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豹榜除名(1更!)
    闻言,除了一位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少年以外,所有人都满脸震惊。

    三雷济天之术,已经是道盟排名前十的真经宝典,孟老德利用和天罡师法道的私人交情,想要外借,已经让他们感到不满了。

    可天罡师法道说些什么?天罡九雷真解?!!!

    老年道士全部拗哭,不敢说话。

    中年道士里有一人,原来单膝跪着,现在噗通一声全跪了下去,哭喊道:“道祖我师,这天罡九雷真解可是我道盟不传之秘,上有九重天之能,下有探幽冥之威,怎么能给予一个外人?启禀道祖我师,这天罡九雷真解,放眼我东国沃土三百年,只有您一人有资格修行呐!”

    一个年轻道士跟着点头:“少年无能却身怀重宝,并非给予臂助,而是让宝玉难以承受其重,裂为顽石,不复其光。弟子以为,方纵还没资格拥有重宝。”

    “我意已决,尔等自去。”

    天罡师法道微微摇头,数十个道人就哭丧着脸散开,三两步没了踪影。

    对于这种古怪的情况,附近的游客竟然全都无视,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笑的笑,就好像没看见他们似的。

    而在天罡师法道的身边,只剩下那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人。

    少年人轻笑道:“大公无私,无异顽石。”

    天罡师法道微微点头,说话反而直白了:“人要是没有私心,还叫什么人呢?古往今来所谓大公无私的人哪个没有一丁点私心?真的完全没有了,其实和鬼物也剩不下什么区别了。”

    “那我师是很钟意小后生方纵了?”

    “说钟意也谈不上,只是如今道盟早就不是‘青山求道,白云缥缈’。想当初我道盟九派十八观,哪个不是盛世归隐深山,乱世救民水火?只想在济世为民的大公之内,也揉入自己小小的求道之心,让得公私一层一层,妥善衔接,就算‘扶云九霄去,身入天上名’,也能不忘初心。”

    少年人嗤笑:“现在呢?”

    “哈,一个个的,要么公心太重,乃至于杀妻证道,自宫定性;要么私心太浓,小三小四锦衣玉食,名车豪宅挥金如土。”

    天罡师法道无奈笑道:“你啊,要不是你也曾误入歧途,自宫定性,不男不女,为师何必要从外面找人呢?没了男儿的真阳之气,你上哪扛得住天罡九雷真解的熬磨去?”

    “弟子可以吸小后生方纵的,他一身真阳之气浓郁得很,定然曾有奇遇。”

    说着,少年人垂涎的舔了舔嘴唇。

    天罡师法道瞪大眼睛:“你用啥吸?你是自宫了,可是你有子宫吗?”

    少年人咬牙啐道:“我师说话忒的粗糙,什么‘子宫’?按我道盟之言,该是‘紫河车’才是!”

    天罡师法道认真点头,歪歪脑袋:“你有吗?”

    “弟子可以想办法。”

    “你真的有吗?”

    “弟子说了可以想办法!”

    “你真真真的有吗?”

    “弟子……”少年人突然拉下脸,阴测测的道:“启禀恩师,弟子记得咱们道盟有个专门供奉欺师灭祖大混球牌位的腌臜殿,只要欺师灭祖了,直接把牌位放进去,等干掉了再把牌位烧毁来着。弟子觉得可以试试,整个道盟加起来是不是能干掉弟子。”

    天罡师法道闻言,抿抿嘴,竖起比普通男子还小一号的白皙拳头。

    少年人也把拳头放过去,更小的拳头迎风而涨,瞬间漆黑一片,堵塞了半条街道。

    “好吧,你的拳头比为师的大!”

    天罡师法道很明智的换了个话题……………………

    “这个,你有吗?”

    “…………………………”

    2019年6月15日。

    周末周六!

    本来是个休息的日子,但在东国,所谓的双休仅限于比较大的城市。小城市和县城大多单休,而在大城市里,周末很可能等于加班。

    简直是个悖论,让人哭笑不得!

    但就在这样一个几乎可以说是笑话的日子里,因为一个消息,整个东国沸腾了。

    西装暴徒……被豹榜除名!

    因为一个人被豹榜除名的事情,整个东国都显得有些慌乱。

    西装暴徒是谁呢?

    这样说吧,也就是几个形容词,比如东国年青一代第一武将,豹榜第一人,再比如说‘威震天下’,或者‘世上无我这般人’。

    就在最近的几个月,贴吧n tán,大街小巷,哪个不是在谈论西装暴徒?

    官方的新闻联播,也把西装暴徒塑造成了绝对的英雄人物,铁血男儿的典范!

    可这样的一个人,被除名了?

    犯事了吧!

    无数人都在猜测,谈论,一本正经,可他们谈论的人,刚好下了飞机,直接进入了安门广场后面的杀鬼队总部。

    王老还是一身普通棉质白布的太极服,端粗瓷大碗,那模样,那态度,和孟老德是一个范儿,就是寒碜了点。

    打个比方说吧,就是人家是老富豪奢侈装逼,他是退休老干部节俭惯了或者装穷。

    一个架势,两副模样!

    王老看见方纵进门,拿粗杆子茶叶泡了一碗,递给方纵道:“真的要多管闲事?”

    方纵才不在乎,随便找地方一坐:“管点闲事而已,不让我管?”

    王老还递着破茶叶破碗,见方纵不接,哈哈笑了:“你小子,这是甩我老人家脸子呢,觉得那个林熙的事明明咱们杀鬼队看见了,没了鬼物却转身就走,什么都不搭理?”

    “对,有火。”方纵果断承认。

    林熙的事情,是一月份发生的,现在都六月了,除了一个‘鬼物特例’的视频,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路见不平有人踩,他觉得杀鬼队这是路见不平,直接无视,顺便还甩出一个笑脸。

    “傻了吧?咱能飞!不会飞的该怎么绊倒就怎么绊死去!”

    这种作态,简直欠揍!

    方纵哼哼一笑,干脆道:“王老,反正晚辈都让豹榜除名了,能混的地方多了去了。”

    王老的笑脸猛然僵硬,叹口气,把茶碗放在桌上。

    落座后,表情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