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拳拳到肉!
    “是不是赵氏孤儿!”屠岸贾急促问道。

    老臣公孙杵满身的鞭痕血迹,一双正直的眼已经忍不住的流出了泪,不知道是哪里疼痛了,他努力不去看程婴,好像扛不住严刑拷打一样的,认命低头。

    “好!”屠岸贾身高八尺,虎背熊腰,加上阴霾的一张脸,好像肌肉长得太多的一只山鹰,拔出利剑朝着兵卒手里的婴儿剁了下去。

    程婴心如火烧,却还是忍住,但突然出现了一个面容冷肃的青年身影,出现后立刻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抱着婴儿走到了程婴的身边。

    阴山鬼王也显化身形,诧异道:“假的,你为什么要当真呢?”

    “假你妈。”

    “这是你说的话。”

    “说你妈。”

    方纵一瞪眼:“老子乐意!”

    阴山鬼王:“……”

    方纵才懒得搭理阴山鬼王,虽然找回了不少人性,但阴山鬼王还是理解不了比较复杂的那种人性呢。他不管公主和韩厥,是因为人家自己愿意那样做,说白了人家乐意,他管得着吗。

    婴儿就不一样,还没满月的婴儿什么都不懂,这样莫名其妙的就要去死?

    “见程婴心似热油浇,泪珠儿不敢对人抛。背地里捏了,没来由割舍的亲生骨肉吃三刀……”方纵笑着唱出一句戏词,注视程婴的时候,一双黢黑的眼睛隐约带了淡淡的杀机。

    他知道程婴的痛苦,这种撕裂心肺似的内心冲突比外部冲突更加震撼人心,但是不管怎么说,就算程婴是当爹的,愿意牺牲什么去救赵氏孤儿,也没资格牺牲自己儿子的性命。

    你特么把孩子生出来了,就让孩子为了你的大义去死,老子佩服你,然后……老子特么的还想剁了你!

    “你是谁?来人,来人啊!”屠岸贾气得大叫,张嘴叫人,刚叫了两声,就有大片的兵卒冲了进来,然后被烧成飞灰。

    方纵一点也不在乎屠岸贾的恐惧和怒火,用手指逗着怀里的婴儿,笑问道:“程婴?”

    “是我。”程婴平静的看着方纵。

    他的眼里好像只有一个方纵,没有和方纵一起的阴山鬼王,更没有软倒在旁边的屠岸贾:“为什么救我的孩子?你没有救公主,没有救韩厥,为什么要救我的孩子?你不是说过吗,假的,为什么要当真呢?”

    “因为我心里不爽。”

    “你是个莽夫。”

    “老子乐意!”

    简短的几句话出来,旁边的阴山鬼王一下子乐了,好像不经意的挡住大厅的门口。

    竟然是程婴?

    怨魅是程婴?

    他以为方纵在莽,没想到这就找到怨魅了,不过为什么呢,怨魅会承认自己是怨魅?要是程婴继续演戏下去,他们还真的很难找到对方呢。

    程婴终于瞧了阴山鬼王一眼,对方纵道:“你救了我的孩子,我就不想和你玩duoāo的游戏了,方纵,从你们进来开始我就知道你们来了,也想杀掉你们,但是你说‘假的,为什么要认真’,我就很好奇你什么时候可以‘认真’,可是我没想到,你会选在这种时候开始认真了。”

    “我老家有一句话,‘孩子是无辜的’。”

    “可是你救了一个,却害了上万个。”

    “先救一个,剩下的再说,一个都不救的话,凭什么说救上万个?”

    “你很有趣。”

    程婴忽然伸出手,遥遥对着他掌心的屠岸贾就被一阵阴风吹成了枯骨。

    他再次深深的注视方纵一眼,忽的穿破房顶,变成一点莹润的光芒消失不见。

    “见程婴心似热油浇,泪珠儿不敢对人抛。背地里捏了,没来由割舍的亲生骨肉吃三刀……”程婴的府邸里,忽然响起了这样的戏曲,一次,又一次,全都是这么的一句话。

    声调很伤,是女人的声音。

    程婴的夫人乐阳氏看着自己的夫君,怀里还有一个婴儿,头也不抬的道:“夫君,你当时的感觉真的是这样吗?你可以狠心让我们的亲生骨肉去死,眼睁睁看着孩儿挨了三刀,断成四截,你的心真会痛吗?”

    程婴咬着嘴唇,很用力:“夫人,放弃吧。”

    他不是怨魅,真正的怨魅是他的夫人。

    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变成了灵鬼,供职在杀鬼队,封号悔真君,听到‘赵氏孤儿’变成了幽铘幻界,他第一个赶来,不惜对昔日的同袍下手,让两位同袍一死一伤。

    他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忠义,但是当方纵救下他‘孩子’的时候,冷硬冰封的心开始颤抖。

    “夫人,放弃吧,就算让幽铘幻界成熟了,就算害了东国,我们的孩子也只会变成比你更恶的邪修罗。方纵说的对,我们是把孩子生出来了,但是我们没有资格替孩子选择他将来要走的路。”程婴跪在地上,“我当初错了,不该替孩子选择为了忠义而死,你现在也错了,不该替孩子选择做一个被世人恐惧,只能吞噬生机存活的邪修罗啊!”

