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有性格
    眼看要全副武装,方纵也感觉力量在不断的强大,可突然的一声大响把悬崖都震碎了半截,马小玲和器灵们连着本体都噼里啪啦的一阵倒飞,只剩下巨大的青黑色大鼎绽放可怕的光芒。

    “呐,掌控镇国九鼎之一的三元地鼎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九妹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只要召唤师扛得动,你穿戴一百万件普通的法器也没关系,但是镇国九鼎作为东国压箱底的九件宝贝,除了它们一套的九鼎以外,你别想使用任何有器灵的法器了。”

    方纵脸皮子抽抽:“傲娇?”

    “太抬举它们了吧,应该说不要脸!”

    九妹不忿的道:“就它们这点水准的货色有什么资格对召唤师你傲娇啊,只能说它们不要脸,你拿出法刀月舞试试。”

    “哦。”

    方纵从地火小世界抽出了法刀月舞。

    月舞的刀柄入手,三元地鼎就疯狂的震颤起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向法刀月舞,方纵感觉这股力量甚至能碾碎法刀月舞,吓得连忙松手,可还是晚了。

    “嘭!”

    一声大响,法刀月舞被狠狠的冲击了一下,方纵差点惊叫出来,然后很无语的看着三元地鼎咕噜噜的翻了十八个跟斗,可怜巴巴的四脚朝天。

    “这……”

    “很正常啊!”

    九妹捂着小嘴大笑:“法刀月舞可是召唤师你自己制造的法器,小小的镇国九鼎比你差太远了,还想傲娇?”对于方纵还有她自己的能耐,九妹还是很骄傲的。

    “轰!”

    “轰轰轰!”

    三元地鼎虽然没有器灵了,仍然努力的炸出一圈圈的力量,然后继续咕噜噜的摔了出去。马小玲那些器灵全都看呆了眼,躲在一边,畏惧至极的盯着插在地上的法刀月舞。

    “这把刀……好厉害啊……”

    “不对,是三元地鼎好有性格啊,明摆着对付不了人家,还是……继续……”

    “可不管怎么说,三元地鼎也是……镇国九鼎……之一……”

    别的器灵都不敢说话,对着法刀月舞弯曲了本体,马小玲下意识的也想让桃木剑‘朝拜’一下,看看方纵又停下了,“阿纵,你这把刀……”她想询问下是怎么回事,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

    “这个,我的刀挺有性格的,三元地鼎也……那个……性格……”

    方纵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九妹笑道:“亲爱的召唤师,你应该让三元地鼎习惯一下,比如把法刀月舞插在腰上。”

    “一定要吗?”

    “不然捏?”

    方纵耸耸肩膀,干脆一手持刀,坐在了三元地鼎的上面……

    “三元地鼎……阿纵……地小妹……”

    远方的上京市,头发和胡子一片黢黑的王老仰天长吁,在他身前是刚刚抵达的连云观师兄弟。

    铁索大武将的二徒弟,也是师弟楚云子低着头很恭敬的样子,师兄楚尘子则是正色禀报:“事情就是这样的了,暴徒大人不愿意对无辜的器灵出手,所以即使有拥有鬼之骨的林巧玉帮忙,也不可能灭杀地小妹。银瀑海还会继续存在,我东国也无法把镇国九鼎之一的三元地鼎收归己用。王老!”

    楚尘子忽的提高了声音:“为天下计,恳请王老命令暴徒大人归还银瀑海,并派遣林巧玉,或者孙老六、劳拉协助恩师铁索大武将,从而灭杀地小妹,收服三元地鼎!”

    王老一动不动:“一定要收服三元地鼎吗?”

    “běi hán国的事情您老也看到了。”

    楚尘子单膝跪下:“如今灵气和鬼气都已经复苏了,除了暴徒大人以外,很可能还有别的能人异士可以直接攻击一国大运。一国大运是国家之根本,一旦受损伤害的是我东国的亿万子民,只有拿到镇国九鼎,以九鼎之力镇压东国龙脉,才能让我东国的国之大运安枕无忧……为天下计,为苍生计,为我东国国运绵长,请王老下令!”

    王老闻言,终于偏头看了楚尘子一眼:“你可知道不管是林巧玉还是孙老六或者劳拉,都是小纵的直系下属了,你让小纵交出银瀑海,要杀掉小纵想要保住的地小妹,然后……还要小纵派遣他的人出手帮忙?是你老糊涂了,还是我老糊涂了?”

    “可是暴徒大人不可能收服三元地鼎啊,为了天下苍生只能这样做了!”

    楚尘子一脸焦急,他是道家的人,讲究个清静无为,要不是牵扯的事情太大,他也不会提出这样为难方纵的建议了——

    杀鬼队里都是队友,他很珍惜队友的情分,但是……“求王老以大局为重!”

    “大局?”

    王老突然笑了起来,他依稀还记得:方纵好像最讨厌‘大局为重’四个字了。

    “你觉得阿纵一定拿不到三元地鼎?”他轻轻地问。

    “暴徒大人妇人之仁,致天下苍生于不顾,他不可能拿到三元地鼎!”

    “是啊,我也是这样觉的,不过儿孙自有儿孙福,阿纵是杀鬼队的继承人,我老了,不会……什么!”

    王老叹口气,几句话刚出口就怔住了,一挥手,半空出现巨大的投影。

    投影显现的是黄山那边的卫星拍摄的景象,无数的游客蜂拥上了一座陡峭的悬崖,天地间如同白云苍狗。

    而在大片雪白的云彩之中,一道衣衫破旧,显得非常颓废的人影却带着放纵而洒脱的笑容,单手抓着巨大的青黑色大鼎慢慢走出。

    “我刚才说的什么?”王老的胡子抖了一下。

    楚尘子两位师兄弟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暴徒大人明明放开了地小妹,怎么可能带着三元地鼎出来?难道暴徒大人后悔了?可是地小妹从林巧玉的控制中脱离后,已经不可能被再次的抓住了呀!

    “总不能是地小妹自己死掉,把三元地鼎交给暴徒大人的吧?”楚尘子的脑子里转过一个非常可笑的念头,咳嗽了好一阵子,低声回话:“您老说也觉得暴徒大人妇人之仁。”

    “记住了,我没说过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