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咧,又吓跑一个(2更!)
    嘭的一声,地面炸开。

    方纵已经习惯了这种力量,无所谓,但飞起来时,速度还是让他吓了一跳。

    卧槽,这么快吗?

    他是晋级术级二段了,实力大幅度提升,但现在好像没有重量一样,反作用力一推,就到了直升机的底下。

    移空漫步的法术稍微一动,就和直升机齐平,通过应该是防弹型号的玻璃窗户,对着驾驶位置上的周戊大公公笑出了一口小白牙。

    然后伸手……撕!

    “哧啦!”

    钢皮撕开,声音刺耳。

    周戊的脸很白,现在更白了。他是一只鬼物,没这么强悍的rou|体力量,但他自问有男儿热血!

    他的shuāng tong猎qiāng杀过鬼子!

    但是……要不要这么暴力啊?

    老夫的直升飞机!

    手撕飞机比shuāng tong猎qiāng还要暴力真的好吗?

    现在的小年轻啊……

    周戊满心凌乱,但也突然觉得,要是‘子孙’里有类似方纵一样的男儿,就算只有方纵的十分之一呢,他也能含笑九泉了。

    如今变成鬼物,就是特么的不甘心!

    不甘心的大公公被方纵拽回地面。

    方纵挑动法刀碎星,小黄猫在他肩膀上舔着爪子,

    一人一猫的两边,两扇子飞机残骸轰隆落地,炸成巨大的烟花焰火。

    周戊震惊了:“你要干馍?”

    方纵笑问道:“直升飞机哪来的?”

    周戊怒目而视:“老夫曾经也是有身份的人,出门当然要有好的座驾,一架直升飞机而已!”

    “好吧,那我换个问法。”方纵果断拔刀,刀锋架在老公公的脖子上,一缕白发飘落上去,直接断成两簇,吹毛断发。

    方纵道:“买直升飞机的钱哪里来的??”

    “你用刀问老夫?”周戊宁死不屈。

    方纵指指自己的嘴唇,“没,我用嘴巴问。”说着长刀一抖,切入大公公半边脖子,刀气隐而不发。

    周戊:“……”

    鬼物有求生的本能啊,唔,人也有。

    周戊果断回答:“偷的!”

    “还有呢?”

    “抢的!”

    方纵的眼睛眯起来:“有没有害人?”

    “绝对没有伤害半个好人!”周戊掷地有声,是他最后的坚持。

    “好鬼物!”

    【也是个好试验品啊!】

    方纵觉得,周戊绝对是驯化鬼物里最上等的试验品,绝逼要留着养着,仔细照顾着,给周戊一百个女仆……好吧人家用不着。

    他大声赞叹,然后一撇嘴,眉开眼笑的道:“不过抢劫和偷窃两种罪名,最起码,罚款还是要交的。”

    “不让他坐牢吗喵?”虎霸天很诧异方纵的‘仁慈’。

    方纵满脸正气:“坐牢的事情他可以将功赎罪,罚款必须要交!”

    虎霸天猫眼放光:“壹佰亿!”

    周戊闻言,戾气大起。

    壹佰亿?你当我是自动取款机啊,取款机也没有这么多的钱!

    阴森的眼神盯向小黄猫,然后发现小黄猫弹出爪子,小小的躯体特别可爱,表面却露出术级三段的那种极为强大可怕的妖气出来。

    周戊:“…{{{{apapapaplt}}}}……”

    ‘商讨’的结果,双方都很满意。

    只是不知道因为啥,周戊一个劲的shēn y着,说什么‘以后再也不装逼了’,‘出门何须车马’,‘都鬼物了开个毛线直升机’之类的话。

    而且眼神凌乱,须发散乱,身边还有一只小猫在爬。

    方纵不搭理一鬼一猫,他很敬佩有英雄气概的老前辈,但不代表可以原谅老前辈的拿架子,装逼,不问自取之类的事情。

    做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看老公公的改过态度良好,就让家里的大黄少玩三秒钟吧。

    “你准备玩多久?”方纵问道。

    “等玩腻啊喵。”虎霸天一脸的理所当然。

    方纵:“少玩三秒,把最后的环节去掉好了。”

    最后的环节,当然是一口吞掉,猫玩耗子都是这样玩的。

    方纵提醒过了,欣赏四周的阴云成片,阴宅万间。

    常言道,极阴之地必有鬼!

