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一字曰‘嗨’(5更!)
    亚索果断回答:“好名字!”

    心里却在冷笑:该死的老家伙,要不是阴阳宗势大,他怎么会选择这帮涂脂抹粉的变态?

    亚索自认不是好人,但也‘长夜漫漫,唯剑相伴’,深知‘吾之荣耀离别已久’……

    总的来说,他是一个数典忘宗的背信弃义之徒,但从不忘记武士道精神!

    可阴阳宗最没有的,就是武士道精神!

    想到这里,亚索忍着恶心唤道:“义父……”

    “别叫我义父,要不是共荣圈战争被时被东国的铁爪龙捏碎了卵子,我可不敢收你做我的义子,嘻,风神宗的前车之鉴……

    北池守打断亚索的呼唤,突然一愣,尖笑道:“又有人掉进来了!”

    亚索问道:“孩儿过去处理?”

    北池守端起茶杯,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牛头村虽然是个阴地,不存在于人间,但还是会有人失足进来的。

    他轻笑道:“要是阴阳师的话,交够赎身钱送出去,要是武士或者普通人,杀了,喂牛之首。”

    【武士也杀?】

    亚索心里不满,但还是一拍长刀,很有逼格的应了。

    他跳上‘招财猫雕像’的手掌,随着手掌摆动,一下子没了踪影。

    再说方纵那边,掉落下去,就是很熟悉的暗色调线条。

    和进入活尸俱乐部的时候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线条里多了很多褐红结块的血色。

    他的头脑有些昏沉,等眼前恢复正常,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矮山腰凹下去的地方。

    阴地,似乎都没有太阳。

    但就是有莫名其妙的光线,让得周围虽然不太清晰,但仍然好像黄昏日暮一般的能够看见。

    昏黄黄的光线中,是一片干枯的山林,好像彻底断绝了水源,周围小草和树木全都是枯黄的,一摸就变成粉末,但就是在狂风中屹立不倒,完全违背了大自然的规律。

    方纵走出山腰的凹陷处,还看见一座很特殊的村庄。

    血,

    全都是血!

    入眼所见,不大的村庄里面全都是血!

    或者说那就是一片被血染成的地面,经历时间无情的洗刷之后,是一片让人作呕的黑褐色。

    无数的骨头从地面伸出,上面带着啃咬的痕迹,而且是一次又一次的,不断被人啃咬的可怕咬痕!

    九妹啐一口七彩色但并不存在的唾沫:

    “恶心!”

    方纵笑道:“当时旱灾爆发,一点粮食都没有了,这个村庄的居民在牛之首的带领下吃掉了逃难而来的外乡人,开始还心有愧疚,后来,呵……”

    九妹好奇道:“然后呢?”

    方纵道:“然后没有外乡人了,牛之首就杀本村人吃。你知道的,日本是强者为尊,奴性很深,我根本没法想象,这些人竟然完全听牛之首的,牛之首吃谁他们就吃谁,最后变成的鬼都被牛之首给吃了。”

    “他们不会反抗?”

    “反正咱们东国人会。”

    方纵耸耸肩膀,往前走。

    要是在东国的话,饥荒易子而食是发生过的事情,恶棍主动吃人也不是没有。

    但根据野史记载,在良心的压迫下,第一个提出吃人的,差不多都是第二个被吃的,

    以此类推,人性虽然倾向邪恶,但从不泯灭。

    或许,这也是东国民族被称为‘永不衰亡’的原因之一吧。

    方纵正想着,前方突然亮起细碎的光。

    光芒到处铺洒,变成一个不规则的圆,从地表之下,一把带鞘的长刀,还有长长的,潇洒不羁的辫子抢先露了出来。

    对方还没有露出自己的脸,声音就特别冷淡,冷酷,无情,装逼之风常伴我身的道:

    “这里是术级强者月撒星刀镇守的封镇之地,不管你是谁,都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嗯,我知道。”

    方纵盯着熟悉的长刀,熟悉的辫子,还有慢慢浮出地面的,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张俊脸。

    呼吸猛然急促,小心脏都在发抖,下意识的抬起手:

    打招呼:“嗨,好久不见。”

    亚索:“……”

    此刻,亚索刚刚把脸浮出地面,表情特别好看。

    方纵很欣赏亚索疯狂变幻和扭曲的脸,再次招手:“嗨。”

    必须要‘嗨’啊,打个招呼不要钱,可以的话,方纵还想握手加抱抱,给个亲亲也不是不可以啊。

    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你自己……对我真好!

    方纵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去你妈的‘嗨’!”

    亚索神反应,表情变幻的一个刹那,脑袋已经扎下去了。

    “buff!buff!他有‘被抓’buff!”

    “砍他!砍他!不砍他浪费了buff!”

    九妹早就叫了起来。

    还没等九妹的兴奋情绪提到最高,方纵已经漫步掠过。

    移空漫步的法术之下,一个瞬间到达亚索出现的地方,再一个瞬间,亚索就被他提起来了。

    亚索狂吼:“武士道精神!方纵,你和我,死一个在这里!”

    方纵眨眼:“那你跑什么?”

    亚索怒道:“放开我,你和我,生死擂!”

    方纵撇嘴:“你猜到我就是西装暴徒了吧?”

    亚索:“……”

    没错,他猜到了。

    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不是西装暴徒还能有谁?

    而西装暴徒……

    他绝逼打不过啊!

    亚索的表情还是很有逼格,却心乱如麻,忍不住想起自己说过的话。

    他说过:无罪之人方可安睡。意思是他知道自己有罪,所以不可能安睡,也就是不可能会死!

    他还说过:灭亡之路,短的超乎你的想象。

    这句更有逼格了,是和那些和他作对的人说的。

    可是他现在觉得,真是短的超乎想象啊,一个不注意撞上了,就要死!

    还是他自己要死!

    【不!我不要死!】

    亚索很羡慕qiē fu自尽很有武士道精神的武士,但他从没想过自己要死,知道求饶没用,脸上保持冷静。

    压榨干净脑浆,脑子差点bào zhà时道:“方纵,你不能杀我!”

    “你说啥?”

    方纵慢慢的抽出法刀碎星。

    亚索冷声道:“我是风神宗的叛徒,应该风神宗来审判我!风神宗你知道吧?是满门英烈!你必须给他们这个机会!”

    “好的。”方纵果断答应。

    然后干脆一刀,切掉了亚索很小的一块皮肉。

    一刀,一刀,又是一刀!

    方纵像个调皮的小孩削苹果皮。

    擅长不会削的那种削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