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道灵大尊
    “解剑石头?”

    方纵走过去,发现巨大的山石上写着四个大字。

    字体苍劲有力,笔酣墨饱,犹如春蚓秋蛇,但是方纵仔细一看,却感觉非常不是一个味道了。

    前三个字,解剑石,写得那叫一个狂放、霸道。

    方纵仿佛看见一个利剑一般的少年,年少得志,敢于和天比高,但是到了后面,用同样蓝黑色的墨写了一个‘头’字,‘解剑石’变成了‘解剑石头’,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味道。

    而且那个‘头’字,支离破碎、横七竖八、歪歪扭扭,说好听了是龙飞凤舞,说不好听了,简直像是鸡爪子螃蟹走路……

    “真有意思。”方纵轻轻的嘀咕了。

    他带着微笑,也不管拔不出刀的事情。

    看见上面的字体,他就明白了,显而易见的,这里是一个厉害门派的山门,为了门派的威风,设下了拔不出刀剑的禁制。

    很可惜,他的天刀斩月,用不着真正的拔刀。

    劈斩,一向由心。

    他随时可以震破刀鞘,划出一条通往地球的通道出来……

    “不知道是什么门派,几星级别的?”

    方纵转过这样的念头,心里,也大致有几个猜想了。

    他从雨蓉儿的嘴里听说,富贵居往东的三千里到一万里之间,大概有三个门派。

    一个一星,一个两星,一个三星,分布匀称。

    这座门派,大概就是两星级的绯月门,或者三星级的合欢派了。

    一星级的那个,还没有弄出‘解剑石头’的本事。

    “是三星级的门派,沉星谷。”

    忽然有人说话。

    方纵打了个激灵,差点直接拔刀。

    他没感觉身边有人,但是对方的声音,就好像贴在他的耳边说话一样。

    脚下也忽然软了,绵绵的,好像棉花。

    方纵往下看去,发现身边的白雾更加的浓稠,脚下的泥土地面,此时,却变成了仿佛那种广袤的海。

    碧蓝色的海水中,就在他的脚下,缓缓,裂开了一条细小狭长的缝隙。

    扩大,

    再扩大!

    狭长的缝隙竟然长出了十几丈长,两三丈宽,就在他的脚下,睁开了一个猩红色的巨大的眼。

    瞳孔是细碎的,针点模样,仿佛一个大眼中蕴藏着无数更加细小的眼睛,毫无感情的盯着他!

    “何处力堪殚,人心险万端。”

    那人轻声说话。

    大眼还是一眨不眨,就在方纵的脚下,仿佛这只眼的主人是无比巨大的兽,只需要挪上那么的一丁点儿,就可以把方纵一口吞吃。

    他轻轻的道:“最复杂的就是人心,所以,没有善,没有恶,没有中间,就好像天地间从来都没有黑和白,只是人自以为是的给予的定义罢了,所以我呢,是不是什么都不需要问,直接把你这个闯入山门的家伙杀掉呢?”

    方纵屏住呼吸,手掌攥住刀柄。

    稍后,又松开了。

    “前辈,您要是想杀我的话,直接动手不就好了?”

    对方一愣:“我喜欢说废话,无聊。”

    “那就出来,我陪您聊聊好了。”

    方纵的一句话出口,脚底的大眼就咔吧咔吧的连续闪动。

    忽的,白雾一扫而空,周围有鸟语,有花香,一条宽敞的石阶大道,笔直的通往山腰上隐约出现的建筑群落。

    方纵抬头,也看见解剑石头上的一个人影……

    是个男子。

    身穿月白色长袍,脚踩月白色长靴,一头雪白的发,被同样月白色的缎带潦草的缠在一起。

    男子坐在解剑石头上,半躺着,一只脚耷拉在下面,另一只脚的脚尖挂着一个半人高的大酒葫芦。

    他往后仰倒了身体,脚尖翘高,胳膊粗的美酒就哗啦啦的落下,他的肚子好像无底洞似的,毫不间断的把美酒大口吞咽。

    “好山!好水!好后生!”

    “好酒!好酒!好酒呀!”

    等酒葫芦空了,男子把酒葫芦一脚踹碎,抹一把嘴,大笑着跳到方纵的身前。

    他醉眼朦胧,眯缝着眼,上下打量方纵。

    “长得不错,胆色不错,不知天高地厚,像我!”

    男子问方纵:“你不怕我?”

    方纵笑道:“敢问前辈名讳?”

    “蚍蜉!”

    蚍蜉?

    蚍蜉,就是很小,很低微的虫子。

    对方的实力很强,用这个做名字,显然有一些故事了。

    方纵很有眼色的略过名字的问题,再次问道:“前辈可是……御道级强者?”

