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法光如雨
    王老一本正经的说着,突然哈哈大笑:

    “摆酒,一切安排妥当,且看总队长交接时的歌舞升平……给新任的杀鬼队总队长庆功!”

    杀鬼队内部的宴会有些不同,单是地点,就不在什么亭台楼阁或者高堂大殿之上。

    上京市东边的一片银瀑之下,宝光如云,法光如雨——很多大武将都在百忙之中抽身赶来了,带了自家的各种宝物放在瀑布的下面冲刷,引得光芒更加诱人,他们自己就看着方纵的身边,一个个的打量,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有人坐在地上,有人随便在瀑布中央的一个缺口,有人慢慢飘着,还有人平躺在树丛最顶端的绿叶之上,场面不可谓不壮观,也不可谓不飘逸,饭菜酒食却非常简单。

    短暂的酒宴后,王老对方纵笑道:“阿纵,大家来的目的你也清楚,一来是见见你这个新任的杀鬼队总队长,二来呢,也是为了你身边的各种法器。”

    马玲儿立刻紧张起来了,在后面抓住方纵的衣角。

    别的器灵倒是脸色正常,他们虽然是器灵,有了自己的灵智,但是从来没有奢望过会得到和人类一样自由,要是能让他们自己选择主人的话,他们已经感恩戴德了。

    “阿纵……”马玲儿小声的呼唤着。

    方纵拿着酒杯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后一饮而尽,:“我有意见。”

    “这……敢问暴徒大人有什么意见?”

    一个站在树梢上,手持鹅毛蒲扇的男子微笑着,他把蒲扇一指,瀑布下面的宝光就猛然绽放更强烈的光芒,弄得瀑布下的水潭好像星空一样:“我等带来了各家的宝物,只要有器灵愿意跟随我们离开,自然对您奉上等价的宝物,断不会让您吃亏就是……暴徒大人,你、我,还有众位大武将……这里没有一个外人,全部都是我等的同袍,互相交换,互通有无,这可是合则两利的事情呢。”

    “第一,这些器灵不是我的,不可以搞错。”

    方纵对着蒲扇男子举起酒樽,站起来,酒樽四处对转了一圈,最后朝向王老:“第二,小子自认实力不足、心性未定,暂时还没有资格接任杀鬼队的总队长一职。我东国地域宽广,历史也源远流长,如今有两位众生变强者,十数位青云变强者,这些都是神通第五变和第四变的强大存在,更别说数量未知的第三变幽冥变了……小子连幽冥变都没有达到,怎么敢妄自尊大,要接替统领诸位前辈呢?”

    “好小子!”王老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周围混乱了一阵,然后各种隐晦的力量变成了声音互相传播。

    百丈瀑布的周围足有二十几位强者,其中最弱的也是神通第三变的幽冥变……

    “西装暴徒不愧为西装暴徒,措手可得的大权要让了出去?”

    “其实远不用这样做的,虽然他还没有达到幽冥变的境界,但是我等幽冥变级别的,有哪个有三成的把握可以胜得过他?”

    “他心胸宽广,我等做同袍的……舒坦啊!”

    众人互相传音,脸上慢慢的挂起了笑容,蒲扇男子好像是幽冥变级别里的领头人,略微摇摆蒲扇,第四变青云变实力的大武将们也静静等待,给了他不少面子。

    “好一个西装暴徒!”

    蒲扇男子哈哈大笑:“不过我杀鬼队虽然成立不久,但是向来团结友爱,互相当成了手足兄弟一般。你是不是继任总队长一职不用和我们商讨,只需要和王老商量就可以了,不管你们怎么决定,我们都完全服从。”他挑起蒲扇,瀑布下的宝物里就飞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似的东西,捏碎后放进了酒盏里:“我更在意的是您的第一件事,您说这些器灵不是您的……您把它们从银瀑海带出来,它们要不是您的东西,难不成还都是一个个的活人不成吗?”

    说着,蒲扇男子把放入宝物后的酒盏点向方纵的那一边:“八卦门厚德闲人向您敬酒,请暴徒大人解惑。”

    “当不起前辈的一个‘您’字。”

    方纵四处巡视,目光飘忽,最后定在了马小玲的脸上。“诸位前辈!”方纵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如果诸位前辈愿意给我方纵一个面子,我方纵想为这些器灵求一个简简单单的卡片。”

    “什么卡片?”

    “身……份……证!”

    说这话时,方纵一字一句,声音斩钉截铁,而此话一出,王老的笑容僵硬在脸上,诸位大武将也纷纷议论了起来。

    “身份证?”

    “暴徒大人的意思是说:给予器灵平等的权利,器灵也是我东国的百姓了?”

    “按理说器灵拥有自己的思想,也是一个完整的个体了,可是从古到今都有‘天生万物以养人’的说法,器灵是法器产生的,而法器是属于人的,给予器灵和活人一样的待遇可以吗?”

    “这样的话就是……器灵可以结婚,可以休假……它们不再是我们的奴仆了,作为器灵只是一份工作,而工作……是可以……跳槽的?”

    方纵的这句话触动了所有人的利益。

    在场的都是大武将,家大业大,作为东国最顶尖的一个群体,他们都有自己的家族或者门派,多少也有个件的镇山之宝——那些镇山之宝都是有器灵的,要千年万年的为他们的子孙万代效力。

    可要是答应了方纵,传承的宝物就成了空……

    “鄙人觉得不可以,”蒲扇男子低下头,又抬起头,笑了:“但是鄙人答应了。”

    “呃?”方纵一下子愣住。

    他还以为要经过一场艰难困苦的变革呢,这就有了一个很有力量的支持者?为什么?

    “鄙人想娶器灵姐姐很久了,”蒲扇男子摇摆蒲扇,蒲扇上就飞出一个女子的虚影,靠在他的肩膀上,温柔抚摸他的脸,他也很享受这种抚摸:“要是按照老祖宗的规矩来讲,暴徒大人提出这种改革,鄙人要和暴徒大人拼命来着,但是所谓的老祖宗……我家老祖宗是诸葛孔明,还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变成鬼物,所以老祖宗的规矩,远没有咱们杀鬼队的同袍情谊来得重要,鄙人就顺水推重的假公济私一下吧……鄙人赞同暴徒大人的改革,请问诸位同袍可有别的意见?”

    “我很想答应,但是不能答应。”

    “厚德闲人别说什么‘假公济私’,我们不答应这件事情才是真正的假公济私,但是……”

    除了厚德闲人以外,清一色都是反对的声音。

    大武将们斟酌了片刻,推出一个代表说话,然而不等这位强者开口,方纵的周围猛然是法光如雨,可怕而温暖的光芒遮蔽了整个大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