    方纵四处行走,欣赏各大殿堂,还有牌位,发现供奉的都是民国时期的英魂。

    虽然敌对过,但也组成过统一的抗日战线,时至今日,并没有抹飒他们的功劳,而是把灵位聚集起来,好像军建似的放在了同一处。

    上等阴宅,广厦万间!

    方纵站在一处大桌前,上面密密麻麻的,起码有数千牌位,他抓起一炷大香,随手一挥,尖端摩擦空气,陡然冒出呼啸的火苗。

    “诸位,尔等为国抛头颅,洒热血,我方纵虽然不敢说不惜此身,但也战斗了无数次,所以这一次,我只能以晚辈后生的身份给你们上香。”

    说着,方纵插上大香,拿起另外一炷。

    “诸位英魂在这里,普通的鬼物就都躲开了,我很失望,但也敬佩诸位仍然护佑一方的风骨。”

    接连两炷香,周围突然狂风大作,无数英魂的磁场哗啦散开。

    一瞬间,这里好像很平常的普通地方,方纵不再觉得寒风彻骨。

    几乎在同一时间,方纵也蓦然转身,盯着英魂磁场消散后露出的一间偏殿。

    偏殿很小,但是灯火通明。

    一张挂着桃红色轻纱帷帐的雕花木床摆在其中,清风透过门扉吹入房间,带动轻纱舞动,如真似幻。

    一位穿着性感的meifu人妖娆的侧躺在帷帐内,修长的玉腿完án o露在空气中,虽然隔着朦胧的轻纱,依旧难掩其宛若象牙雕琢般的那种润泽。

    往上看,线条动人心魄。

    再往上看,就是狐狸眼,瓜子脸,樱唇琼鼻无一不散发着娇媚动人的气息。

    她骄哼一次,蓦然惊慌了,却不是因为春光乍泄,而是注意到方纵攥住刀柄的手!

    “方纵,你抢了我的鬼,还要对我出手吗?”

    方纵微笑:“你是谁?”

    meifu人冷静了,狐狸眼一阵森然,是久居高位者习惯的那种威严了,却也遮不住她满身的娇媚。

    “阴阳路,艳后!”艳后嘟起小嘴,特别不满的吐出森然的杀气:“方纵,周戊老太监是我先看中的,我还想着吃了还是收在手下,你就抢了我的鬼!”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方纵兴奋拔刀:“我先来的,你有意见?出来打!”

    艳后盯着方纵,狐狸眼逐渐的眯起来,琼鼻也慢慢的往上挑起。

    浑身不着一缕,仍然站起来,于其说落落大方,不如说在故意的勾引男人。

    掌心出现阴寒的鬼气,仿佛地底下埋藏千百年仍然栩栩如生的妖艳尸体,充满邪魅的美感和吸引力!

    “好吧,你先动手就归你。”突然妩媚一笑,直接扎进了地底下。

    方纵:“……”

    啊咧?又吓跑了一个?

    我为什么说‘又’?!!!

    阴阳路的一王二后三公主,十八护法,好吧,不用说十八护法,大护法赵长乐还在酒吧里学爷们儿喝酒呢。

    然后是三位公主,一个女特工,听说活很好,被自己追着还被内讧弄死了,一个粉红女小丫头片子,一个二公主……打死不认这个鬼老婆!

    直接说‘二后’吧,方纵觉得――――――

    人家枭后起码放点狠话,你个艳后排名还在上面呢,笑一下就跑?

    你跑得了嘛你!

    方纵果断上前,长刀挥舞,就把偏殿的地面斩碎,露出漆黑的洞口。

    刚想跳下去,突然磁场大变!

    方纵回头,发现无数的英魂牌位,哗啦啦的倒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