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印度版采花贼
    “我,我是……”维卡斯的身体瑟瑟发抖。

    他看着方纵,眼神惊恐,这真的很奇怪了,从来只有活人怕鬼的,现在却是他怕了方纵。恐惧在内心蔓延,就好像顺着鬼物的血液流遍全身,僵硬了皮肤,冰冻了肌肉,甚至寒彻了他的骨髓。

    真的,超级恐怖!

    明明是他攻击了方纵,他卡住了方纵的脖子,

    却为什么……他受伤了?!!!

    他感觉自己最根本的底蕴被一股强大的,绝对反抗不了的可怕力量剥离开去,又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攫取而走。

    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的一切一切,就这样直接消失了一个部分!

    “我是维卡斯!”

    蓦然,维卡斯大叫了一声,身体变成一片水雾,散落进了脚下的水波,也不管苏尔碧了,朝着远处就要逃走。

    但是没逃出三米范围呢,身体就变回了原样,还是被方纵捏着两边的肩膀。

    “水遁的法术不错,可惜我也有水遁类的法术,亚妖品质的法术水流莺。”

    方纵的身影从无数的晶莹蝴蝶中凝聚而出,笑意发冷,手掌猛然一捏。

    好吧,没有九妹的提示音,这一次是大黑手。

    方纵暂时停下了动作,又问道:“你是谁?”

    “我,”维卡斯直接哭了:“我是维卡斯,真的,我是维卡斯,但是我不是苏尔碧的维卡斯,那家伙早就灰飞烟灭了,我,我……”

    维卡斯的语气停顿,一边慢慢的说话,一边眼珠子咕噜噜的转悠。

    他想逃走,但是怎么想,都想不到逃走的方法。

    为什么啊?

    怎么可能啊?

    他堂堂术级七段的大鬼物,活着的时候就能仗着一身水性横行整个印度的大飞贼,怎么被术级五段的武将给抓住了?

    维卡斯怎么都想不明白,继续思考,却没注意到在虎霸天的嘴里,苏尔碧已经停止挣扎了。

    “你不是?他……灰飞烟灭了?”

    苏尔碧低声呢喃,狠毒怨毒的盯着维卡斯,眼里闪着无比憎恨的光。

    只差一点,她就被祸害了,死了也要被祸害了。

    更重要的是,她以为自己为了维卡斯可以吞噬活人精血,她害死了好多人,而那些人,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

    她还要害索菲亚,害希玛,要毁掉自己两个亲孙女的终身幸福!

    一切为了维卡斯,

    可是维卡斯,不是她的维卡斯……

    “好了,这件事就告一段落。”方纵看了眼苏尔碧,摇摇头,开始问自己这边的事情了。

    首先,对付他的四家鬼物,到底是哪四家鬼物!

    要是真刀真qiāng也就罢了,弄死对方,方纵还要夸对方一句真汉子,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方纵完全不愿意陪着对方玩耍,只想杀了了事!

    四家鬼物,全部,必须,绝对都要死绝!

    方纵的真阳之火燃烧了起来,比以前的每一次都要炙热,他已经准备好彻底的把对方灰灰,不只是灭了魂魄,还要灭了魂魄在九天十地所有的烙印——

    他要让对方连魂烙三生石的机会都没有!

    注意到方纵的怒火,维卡斯吓得连声尖叫:“别,别杀我!我全都说!”

    鬼物就是一种自私的生物,

    在培养、驯化之前,在用威压让他们懂得什么叫情感之前,完全靠不住。

    维卡斯飞快的道:“我叫维卡斯,是三百年前印度的采花贼,我建造了多情冢,不过只有我一个鬼物,剩下的成员都被我抹掉灵智,玩完后吃掉了,我就是多情冢里唯一的鬼物!”

    方纵眨眼:“印度版的采花大盗?”

    “对,是,您说的对,和您比起来,我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菜花小贼呢!”维卡斯谄媚笑道:“东国的幽泉宗、合欢派,还有灵牌聊天群联合起来要对付您,您说我怎么敢对付您呢,只可惜小鬼我禁不住诱惑,他们送给我了十八个东国少女,还有两只东国的女灵鬼,然后还说索菲亚和希玛这样的姐妹花最后也归我……真的,我不敢对付您,只是没能禁住诱惑啊,我错了,小鬼错了,您放我离开,我立刻去抓那三家子的混蛋,把他们押到您的面前,任由您处置!”

    方纵:“东国少女和女灵鬼呢?”

    维卡斯:“这……”

    不用说了,只看维卡斯恐惧的表情,方纵就知道了那些东国少女和女性灵鬼的下场。

    方纵感觉体内的血液猛然一炸,脑门都被冲得一阵子发麻,不自觉的狞笑起来,一手抓着维卡斯,一手抓住了法刀斩月。

    看一眼刀锋,觉得太锋利了,干脆轰出一拳,把旁边风化的岩石整个打碎。

    “你,你要做什么?”维卡斯挣扎了起来。

    方纵猛然跺下去一脚,把脚下的水波炸了出去,摁住维卡斯的脑袋,直接摁进底下湿润的泥地里。

    他捡起一块薄一点的岩石碎片,对准维卡斯的耳朵,就是这么一割。

    没错,是割,不是切!

