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好剧一波
    方纵很快追上了虎霸天。

    一人一猫在天空行走,老太太回头了好几次,却只看见印度高空上的雪白云彩——

    不得不说,印度的空气质量比东国好了不少,方纵在白云的里面水遁,感觉速度都快了一丝丝。

    方纵也发现老太太的身上开始结冰,属于鬼物的那种逼人的寒气丝毫没有减退,反而更加的旺盛了。

    老太太越来越像是一只鬼,一只不在乎活人的性命和感情,只在乎自己‘想要’,自己‘想做’的那种自私的鬼!

    “挺难处理的。”方纵突然说话。

    “喵呜?”虎霸天疑惑的拽了下方纵的头发,猫眼一阵晕乎,就明白了。

    小黄猫是个混球,但也是个聪明的混球,他喜欢依赖猫的身份做事。他是宠物嘛,做错事顶多被踹一脚,这种身份不能丢了,在身为宠物的同时,小黄猫也很清楚人类的想法。

    方纵说的‘难处理’,意思是不能杀。

    老太太如果变成了鬼物,方纵杀起来会手软一点,比如直接枭首让老太太免受折磨什么的。

    现在半人半鬼的,就没有完全转换了身份,还是索菲亚的亲祖母。小黄猫伸出小爪子,脚下的肉垫揉揉方纵的脸,给予了方纵一点安慰,张嘴,说出的话和脑子里想的就不一样了。

    “人类真麻烦!”小黄猫一脸嘚瑟:“要是我们猫咪,杀了就是杀了,母猫有意见,摁地上就揍,揍服了就算,你们人类太麻烦了,一大堆的条条框框,什么人伦人性的太恶心猫了!”

    方纵:……嘴角抽抽。

    果断抓起来小黄猫,摁手里揉成一团,大脚开踹。

    虎霸天被踢飞了几百米,又飞回来,刚想抱怨,就发现方纵的视线直视前方。

    他跟着看过去,爪子一下子揉住了自己的猫脸:“喵呜!”

    变态啊!

    这是多深的执念才这样的变态啊!

    他们看见老太太的脚步越来越快,开始是跑,后来是运用自己的能量飞行,到了现在,已经是往前飘着飞行了。

    老太太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身体内部的细胞全被冻死,人也失去了生命特征,看起来矍铄的身体噼里啪啦的冒出巨大的声响,一块一块的掉了下来。

    整个身体都碎掉了,其中却挣脱出来一个实质化的影子,飞快的往前冲!

    方纵牙疼的道:“直接变灵鬼了?连自己死了都不知道,老太太就变灵鬼了?”

    虎霸天傻乎乎的点着小脑袋:“多大的仇,不对,是多大的执念啊!咱们在衫城里的灵鬼也不少了,本喵可从没见过执念这么深的……老太太牛掰!你更头疼了吧?”

    闻言,方纵微微点头。

    灵鬼和鬼物不一样,鬼物和人活着的时候有很大的区别,可以说完全没有关系了,灵鬼却是除了一种特别深刻的执念以外,和活着的时候没有区别。

    老太太变成了灵鬼,还是他和索菲亚的老太太,不能杀。

    但是有这么深的执念,老太太等于已经疯了,一个不能杀掉的神经病,就算他西装暴徒也觉得超级头疼啊!

    “干脆,毁尸灭迹?”

    方纵冷不丁的,有了一种非常‘枉顾人伦’的想法……

    “维卡斯,你在哪里啊维卡斯?”老太太已经跑出了很远,百里方圆都不见人烟。

    方纵略微一想,发现他们已经追了两个小时还多,早就跑出了村庄,进入了荒郊野地,回头是一片雾蒙蒙的土,前方也是一片黄土荒野,有些覆地式的植物,还有一些高耸的,风化的岩石。

    风呼呼的吹,其中夹杂着老太太逐渐年轻化,也越来越痛苦的嘶喊。

    “维卡斯,快离开,咱们离开!”

    “维卡斯你出来啊!方纵那小子太可怕了,我不可以让你和六十年前一样死掉,你出来,咱们一起走!”

    “维卡斯……”

    方纵发现老太太的身上出现红色的底子,金珠点缀,金丝做边的衣裳,这是印度的嫁衣,佝偻的腰杆挺直了,变得越来越细,和希玛一样一米六多一点的身高,窈窕的身材勾人眼球。

    那张脸,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也平整了,光滑且细腻,比不上索菲亚在纽约时的样子,却比希玛还要美丽得让男人动心……

    “维卡斯,我的维卡斯,我最爱的维卡斯……”老太太持续呼喊着。

    不,已经不能称之为老太太了,她的美丽让人心悸。

    而此时,方纵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老太太的名字。

    “苏尔碧,我最亲爱的苏尔碧……”

    这时候,高高的,风化的岩石的后面,走出来一个皮肤有些发黑,却有一双特别明亮眼睛的男子。

    男子张开双臂,老太太,不,苏尔碧就好像蝴蝶一样扑进了他的怀里,他们宛如一双被世俗深深伤害的凄苦恋人,情意缠绵的互诉衷肠,就像印度电影里埋没在沙砾里的明珠男孩和为爱痴狂的姑娘。

    方纵却笑了,摇摇头,看向风化岩石的后面。

    他早就看见了维卡斯,在苏尔碧呼喊的时候,维卡斯正在风化岩石的后面趴在一句少女尸体的身上,衣衫不整,嘿嘿耸动。

    而此时,维卡斯的深情模样,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戏精’。

    “维卡斯!”

