倒霉,诸事不顺,他们就无暇伤人了。”

    章主事不置可否。

    数斯看了章主事的表情,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妥的吗?”

    章主事道:“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只是叶简他们,用这种小手段,怕也吓不了他们,他们这样下了狠手,看来本就是想着让步月客栈的人全死在这大火之中。”

    数斯恨恨道:“说得是,这就不仅仅是利益关系了,他们想要致我们于死地啊。”

    章主事道:“既然如此,也不必手软,我看,同那些与我们来往的商家通个气,有他们叶家就没有我们步月客栈,顺便也将我们步月客栈遭遇之事,编成说书话本,街边童谣,让那些孩童们唱一唱,好让青城人都知道他们的嘴脸。”

    正商量着,外面有人来报,说是千香馄饨馆的沈三娘来了,说要见一见庄掌柜,数斯听了,忙道:“快请。”

    千香馄饨馆是这青城有名的馆子,卖的馄饨馅大皮薄,每每开张,香飘十里,因此取了千香馄饨的名字。沈三娘与她的一众伙计们皆是十分得力的,沈三娘为人和善,初来青城之时,救济许多街边乞丐,也为他们寻找生计,千香馄饨馆的名声远播,在青城也无人不知了。

    平素里,千香馄饨与步月客栈的往来也不太多,因了曾在云栖楼里存了些财物,后来才将这些财物又转存至了步月客栈,因此才与客栈有了来往。

    沈三娘来处理一些银钱上的事情,也与数斯有过几次交谈,数斯对这沈三娘倒是颇有些敬佩,又听闻她在苏城将众妖带至青城,更是觉得沈三娘是个人物。

    数斯是好结交的,自然在平常也吩咐手下人对千香馄饨多有照顾,只是都在暗中,未曾表明。

    如今这步月客栈出了这等大事,沈三娘几次差人来问,今日还自己亲自前来了。

    小厮引了沈三娘进来,沈三娘点头为礼,章主事也在这青城待了几月,她也略略有些认得,数斯还是介绍了一遍。

    沈三娘一坐下,就问道:“你客栈里可有什么妖有了什么伤损?我那里还有一些上好的药材,你若用得上,我速速派人取来。”

    数斯笑道:“多谢三娘劳心,我们请了上好的郎中来看,那些妖精已经被救治了,也是我,招了这么多花草精来,却忘了他们都怕些火种。”

    沈三娘道:“这是也不能怨你,我一听就觉得不太对,怕是有人故意为之的吧?”

    数斯道:“三娘明察,我们先前才有一些线索,现下正在商量怎么处理才是。”

    沈三娘听了,道:“已经有了线索?是司马将军?还是那叶简?”

    数斯与章延两个对视一眼,数斯道:“三娘怎么一开口便提这两个人?”

    沈三娘道:“我馄饨馆里,有个好打听的丫头,每日都在街上窜着,看看那些新鲜事儿,她总是爱同我念叨念叨这些事,那在你们客栈殴斗的两人是司马将军的人,而那方志深却与叶简有关。”

    数斯道:“你的这个丫头倒是厉害,我们也是事发之后才多发打探到的事情。”

    沈三娘道:“她也是闲得慌,只是这司马将军的事情,她确实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