    “你知道自己错了?我以为夫君永远都不知道自己错了呢。”

    乐阳氏伸出手抚摸程婴的脸,她的指甲很尖,把程婴的脸划破了,灵鬼的血液不断涌出,然后被漆黑的指甲吸纳进去。黑色的指甲好像活着的东西,大口吞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他们来了,他们来杀我和孩子,你呢?”乐阳氏笑着询问。

    “吼!”程婴突然站了起来,嘴边露出獠牙,脸色变成青黑色的一大片。

    他转身背对着乐阳氏,张开双臂,挡在方纵和阴山鬼王的身前:

    “我,杀鬼队龙榜大武将灵鬼僵尸,封号悔真君,今日彻底背叛杀鬼队……

    西装暴徒,

    你,或者我,

    死一个在这里!”

    程婴毫不犹豫的选择保护乐阳氏和自己的孩子。

    他知道是错,也愿意错个彻底!

    远处,方纵和阴山鬼王飞了过来。

    “玎珰!恭喜亲爱的召唤师红手大偶遇啦!一个神通第二变‘人心变’的灵鬼僵尸要和你拼命,预祝红手大爆发,摸他摸他!”九妹兴奋叫着的时候,阴山鬼王想要上前,突然被方纵一拳头打飞。

    方纵盯着满脸血泪的程婴,抬起手指,一点一点的,把九妹慢慢的摁了回去。

    “我,杀鬼队龙榜大武将方纵,封号西装暴徒。

    悔真君,

    你……或者我,

    死一个在这里!”

    原来是神通第二变的大灵鬼,怪不得两个神通第一变的龙榜强者进入幽铘幻界后,会飞快的一死一伤。

    方纵盯着程婴,黢黑的眼睛慢慢的渗出刺眼的红,他不知道死掉的大武将是谁,但是这么长的时间以来,杀鬼队对他的帮助很多,各种支持,各种协助,都是一个大队的队友。

    没有三人小队的队友亲密,但是杀鬼队第一信条——

    害我队友者,杀无赦!

    “战!”程婴快步上前,身形拉出一条虚幻的线。

    他的拳头和方纵的拳头撞在一起,方圆数百米的建筑倒塌,树木断折,大地塌陷,一个漆黑的小世界涌动而起,飞快的席卷了三百米方圆,把方纵连同一百五十米方圆的地火小世界都笼罩在内。

    方纵蓦然感觉到无尽的悔意吞噬着他的战斗意志,意志不断消磨,却让他仰天高呼起来:“悔真君,你或者我,死一个在这里!”

    “队友,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程婴也疯狂大吼。

    一人一鬼的小世界飞快碎裂,拳拳到肉,疯狂的厮打起来。

    程婴没有使用他高上一个境界的小世界压制方纵,而是把小世界的力量凝聚在身体之内,方纵也是一样,小世界在体内支撑,能发挥的力量何止大了三倍有余?

    他们的力量更加强大,他们的速度更加迅捷,他们的杀气……不断暴涨!

    只剩下两条完全看不清的影子,在整个晋国都城的上空肆虐!

    “轰!”民居被溅射的火焰烧成黑土。

    “嘭!”晋国王宫被狂暴的劲风压成碎片。

    百姓一片诡异的安静,就好像这里从来都没有过活人。

    程婴的胸口破了一个大窟窿,用手一抹,无数的肉芽就开始生长,被真阳之火压制着生长很慢:“队友,你不愧是西装暴徒!区区第一变就能和我肉搏……但是……你的底牌呢?你克制鬼物的底牌呢?拿出来,对付我!”

    方纵浑身血痕,在血肉再生的法术下飞快愈合,唯独肩膀上两个被灵鬼僵尸咬伤的小洞不能痊愈,不断的射出乌黑的血。

    他每一种法术的品质都很高,凝合的小世界自然也无比凝实,带来的加持非常强大,可是在神通阶段越阶对敌也有些勉强了:“你呢,你为什么不用人心变的小世界压制我?人心变可以影响数万人的想法,就好像白柏雪弄出来的胭脂路一样,你为什么不用这个对付我?”

    “我想拳拳到肉!”

    “我也想拳拳到肉!”

    一人一鬼对视一眼,一起哈哈大笑,笑得痛快,笑得疯狂!方纵蓦然挥出一拳,程婴也挥出一拳,两人的拳头再次碰撞,炸出一圈绵延上千米的冲击波纹。

    “术之——天僵怒!”

    “术之——四倍暴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