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二百零二章 如花绽放!(4更!)
    阮灵卉闻言,美眸陡然大亮。

    孔雪却喘不过气来了,脑子里只有四个字:

    西装暴徒!

    等等,谁是西装暴徒啊?人体cpu已经爆满,脑浆开始发烫,用手捶几下,终于想起来了。

    不想起来都不行,因为新闻联播每天都有。

    除了没有照片以外,别的消息早都掀翻了天!

    东国有史以来最‘狂’的十大经典名句,竟然有四句,都让新闻联播拿去给方纵浇金汁{zei}了!

    ‘举头天外望,无我这般人。’这句话不用说,大气!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你特么还能再拽一点吗?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是说方纵端午节必须放假的事情,都成网络笑谈了,热度六亿八千万!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e,三千里我信,百万师?有本事你真的单挑一百万去?!!!

    “啊……呀……嗯……嗯嗯!”孔雪努力的喘气。

    不行,缺氧,还是缺氧,直接晕了。

    干练白领的气质消失不见!

    ……

    海津市人民医院,最顶级的病房。

    孔雪躺在病床上,已经醒了,还有点发呆。

    方纵和阮灵卉出去,买了三杯冷饮,一杯放下,两杯拿着喝。

    “她身体不怎么好?”方纵蹙眉问道。

    因为从第一眼见到孔雪,他虽然发现对方的气血有点亏空,但是在精气神特别高涨的情况下,真的看不清楚。

    人体是很奇妙的,除了支撑身体的气血这种物质基础外,顽强的精神也很重要。

    阮灵卉抱怨道:“她太要强了。”

    看一眼病房的门,压低声音嘟囔:“劳累过度,靠咖啡提神,一天三杯,辛苦熬夜,神女也白搭了。你知道她家里的情况吧,父母收入不高,两个弟弟要上学,她还想让弟弟上最好的,4a级公司的工作强度本来就高,她主动加班,就是为了那点可怜菲薄的加班费!”

    “4a级公司的加班费用可不低。”方纵翻个白眼,盯着阮灵卉。

    听听,可怜菲薄的加班费,再看看阮灵卉的一身名牌,明显是个白富美了,你就不能帮着自己闺蜜一点?

    “别这么看我,我知道你在想啥!”

    阮灵卉也是冰雪聪明,啐道:“你当我不想帮她啊?可是雪姐总说,什么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管和谁总是要分开的,包括我。她只要撑得住,就不让我帮忙,不想欠我的!”

    说完盯着方纵,突然道:“你的事情,是雪姐第一次求我帮忙。”

    “废话少说,管好你自己!”

    方纵直接打断对方。

    感情的事太麻烦,不像鬼物,斩了就可以了,他不想谈。

    点着根烟,盯着对面的美女,啐道:“你以为你自己多舒坦了?为了漂亮和妖怪做交易,杀鬼队都保不住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是公平交易的?你买了倾国倾城的妖女气质,是用钱买的?”

    “就是用钱买的!”阮灵卉还不服气。

    “多少?”

    “一百万!”

    “嘁!”

    方纵直接嗤之以鼻,干脆利落的道:“一百万,你整容都整不出来这样的,到时候妖怪吞你一半精气神儿,直接变成八十岁老太婆,就算送进杀鬼队,你说花一百万买的,杀鬼队都不管你!”

    一下子,阮灵卉懵了。

    她特别紧张,方纵反而老神在在,在她恐惧的目光下抽口烟,想起来是医院,这才掐断了烟头。

    “我没说假话。”方纵再次确定道。

    目前来说,杀鬼队主要对付的是鬼物,对九霄重生群还是以安抚为主。

    公平交易的话,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杀鬼队吃饱了撑的给阮灵卉出头?

    阮灵卉漂亮的小脸都惨白一片了,问:“你能不能帮我?”

    “看在孔雪的面子上。”

    方纵点头道:“联系那只妖怪,说我要见她。”

    “成吧,但我只有一个手机能联系到她,放家里了。”

    “那就回去拿!”

    用不着方纵吩咐,阮灵卉已经跟火烧短尾巴的兔子一样蹿了出去。方纵再拿出一根烟,想了想,跑安全通道去抽。

    安全通道里一片寂静,几个也跑出来抽烟的病人,看见方纵,很和善的点头。

    方纵也点头微笑,把自己的烟散出去几支。

    “没牌子的?tè gong!好烟啊!”几个烟友的眼睛发光。

    方纵摆摆手,自己走到一边,几个烟友看见方纵左手上的小蓝龙纹绘,又看看方纵腰间的唐横刀,大致明白了,往下面去了一层,给方纵安静。

    周围没人了,九妹的声音响起:“一个好女人,你就不想给她一个好归宿吗?”

    “如果我现在单身,一定好好的照顾孔雪,但现在……呵”

    方纵缅怀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还有别欠别人的,她是学我。”

    “起码给她点钱吧?你又不缺钱。”

    “她不会收。”

    “不试试怎么知道?”

    九妹很关心这件事情,最近看爱情片多了,喜欢欢喜大结局。

    她又不能谈恋爱,只能把内心的期盼寄托在方纵身上了,而且和方纵关系好了,也想让方纵多占便宜。

    方纵却愣住了。

    没错啊,不试试怎么知道?

    果断转身,走向病房,把王老给他的车旅费银行卡拿了出来。

    不知道这张卡用什么做的,竟然没有烧掉。

    病房里,孔雪还在发呆。

    看见方纵放下银行卡,大眼睛疑惑的一闪一闪。

    方纵调整情绪,斟酌措辞:“里面本来有五百万,花了一点,还剩一些,你知道的,这些对我来说只是零花钱,就当借给你……”

    “我收下。”

    孔雪突然笑了,打断了方纵的话。

    “啥?”方纵懵逼。

    孔雪用手指挑弄秀发,自然而然的道:“我说我收下了,就当你包养我。”

    “……”

    尼玛!方纵满脸黑线。

    好你个孔雪,对我就是够辣,几年过去还不改是吧?

    你当我好欺负是吧?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好吧,不急,真的不急,改天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方纵愤然表示:你敢当我包养,我就敢让你守活寡。

    看谁熬得过谁!

    孔雪只是笑,如花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