    来回割,用带着一丁点锋利,但是还比不上普通菜刀的岩石碎片,慢慢的割。

    “痛,痛啊!大人饶命!”维卡斯凄厉的呼喊起来。

    这种普通的石头不带着方纵的能量,根本对他造不成伤害,就算被切零碎了,他也能恢复过来,最多损失一点鬼气罢了。

    但是疼啊!

    就算是鬼物,被切零碎了也疼啊!

    “知道凌迟吗?”方纵一边割,一边轻声问道,但是他不等维卡斯回话,他也不想听。

    只是一边割着,一边面无表情的道:“在我们东国,凌迟是死刑中最重的刑罚之一,把犯人身上的肉一刀一刀零碎的切下来,所以它有一个通俗的叫法叫“千刀万剐”。人们常说的“挨千刀”的,也是指的凌迟。”

    “不,不要!饶了我!我唯您马首是瞻!我就是您的小鬼!”

    “传言凌迟有一个数量,就是三万六千刀,但是自古以来,从没有人能挨过三千六百刀的,最厉害的是大宦官刘瑾,被剐了三千四百五十七刀,头一天剐了三百五十七刀刀,后来多些,一共剐了3天。”

    “不!我是术级七段的鬼物!我有用!”

    “当然了,你是鬼物,你能扛,死不了,所以我也不着急,咱们慢慢来。”

    维卡斯不停的求饶,方纵懒得搭理,自顾自的给解释了一遍,还是慢慢的下刀。

    因为石片不够锋利的关系,他割起来很慢,有时候割得不对称了,就摁上去,重新再割一次。

    从上午割到中午,一共割了两千多刀,等到日上三竿,就给希玛打了个电话,让希玛送点吃的来。

    他把石头刀片扔给苏尔碧,耸耸肩膀,意思很简单:“你来?”

    苏尔碧咬牙切齿,下手比他还狠。

    “还没送来饭菜啊?本喵饿死了呀!”虎霸天在旁边嘟囔着。

    方纵笑道:“咱们都追了两个多小时,希玛起码得下午四点多才能送来饭菜呢,唔,我也饿了,看着这家伙被凌迟,听着这家伙惨叫,我怎么超有食欲呢?”

    “你是有杀欲吧?”

    小黄猫直接堵回去:“你就是大男子主义外加大民族主义的铲屎官,别踹我,我叫的是铲屎官不是铲屎君,你当官了应该高兴呀。刚才说什么来着,十八个东国少女和两个东国女性灵鬼?别说一共有二十个,就算只有一个,你也会把东国和印度两边的鬼物全玩死个遍!

    为啥啊?记得杀婴的那一次,你一点都不怜悯那些死掉和重创的姑娘呢。”

    “因为所以,必须踹你!”

    方纵一脚把小黄猫踢上了天。

    为什么?需要问为什么吗?

    小家大国,就好像一家子人,家里的闺女家里打,吊起来打都没关系。

    但是我家里的人,外人敢动一根手指头,老子就绝不算完!

    方纵推开苏尔碧,一点也不客气的抢过石头刀片,继续割!

    下午四点五十八分,希玛和鲁绮卡赶来了,带了一些小巧的食物,因为小村庄里没有饭店的关系,是希玛亲手做的,食物不多,但是精细。

    看见满地的鬼血鬼肉,希玛吓得钻进了鲁绮卡的怀里。

    又忍不住的看苏尔碧,虎霸天已经说了,这就是她的老祖母,而此时,她也相信了亡故父亲说的话——

    老祖母年轻的时候,真的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

    “六十年前的初恋,人心里的执念,”方纵一边割肉,一边说着话:“虽然不知道东国那边的鬼物是怎么搞出来这种事情的,但大致也是利用人心了。有趣,鬼物比人还懂得利用人心,一个个的活人,都没有死掉的人更加机灵。”

    苏尔碧闻言,苦涩的笑了笑。

    她伸手招呼希玛:“希玛,我的好希玛,我对不起你和索菲亚。”

    亲情濡慕,方纵冷眼旁观。

    真正的维卡斯已经消亡,他不用再管苏尔碧,也懒得再搭理这位老祖母了。

    手上猛然用力,把维卡斯扯成两半,在维卡斯痛苦的尖叫声中,又把鬼躯给摁了回去。

    “好了,我也没工夫一直整你。”

    方纵拽起来维卡斯,在维卡斯大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很快活的笑了起来。

    看维卡斯,好像在看一条鱼。

    煮熟的,喷香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