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内部!
    “装什么装啊,我……没少给你钱吧。”

    韩蝶轻轻的说着,离开座位,迈步走向后面比较隐蔽的房间——她不可能在外界表现得和年轻人太亲密,而是先走一步,也相信过不了多久,年轻人会老老实实的跟着她进入那个房间。

    这是她的报复,对吴永慈的‘不争气’,还有不肯花时间陪伴她的报复,而且她很享受现在的日子,就好像还没有发迹的武则天,仍然养了很多的面首。

    “呵呵。”可突然的,背后传来更加冷漠的笑。

    酒吧里特别吵闹,一阵冷清清的小声却非常清晰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韩蝶诧异回头,发现年轻人古怪的看着她,眼神颇有玩味,“你这个用钱买来的公狗,信不信我随随便便的就能捏死你!”韩蝶一下子怒了,逼近年轻人,低声警告着他。

    年轻人笑着说:“没错,你随随便便的就能捏死一个普通人,怎么捏死呢,是告诉吴永慈这个年轻人对你动手动脚?还是干脆说他强了你?对了,你很有钱,还可以请杀手,但如果吴永慈不给你钱了呢?”

    “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真2。”

    年轻人转身就走,即将隐没在人群里的时候回过头,带着更加玩味的笑容在脸上一抹,忽的肩膀上跳出来一只黄色的小猫,整张脸也变了模样。

    “方,方,方方方……”

    韩蝶一下子软了,结巴了,瘫在地上指着方纵,好悬还记得不能直呼方纵的名讳:“校长大人……”她凄厉的吼着:“求您,求您了,不要告诉永慈,校长大人!”

    她不断的叫嚷着,可惜方纵拿起一杯酒,一边喝着,一边真的走了。

    “校长……不要……求您……”韩蝶好不容易站起来,在整间酒吧不断的寻找,却再也找不到方纵的身影。

    “对不起,您的银行卡已冻结。”

    “对不起,您的权限不足,请尽快离开龙之谷学校大门的三百米外,不然系统会自动发起攻击……警告,即将自动发起攻击……”

    离开酒吧的韩蝶先去取钱,发现银行卡被冻结了,返回龙之谷学校的时候也被堵在了大门的外面。

    “永慈,一定不是你,我知道一定不是你!对了,是方纵!是方纵要拆散我们!方纵他说谎骗了你……永慈,你跟我一起走啊永慈!”

    韩蝶在外面不断的叫嚷着。

    吴永慈在蓝蝶洞窟的里面舍生忘死的救过她两次,她相信吴永慈对她的感情……对了,没错,吴永慈已经很厉害了,只要吴永慈带着她一起走,她还是能过上奢华的好日子。她撕心裂肺的叫嚷,也不断的拨打手机,得到的却只是冷冰冰的一阵子‘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永慈,真的,我没有对不起你,是方纵在骗你……”

    “永慈,只有我才为了你的前途着想啊,方纵只想利用你,不想你跳槽,所以他对付我……”

    不知道因为什么,附近的天气突然冷了,而且不断的变冷,韩蝶终于支撑不住,嘀咕着朝远处走去,越走越远。

    而在明月之下,龙之谷学校坚固的金属城墙巍峨矗立,周围是衫城的繁华夜景,里面是超现代化的学校和附属的广袤城镇,一片繁华,灯火好像倒映着满天的繁星。

    星光笼罩之下,城墙上慢慢的出现两条身影,方纵提溜着两壶酒,在城垛上坐下,双腿悬在外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踢打着城墙,发出‘哒哒’的声音。

    “女人啊,就是靠不住。”方纵喝了一口酒,很有感叹的说着。

    吴永慈在他身后恭敬的站立着,笑着说:“要是让八臂罗刹和皎月女神听见这种话,学生是不是要给您准备一副上好的棺材装死?”

    “你小子敢开我的玩笑,就不敢陪着我喝酒?”

    方纵把一壶酒丢向背后,吴永慈接住了,犹豫了片刻,还是一口喝干了半壶,随后更加犹豫的蹲在了方纵的身后,不敢和方纵并排坐着。

    “不用拘谨,坐这里!喝酒!”

    方纵拍了拍身边的城墙,等吴永慈坐下了,叹道:“这样也好,你完成了慕容臻的出师任务,我也能放心的把学校里的事情交给你了。咱们学校的里面真正有耐心管理各项事务的没几个,慕容臻更喜欢算计外面,枭后总是陪着慕容臻,欧子詹呢就一直泡在图书馆里。可惜他这个妖怪只是囫囵吞枣,完全不理解人类的思想。”

    “可是……糟糠之妻不下堂。”

    “呵,糟糠之妻?韩蝶算吗?”

    方纵摇头说:“从让你过来龙之谷的时候我就知道:韩蝶早晚会有这一天的。你自己也明白。你想想看,那时候韩蝶犹豫不决的维持着你和那个死掉的……叫什么来着?算了,不提他,总之韩蝶刚开始就对你用情不专,然后你的收入高了,地位也高了,她拿着你的钱仗着你的势,还起了她自己的野心,学着武则天或者慈禧老太后养面首,哈哈哈乐死我了,她有人家的本事吗?”

    “校长……”

    吴永慈闷闷的灌酒,眼珠子红了:“校长,对不起!”他很认真的说着:“其实我早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只是狠不下心去调查,我害怕调查出来的结果,也不知道自己看到结果后要怎么做。”

    “我帮你做了,要是怨恨我的话……”

    “不敢,永慈告退!”

    吴永慈缓缓的离开,方纵压根不管,等人走后,对着明月饮酒,享受最后的悠闲自在的时光。

    而在城墙下方的拐角处,慕容臻拦住了吴永慈,问道:“怨吗?”

    “我怨韩蝶不争气!”

    吴永慈微笑道:“古有诸葛亮为了刘家千秋万世,临死算计了爱将姜维,让姜维惨死在刀下,今天就有我吴永慈从此无牵无挂,只为知遇之恩!”

    他对着慕容臻行礼,眼神黑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好像能把人的灵魂都吸引了进去,

    “老师,请您把真正的出师任务给学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