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报酬我收下了(3更!)
    “红手超爆发?”方纵忍不住的自语出声。

    听过‘红手大爆发’、‘红手双连爆’,还有‘红手三连爆’,但是超爆发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难道,是因为摸到什么记忆碎片的关系?

    木偶伤情人?

    一只鬼物,在九妹的嘴里竟然以‘人’字命名?

    方纵很疑惑,从镜子里看看九妹,九妹惊喜过后,小脸上也全都是很迷妹的表情,在他的额头上划着圈圈,不时小声的嘀咕两句,好像在探寻脑海深处的记忆。

    “不想了!”九妹不喜欢动脑,怂恿方纵:“快看看摸到了什么!”

    方纵点头,盯着眼前的光团。

    木头鬼物已经变成细碎的木粉了,彻底灰灰,原地却升起耀眼的光团,血的颜色,还有点凄迷的光晕。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就连第一次摸到的暴击类法门也不存在,他的弱点暴击{妖}没有升级。

    方纵指着光团,问道:“都在这里面?”

    九妹摇着小脑袋:“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啊。”

    好吧,你没遇见过,那我更没遇见过了。

    方纵不逼着九妹思考,光团在这里,试一下,比问什么都干脆。

    直接伸手,接触光团,手掌好像过电,记忆竟然通过神经传输,直入他的脑海!

    【我叫李响,父亲说,让我延续他的‘李响’。

    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县城第一中学,全县中考排名第四十一,还进入了一中的‘实验班’。

    我以为我会努力学习,考上好大学,然后……………………】

    方纵的双眼开始变红,木偶伤情人的记忆,竟然直接贯穿了他的感情,让他感同身受。

    一份记忆,让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

    他低声呢喃:“这就是木偶伤情人吗?原来我的设想是正确的。”

    虎霸天转悠了一圈,发现妖尸进了一家医院,再然后,却完全失去了妖尸的行踪。

    他挠挠头:“我也会跟丢?难道捕猎技巧退步?算了,方纵离开这座城市,妖尸就不归他管了吧。”他马上就选择了放弃,摩擦前爪道:“回去喽,去买金龙鱼吃喽。”

    才走了没几步,突然有混乱的声音传来。虎霸天警觉的抬起头,不但听到有很多人追赶咆哮的声音,鼻端除了医院里的消毒水味以外,也嗅到了大量的血腥味道。

    虎霸天一躬身,电一般的射进医院窗户,向逆风的方向奔过去。

    还属于早晨,医院里也有点发暗,顺着廊道,一个穿黑风衣的人疯狂嘶吼,拿刀对准围过来的几个医院的保安。

    妖尸的味道就从他的身上传来,但从脸上看,只是一个精神萎靡的人罢了。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我只要血,我不想杀人!”

    “谁过来我捅谁!谁过来你们的尸体我也要!”

    风衣男不知道从哪里摸到的手术刀,疯狂挥舞着,另一只手抱着好多的血浆袋子,不时掉下去一个,啪的一下摔破,就是满地的鲜血。

    他努力把血浆袋子拿稳,一边猛戳威胁围堵而来的保安,一边往外面跑。

    前面突然小碎步走来一只猫,猫步优雅,抬脚,把风衣男绊了个跟头。

    爪子伸出来,挥出一道爪风,把男子的衣服全部撕裂。

    “妖怪!”

    “人!”

    一人一妖相互看着,双方都很惊讶。

    虎霸天不解的摇摇头,勾住男子就走,边走边想:“为什么是个人呢?这个人的身上怎么有那么多的妖尸气味?他要血液做什么啊?算了不想,交给方纵就好了。”

    套房里,方纵慢慢的睁开眼睛,表情平复。

    在他身前,血色的光团已经分裂开了,变成八团半透明的拳头光影,还有三团浅蓝色的盾牌光影。

    九妹兴奋的笑:“恭喜召唤师,一共是八个等级的暴击类法门,还有魂奴碎片,直接齐了。”

    方纵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很满意这次的收获。

    单单是八个等级的暴击类法门,已经能让弱点暴击{妖}成为法术。

    这样的话,他就有幽冥震,移空漫步,血肉再生,银衣大红袍{妖},还有弱点暴击五种一段法术了。

    再加上三绝斩和真阳之气两个亚妖品质的二段法术,宰杀同阶有如猪狗,越阶挑战也很轻松。

    他把手身上半透明的拳头光影,突然停下了。

    “木偶伤情人啊,”方纵轻声感叹。

    木偶伤情人,原名李响,要是按照岁数算的话,是一个八七年的老大哥。

    21世纪初,李响考上了高中,人生一片美好,甚至能够触碰内心的光明,但那时候有文理科,高二分班时,家里的一句理科生好找工作,毁了他的一切。

    “喜欢文字是种错吗?我为什么不能学习文科?”

    抱着这种想法,李响在理科班的成绩一落千丈,给予安慰的却只有一人。

    一个女孩,不漂亮,但很温柔的小姑娘。

    他表白了,递出了情书。

    但情书落在班主任的手上,当众宣读!

    “哈哈,就是他啊,不好好学习,只想着谈恋爱!”

    “早恋啊早恋啊早恋啊!”

    “早恋成绩下降了吧……”

    父母,老师,同学,无数的怒骂、讥讽不绝于耳,那一个午夜,李响想雕刻心上人的雕像,可惜不会,只弄出一个木头玩偶。

    痛苦积攒开来,一刀刺进自己的心口,血液溅在木偶的肩膀上。

    临死的时候,李响只有一个想法:

    “请让我彻底消失!”

    “早恋啊,什么叫早恋?”方纵冷笑道:“人孤独了,本能的就会寻找另一半,这种感情不需要被制止,更不需要被嘲笑。”

    九妹眨眨眼睛:“召唤师你支持早恋?”

    方纵:“要是两个人相互促进的话,为什么要用异样的眼神看他们呢?”

    九妹惊奇道:“三岁谈恋爱也算?”

    “把十五岁以上说成早恋的都是shǎ bi!”

    想起李响最后的遗言,方纵摇摇头,手掌从暴击类法门的那边挪开,五指大张,直接捏碎了魂奴碎片。

    “我答应你,让你彻底消失。”

    随着铁晶清脆的掉落声,方纵把暴击类的法门吞噬。

    “报酬我收下了,一路走好。”

    ……

    ……

    :停电爬楼,爬楼摔头,

    三更一天,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