    苏尔碧的眼睛模糊了,在维卡斯的怀里,她突然不担心方纵了。

    死掉又怎么样?

    和维卡斯在一起,她愿意和维卡斯一起死去……

    “维卡斯,我最爱的维卡斯,”苏尔碧低声道:“我清楚的记得,我还清楚的记得,从你死掉的那个夜晚,村子里连续有人死亡,几乎全是淹死的,等到第三十个人死亡的时候,村里的人都怀疑是你在报复。他们请了很多做法师的人囚禁你的魂魄,让你永世不能超生,我想阻止,可是没有用。

    他们把我关在房间里,二十四小时派人监视我,我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有你常常会到我的梦里来,我依靠着你给的梦活了下来,一直活到现在,六十年!”

    “嗯,是啊。”维卡斯点头附和。

    苏尔碧紧紧握着维卡斯的手,脸上带着一种醉人的微笑:“维卡斯,我最亲爱的维卡斯,你怎么逃出来的?你怎么从‘永不超生’的境地下逃出来的?”

    闻言,维卡斯的嘴角抽了抽。

    他盯着苏尔碧美丽的俏脸,在苏尔碧看不到的地方,阴森且邪恶的笑了。

    他抚摸苏尔碧的脸颊,手掌逐渐下滑,苏尔碧怔了一下,身体又开始放松——

    她等待这一刻很久了,等待着自己等待了六十年的情郎。

    维卡斯的动作很慢,狞笑道:“苏尔碧,我杀了那么多的人,你不害怕我吗?”

    苏尔碧直接道:“不害怕,一切罪孽我来承担就好,我的维卡斯!”

    “挺好。”维卡斯笑得更开心了,“我杀了三十个人,确切的说,是三十一个,其中有二十个的精血都给你了,真好,足够了,能让你变成这样漂亮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好,不急,等咱们快活过了,再去找西装暴徒的麻烦,我很喜欢……”

    说到这里,维卡斯停下了嘴里的话,把‘你的孙女’四个字咽进了肚子。

    苏尔碧还迷离般的动情着,shēn y道:“你喜欢就好,现在的我,全部的我都属于……”

    “属于一个死鬼是吗?”方纵再也看不下去了,直接打断两个人的情话。

    摸摸脸没什么,要是让维卡斯的手继续摸,摸到不该摸的地方,那就不太好了。方纵快速下落,脚掌接触地面,砰然炸起方圆几十米的黄土烟雾,皎洁如同弯月的刀光一起,直接分开了苏尔碧和维卡斯。

    苏尔碧还想回去,虎霸天就变大了,啊呜一口把苏尔碧叼在了嘴里。

    方纵从黄土烟雾中走出,身上却一尘不染,雄浑的纯青色火焰横扫四方,双目灼灼,竟然好像能烧进任何鬼物的心底,让维卡斯觉得浑身发冷。

    “你是谁?”方纵直接问道。

    维卡斯舔舔嘴唇,上下打量方纵,叹道:“好一副俊朗男儿的好皮囊啊,怪不得有那么多的姑娘对你倾心,不过本座很奇怪啊,你这种活人,有什么资格被东国的那群混蛋这么忌惮呢?”

    方纵:“我问你是谁?”

    “我当然是维卡斯!”

    维卡斯突然出手,周身鬼气森然,七道银白色的渗人大光冲上头顶,好像刀锋一样的翅膀。

    “只是一个术级五段的活人罢了,用女人对付你太奢侈,不如送给我!方纵,你给我死来!”

    说着,维卡斯一掌拍在地上,干燥的黄土地面竟然涌出数百道巨大的喷泉,飞快把附近变成了汪洋一样的湖泊,他踩着水波,身形突然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方纵的眼前。

    “死!”一只手,狠狠掐住了方纵的脖子。

    “玎珰!恭喜召唤师遭到水命溺死鬼的攻击,摸到水命溺死鬼的法术,水遁类法术+1!”

    “噗!”

    维卡斯直接呕血,眼神惊诧,痛苦莫名。

    “现在你明白了?”

    方纵微笑着捏住维卡斯的两边肩膀,轻轻的道:“说吧,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