    “算是吧。”

    蚍蜉他似笑非笑。

    杀阵以上,就是御道,在三星级门派的里面,哪怕最低级的御道下等,也是长老、护法之类的大人物了。

    对于蚍蜉来讲,却只是一句‘算是吧’。

    方纵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心里不由猜测:难道是御道以上的,道灵大尊?

    又忍不住抽搐了嘴角。

    人家刚才说了,是三星级门派沉星谷。据他所知,三星级门派里最强的,也只是御道一品罢了。

    御道级别,分为下等、中等、上等、一品、巅峰,还有极致。

    蚍蜉根本不可能是道灵级别,就算达到了御道巅峰,沉星谷也要晋升四星级门派,门派的山门会自动朝着更深入大世界的地方挪动,门派附属的城镇,也会自动的互相靠拢,成为国!

    所以这种猜测,真的好笑……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方纵。”

    “那好,方纵,我问你:一贤臣,zào fǎn、登基、为王,他是好人否?”

    “说不准。”

    方纵果断回答,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竟然让蚍蜉的眼睛发亮。

    蚍蜉紧张了起来,等待方纵继续回答。

    方纵笑道:“你这样说的话,那个贤臣,从一开始就抱着抢夺江山的念头了。对于他的王来说,会忌惮臣子的名望太高。口碑太好,但绝不会忌惮臣子贪污腐化恶名昭脏的,因为臣子的名望一旦超过君主,就有可能取而代之。所谓大奸似忠,就是这个道理。”

    “你说的没错,继续。”

    “君主有君主的想法,那个贤臣,也有自己的想法,但是,贤臣是不是好人,请问蚍蜉前辈,谁说了算?”

    “这个……”

    “君主说了不算,贤臣说的也不算。”

    方纵低声笑:“贤臣为了名望,他会做到最好,才有可能把君主取而代之。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贤臣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等他成为了君主,要是能保持贤臣时的作风,保持这种习惯,百姓就会当他是个好人,要是他不能,自然是谋权篡位,该杀!”

    “好!哈哈哈哈好!大好!”

    蚍蜉好像解了一个心结,白发飞舞,体内的酒精顷刻消散。

    他盯着方纵,忽然问:“方纵,可愿入我沉星谷?”

    方纵低头思索。

    蚍蜉道:“你帮我解开了心结,我愿意送你一场造化。你是众生变巅峰的实力,能量精纯、浑厚,显然想要寻找更强的杀阵。我沉星谷虽然只是三星门派,杀阵秘诀,在三星门派里却是一顶一的,只要你肯加入沉星谷,我做主,不需要你做什么外门贡献任务、内门贡献任务、执法任务等,直接给你沉星杀阵秘法!”

    “我是逍遥派弟子。”

    “几星?”

    “一星。”

    “噗!”

    蚍蜉直接笑喷。

    沉星谷占地广袤,宽广的大石台阶,通向的山腰、山顶,只是沉星谷的外门。

    真正的内门,在两座大山的中央。

    进入沉星谷,明明是白天,却有明月高挂,两侧高崖犹如二龙戏珠。

    蚍蜉带着方纵飞行,笑道:“你应该刚从小世界飞升过来,还没有多久吧,不知道大世界里的事情。在大世界,每个人都是遍访名山大川,寻求名师大道,历尽万千劫难,为的就是成就不朽,离开原来的师门,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说着,蚍蜉的眼睛有些迷离:“要是你可以一直追求变强,追求不朽,有一天加入更强的门派,我沉星谷不但不会把你当成叛徒,还会给你举办欢送的宴会……”

    “原来如此。”

    方纵点头。

    那边,却看向远处一些看上去就卓尔不凡的沉星谷弟子。

    这个蚍蜉,大概是沉星谷的长老,或者护法,权力很大。

    但是就算如此,直接让他修行杀阵秘法,也是很招人眼红的事情……

    “说不定会有人找麻烦,我是打他们的脸呢,还是宰了完事?”

    方纵从来不怂。

    就算沉星谷的弟子吧,普通的内门弟子,也不过是凝练了杀阵而已,他才不看在眼里。

    他刚才计算过了。

    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沉星谷的外门、内门弟子,摸到了执法弟子的边……

    正想着,几个穿着华丽的年轻人迎面而来。

    看见蚍蜉,七八个人连忙跪下,只剩下领头的一个,好像才有和蚍蜉说话的资格。

    那人满脸谄笑的过来,跪地下就是九个响头:

    “十大真传弟子排行第三,弟子安游儿拜见摘星大尊!敢问,摘星大尊近来安好?”

    方纵:“卧槽!”

    无语,震惊了,差点想要跑路了。

    摘星大尊?

    能被称呼成大尊的,绝对是道灵级别的强者呀!

    我这是刚出来‘游历’,就遇见了**oss?

    方纵这边满心凌乱,那边,蚍蜉已经睥眼过去,冷声道:

    “我都改名叫蚍蜉了,怎么可能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