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现实很骨感
    一个谋士眯起双眼的时候,谁也不清楚他脑子里拐了多少个弯。

    方纵却笑了,因为这不是慕容臻平常的表现,就好像慕容臻猜测他心思的时候,每一次都猜得很准,而每一次都是‘于无声处见惊雷’,从来没有什么外在的表现,这是摆表情给他看的,在说——“看啊亲,我思考得多么辛苦,我确实很卖力的在给你做事呢!”

    对于这种态度,方纵不表示喜欢,也不觉得讨厌。

    只等了三秒钟,慕容臻就拿出他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地图导航页面。

    “我大致知道耍阴招的是谁了。”这一次,慕容臻并没有故作高深的样子。

    他微笑道:“以前的鬼物里除了阴山鬼王和我们,有点胆子的都被你上次杀绝了,剩下的还在观望,他们的观望会持续很长时间,说不定他们死掉之前,都不可能从纵哥带给他们的恐惧中走出来了,所以这一次出手的,只会是这次的半鬼气复苏时新产生的鬼物。”

    “新产生的鬼物很多,你知道是哪一个?”

    “新产生的鬼物很多,但是刚刚诞生就能有神通实力的并不是很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天赋异禀的鬼物,另一种是过去的帝王将相、盖世英杰。”

    “可这样的也很多啊,天赋异禀的那种更是没地方查去。”

    基本上,就是大军师慕容臻和新任谋士吴永慈的对话了,现在是他们的工作。

    他们在互相推断,水平也高下立判。

    还没成长起来的吴永慈,完全只剩下开口询问的份了。

    慕容臻笑道:“天赋异禀的鬼物有一个特点,就是有足够的优点,这样的鬼物需要时间却熟悉他们新的力量,以及真正的认知这个世界,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了,然后帝王将相……纵哥,现在只是十月五号,区区三两天就制定了一个很好的计划要一箭双雕,而且很干脆的就付诸行动了,这样的鬼物他有什么样的特点?”

    方纵打了呵欠:“有脑子,而且还很莽。”

    “对,有脑子,是个很有智慧的鬼物,但是特别自负,也很冲动!”

    慕容臻胸有成竹的道:“一个底蕴深厚,活着时应该是帝王将相的鬼物,有脑子,而且冲动,这样的鬼物也不少,在我的资料中足足的有八位,当然了,这些鬼物不一定苏醒了,但是范围已经缩小到了这八位之中,另外大家都知道,鬼物虽然和活着的时候没有什么牵扯了,但是鬼物的性格还是受到活着时的影响,所以按照纵哥如今的身份地位以及威名,那些王侯将相也可以暂时不去考虑,他们下意识的会更加谨慎的不让自己和纵哥牵扯上了,所以呢,咱们只需要从帝王的里面着手就行。”

    “帝王?谁?”

    “只有一个,明朝末代皇帝,崇祯帝朱由检!”

    这样就找出来是谁了?就这么简单?

    吴永慈崇拜的看着慕容臻,当然了,还是没有枭后和几只实力强大的妖尸的眼神崇拜,连着欧子詹,手里的书卷都有些烫手——

    他觉得和慕容臻比起来,他几百年的书都白看了。

    方纵也有些惊讶,看样子,慕容臻的实力不只是一些小聪明啊,不过真正的水平怎么样,还得看慕容臻推断得准不准了。

    在众人的目光中,慕容臻侃侃而谈:“明朝讲究一个‘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其实按照我的看法,明朝可以说是上下五千年以来,唯一一个有机会国祚千年、万年,甚至真正达到不灭的那种帝国了,只可惜天底下没有不灭的帝国,到了第十六位皇帝的时候,遇见了朱由检这个太过激进的‘明君’!

    朱由检是好皇帝吗?是!

    他雄才大略,智慧过人,但是他有一个不适合做皇帝的缺点,就是他太莽,他操之过急!

    朱由检在他当皇帝的第十二年,在全国范围内加收几百万白银,拿来干嘛,不是修宫殿啥的,就是练兵增强国防。这不是第一次加了,而是第四次了,想法是为了练兵,增强国力,可惜想法很不错,现实很骨感,就好像饥荒时期的一次赈灾,他自己节衣缩食,以为百姓也会一样,不给予百姓十万两白银的赈灾款项,继续他的雄才大略,结果明朝灭于明,而不是灭在清朝的手上……今天他也是一样,弄出来一箭双雕的好计策,然后立刻执行,却忽略了我的存在。”

    一连串的话语出口,慕容臻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双眼闪烁有光的道:“上下五千年,古今千百事,全都在这里,我说是他,就一定是他!”

    方纵觉得慕容臻说的有道理,当然,要是不说最后一句的,简直比死猫都臭屁的话就更好了,打个呵欠道:“我要知道的是幕后黑手的地址。”

    “在这里!”

    慕容臻在地图上一指,笑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就在他自己的墓穴里。”

    方纵打眼一看,发现只是一片荒凉野地,并不是什么出名的地方,距离也不远,只隔了八百多里。

    他心里还有怀疑,却听见慕容臻言之凿凿的道:“我说过了,上下五千年都在我的脑子里,包括这些帝王真正的墓穴,以及鬼气浓郁的所有地点……”

    很快的,方纵动身离开。

    这片区域的杀鬼队支局早给安排好了车辆,方纵上车时,慕容臻和枭后,还有随身的上百只妖尸也登上了前往龙之谷的大巴。

    “给枭后养伤!”

