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二百二十章 小天罡真解(2更!)
    孟老德晃晃悠悠,笑问方纵:“吃饭也不叫我?”

    方纵无所谓,摆摆手,外卖小哥就开始铺桌布了,跟郊游似的,摆了满满一桌。

    倒也没怎么奢侈,都是些早晨的餐点,小笼包、蒸饺、烧麦什么的,不用铺张浪费,只需要人聚集齐了,开开心心的就好。

    众人落座,方纵问道:“李翛然和薛诺那边怎么样?”

    “还行,你提供了一百株三节纯阴草,小王就下了血本,多加宝物,格外关照,另外他还打了电话,说再过几天就差不多了。”

    孟老德一边吃,一边随口聊着,吃完一抹嘴,跑河边抢陈武帝的钓鱼竿。

    这里可是奎阴河,就算他潇洒过一百多年,也没享受过在奎阴河钓鱼的滋味呢。

    方纵跟着过去,直接坐在河边一片不大的草地上,看得孟老德眼皮子抽抽。

    那一片草地,全特么是三节纯阴草!

    他刚才看见了,还顺手偷,不对,是拔了几株。

    你直接坐下了?

    你特么不怕压坏了宝贝?!!!

    “您老喜欢?”

    方纵看一眼屁股下面的草地,顺手呼喇了几下,触手温凉,绝对是上好的草皮垫子,笑道:“喜欢的话,这一块就送给您老了。陈家村的三节纯阴草不多,但百株还是有的,您犯不着和我客气。”

    “不要!”

    孟老德扫了一眼,发现有五六十株,心里啾啾的疼,还是果断拒绝。

    “不要?”方纵纳闷了。

    “当然不要!”孟老德舔着嘴唇微笑。

    虽然……有些垂涎,但他太老了,需要的不是宝贝,是人。

    孟老德提着一个丝绸包裹,打开后,是一本两尺厚的大书,方纵看一眼,心脏就猛的跳了一下。

    这是紫皮银边,很古老了,相当有价值,而且他觉得这本古籍不太一样,一种类似于他曾经摸过秘籍的气息藏匿其中。

    方纵不自觉的伸手:“送给我?”

    孟老德道:“没错,送给你的。这可是道盟的不传之秘小天罡真解,出自道盟至宝天罡九雷真解。你可别小看这种残本,就算是老头子我,也贴了一百多年的老脸,差点给道盟跪下了,他们才肯把这个给我呢。”

    方纵接过秘籍,认真道谢。

    打开秘籍的封面,入眼是密密麻麻的小篆字体,有如蚂蚁,写着无数的穴道,画着无数的纹路。

    就算方纵的医术不错,对穴位有一定理解,也看得头皮发麻。

    尝试拍了一下,没拍动。

    “哈哈,看着难受对吧?”

    孟老德古怪笑道:“你可别小看了这《小天罡真解》,内含字体百万,图画八千,包括各种法术能量的运行,全部都能提升!你别说学会了,读懂都至少半年!”

    “半年?”方纵想了想,把《小天罡真解》还给孟老德。

    “你不要?”孟老德特别诧异。

    “要,麻烦您老先把这东西放地上。”

    孟老德很纳闷,还是接过秘籍,放在地上,随后,他发现方纵又把秘籍拿起来了。

    “玎珰!恭喜召唤师拾取《小天罡真解》,是拾取,这次是拾取对吧?!!”

    九妹恨不得把‘拾取’两个字塞方纵耳朵里,笑道:“恭喜召唤师得到秘籍,《小天罡真解》{深蓝}+1!”

    深蓝色秘籍?

    好东西!

    法器也只是蓝色品级,深蓝色,已经是术级七段都梦寐以求的重宝!

    方纵大喜过望,感激的对孟老德笑一笑,然后伸手一拍。

    再然后……孟老德懵逼了。

    彻底懵逼。

    只是一拍,《小天罡真解》就变成细碎的光,逐渐消失不见。

    而方纵的脸上却出现了了然、明悟,各种各样的提升了自己学识的表情。

    孟老德突然觉得浑身发冷,不敢置信的问道:“这也是你的本事?”

    方纵谦虚道:“让您见笑了。”

    “我见笑个鬼!”孟老德质问道:“需要多久能够理解?”

    方纵略微思考,觉得秘籍太过复杂,就算拍掉了,也不是第一时间就能全部学会,差不多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去揣度理解。

    想了想道:“十天吧,差不多十天就能全部理解了。”

    “诚实说话!”孟老德不敢相信。

    方纵认真点头:“真的,我诚实{乘10}说的。”

    孟老德懵逼。

    无限懵逼!

    《小天罡真解》内含字体百万,图画八千,包括各种法术能量的运行,极为复杂,记得天罡师法道年轻时用了多少时间来着?

    读懂,只是读懂!

    堪称当年第一天骄的天罡师法道,就用了五个月的时间!

    你十天就能融会贯通?!!!

    “小纵啊……”孟老德揉揉鼻子,揉揉眼睛,突然哭起来了。

    他伤心至极,老泪纵横的道:“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啊,你真的不知道!老头子没多少时间了,贴了一百多年的老脸,真的给道盟跪下了,还磕了头,这才给你找到好秘籍呀!老头子没别的念想,就想有个好孩子给养老送终,遗产里的宝贝啊,钱啦,都是留给好孩子的。”

    方纵:“……”

    孟老德哭得更惨了,抓住方纵的手:“小纵啊,你要是不嫌弃,就叫老头子一声师父吧!”

    方纵二话不说,膝盖一软,身体前倾,然后……

    手伸进孟老德怀里,摸出来一个玫瑰红色的塑料小瓶。

    他看着小瓶子,念道:“萘敏维滴眼液,10毫升,内含盐酸萘甲唑林02毫克,马来酸氯苯那敏2毫克和维生素b12一毫克。我说您老,这是抗疲劳的滴眼液,作用还行,就是有味儿,您下一次装哭呢,记得用蒸馏水,蒸馏水没味道,神不知鬼不觉的来着。”

    孟老德直接傻眼,然后二话不说,直奔方纵父母的方向。

    “大兄弟,大妹子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你们让小纵拜我为师,我把老街都买下来,给你们盖皇宫啊啊啊……”

    方纵无语,喊过来外卖小哥,吩咐多弄点钓鱼竿进来。

    然后下河泡澡,突然表情一呆,

    体内的能量,竟然不受控制的进化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