    慕容臻临上车时,方纵开车经过,一颗真元丹扔了过去:“如果你真的推断准了,奖励给你翻上十倍,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我要一张身份证,给枭后!”慕容臻果断开口。

    方纵:“……”

    “你能有点追求不?”方纵又是一颗真元丹砸了过去:“身份证我直接给了,以后枭后就是咱们东国的公民,就算她是鬼物,也拥有一样的权利和义务,至于你到底想要什么自己认真想想,别闹得好像我很小气似的。”

    说罢,方纵关上车窗,车辆荡起一片烟尘。

    慕容臻在后面苦笑摇头,脸色特别复杂了。

    要什么?

    他想要什么好处呢?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智慧太高,也就成了除了野心以外没有什么追求的那种人,别的追求也就枭后一个,早就属于他了。

    那么,他到底需要什么呢?

    慕容臻完全想不清楚。

    “算了,有时间再想吧。”慕容臻直接登上大巴,然后闭目养神。

    他老神在在,似乎,从来不担心自己的推断会错……

    面对鬼物,方纵从来都是莽的。

    不过这次面对的很有可能是一位以前的帝王,也不知道人家到底是神通第几变的实力,就比较谨慎了,选择开车去,而不是大张旗鼓的使用飞行工具,或者肆无忌惮的消耗自己的力量了。

    高速上川流不息,似乎一条永远都在奔走的长蛇,永远都不会停止。方纵的车辆在其中穿梭,前面的车却突然变慢,略微拐弯后,继续向前行驶。

    等到了他的车辆,才发现高速的中间飘着一个人。

    “我追丢了。”赵萧一开口,声音就清晰的传进方纵的耳朵里,他招呼方纵打开车窗,矫健的翻了进去:“那只鬼物很厉害,把我都给甩开了,我听说是崇祯帝朱由检?”

    “可能是,看慕容臻猜得准不准了。”

    方纵一边开车,一边说着,但不是给赵萧一个人说。

    赵萧进入车辆的时候,他从后视镜看到了一片雪白,很悠然的坐在后面的车座上。

    白柏雪也来了,一言不发,不过很显然,在安顿好曾柔之后,她也没追上那一只鬼物。

    这是跑来组团,要围殴小怪了。

    对现在的白柏雪来说,五千年以内的都是小怪,对以前的白柏雪来说……玉皇大帝也是呵呵。

    方纵说话后,就是一片沉默,不过挺好的,赵萧和白柏雪没有开打就挺好了。

    车辆继续行驶,而在八百里开外的一处深山洞穴的里面,有黄袍威严,也有小鬼双膝跪拜。

    “陛下,咱们是不是先避避风头呢?”杨凌山低头询问。

    石质的龙椅之上,另一个面目冷肃,小胡子的中年男子抚摸左手的玉扳指,笑容里满满的都是自负。

    “凌山啊,距离你偷回朕的尸体安葬在此地,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啊?”

    “回禀陛下,接近四百年了。”

    “是啊,四百年,不过当今天下人心浮躁,却是一点智慧都没有了。”

    朱由检轻轻的笑:“一个小小的栽赃嫁祸,就让如日中天的西装暴徒成了朕的刀,他杀了枭后,阴山鬼王唇亡齿寒,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培养新的鬼物势力作为他的看家门户,咱们借东风而起,再让阴山鬼王和方纵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天下鬼物尽入朕彀中矣。”

    杨凌山连忙道:“可万一被识破了呢?咱们留在此地……”

    “知道这里的人没有多少,想查出来很难。”朱由检一点也不在乎的道:“当然了,以方纵的身份地位还有影响力,十天半个月的,也有可能查出朕真正存尸的地点,但是他们就想了,‘事情败露,朕还会留在原地吗’?所以他不会花费巨大的工夫查找朕的安葬之地,而是去找朕有可能去躲藏的地方,他以为朕会和别的鬼物联手,还是要和众多的鬼物以及阴山鬼王拼个你死我活。”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陛下神武英明!”杨凌山崇拜得不要不要的。

    君臣之间一片和谐,场面甚至有些温馨了。

    可突然的,一根黄金大棒插破了洞穴。

    大棒震颤,硬是把洞穴上面的小山震出来三丈方圆的大缺口,阳光宛如从天际贯破而来的一道光柱,径直的照射而进。“按照慕容臻的话来讲,你这人活着的时候就是理想丰满。”方纵、白柏雪还有赵萧从光柱中坠落而下,方纵盯着朱由检咧开了嘴角:“可惜了,你的现实还是非常之骨感啊。”

    朱由检:“……”

    为什么?他连面都没露,方纵怎么找到他的?

    朱由检完全想不明白,脑子里一片模糊,方纵看到朱由检的明朝龙袍,却是超惊喜,惊喜到无以复加的那种地步了。

    这特么,

    还真让慕容臻给猜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