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一百六十章 谁穷谁尴尬(4更!)
    方纵没有下车,靠在车窗上,笑吟吟的打量单元门口的男子。

    男子看起来二十三四岁,很有教养,但也绝不高傲,蹲在地上,和小男孩分享一袋炸鸡。

    “现代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结局通常不太美好呢。”

    方纵忍不住笑了,拿着水悠悠的橡皮筋把玩,顺手套在了手腕上。

    然后下车,帮着水悠悠提食材。

    都是刚买的新鲜着呢,海鲜还滴着水。

    而且为了报答方纵给予方便的事情,食材都是水悠悠掏钱买的。

    【一个好姑娘。】

    方纵这样想。

    【虽然不太漂亮。】

    方纵觉得自己的口味叼了,其实水悠悠这样的,虽然有点雀斑,但也是八分以上的活力少女呢。

    下车后,方纵很自然的接受了年轻男子的上下打量,无视对方,跟着水悠悠上楼。

    对,没错,就这样盯着我吧,把我当假想的情敌没关系,反正只是无用功。

    水悠悠散开头发,明显比扎马尾辫妩媚一点,临下车这样做,显然也是对年轻男子很有好感呢。方纵表示不介意你们秀恩爱,反正……

    拆散一对是一对。

    坐沙发上等吃,方纵小口喝茶,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水悠悠在厨房做饭,年轻男子和小男孩玩了一会儿,看方纵:“你好,我是小悌的老师,过来做家访的。”

    “你好。”方纵很自然的伸出手。

    对方和方纵握手,突然笑了。

    方纵问道:“你笑什么?”

    对方眨眨眼睛,意味深长的道:“知不知道人们为什么努力赚钱?”

    “为什么?”

    “因为害怕和人家一握手,人家戴的是卡地亚,你戴的是橡皮筋。”

    方纵闻言,看看对方显然价值不菲的手表,再看看自己刚才把玩的橡皮筋,忍不住,噗呲乐了。

    “你笑什么?”对方板脸。

    这时候,水悠悠歪着头走出来,“你们笑什么呢?”

    “没啥。”两人一起摆手,一本正经。

    水悠悠端过来一盘水果,先放下:“不小心头发被溅上油了,我过去洗一下,你们先吃点水果。”

    方纵点头,拿了个橘子拨着吃,无视年轻男子敌视的眼神。

    小男孩在旁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嘿嘿一乐,脑袋上就挨了一下。

    年轻男子瞪眼道:“下次不给你买好吃的!”

    小男孩人小鬼大:“你不敢!”

    “我把你作文给你姐姐看。”

    “你敢!”

    两个人互相威胁,方纵看着这一幕,觉得现代灰姑娘的故事真是有趣,哪怕结局很可能悲惨,但过程,真的是充满欢笑呢。

    他这个看客都觉得舒坦了。

    十分钟后,水悠悠走出卫生间。方纵本来还保持围观,突然站了起来,盯着水悠悠扑散开来的秀发。

    在他的眼里,一点点七彩的荧光,从水悠悠的秀发上飘散。

    其中的能量强度,更是让他有些心悸的感觉!

    “漂亮吧?”年轻男子也不由自主的站起来,深情款款的盯着水悠悠:“就知道悠悠头发湿润的样子最美了。”

    他赞美水悠悠,水悠悠也小脸一红,作为看客的方纵,却突然拔刀。

    唐横刀斩月带起流光,架在了水悠悠的脖颈上。

    “你做什么!”年轻男子勃然大怒。

    水悠悠也小脸苍白。

    “放开她!”年轻男子眼睛通红的抓住方纵的胳膊,怒吼道:“我叫杨九,不管你是谁,在宝岛你应该知道我们杨门,放开悠悠!”

    方纵摇头,用刀尖挑起水悠悠的一缕头发,胳膊一转,硬是把杨九给带着双脚离地。

    然后刀锋下斩……

    “铿!”

    整个刀身都在发震,方纵收回长刀,看颤抖低鸣的斩月刀身。

    他的绿色品级,还强化了两次的唐横刀斩月,竟然没斩断水悠悠的半根头发?

    “去把头发吹干。”方纵吩咐水悠悠。

    水悠悠特别诧异,但方纵是杨门的客人,也没真正伤害她,还是听话的去拿吹风机,有些发抖的把头发吹干。

    等吹干后,方纵发现没了那种七彩荧光,刀尖一转,也很轻松的斩掉了一缕秀发。

    他把秀发放在手里,龙阳之气略微蒸腾,秀发就变成了灰灰。

    “武将?你到底想做什么?”

    杨九把水悠悠护在身后,如临大敌的盯着方纵:“我告诉你,你敢伤害水悠悠一根汗毛,我们杨门不会……”

    “我都烧掉她很多头发了,”方纵撇嘴:“杨门的实力不错,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选择吧,我只杀一个人,是砍死她,还是砍死你?”

    说着,方纵把唐横刀指了过去。

    从方纵烧掉秀发的手法上,杨九知道不是对手,使劲盯着方纵。

    突然凄惨一笑,风萧萧兮易水寒,满脸悲壮,回眸又深情款款的撞了上来。

    他用胸膛硬接刀锋,但突然的……“啧,不愧是杨门的爷们。”方纵哈哈一乐,把斩月缩回去了。

    杨九啪的一下,来不及收回力气,在方纵脚下摔了个狗啃泥。

    “你是九少爷?”

    水悠悠明显不知道杨九的身份,被杨九欺骗,很伤心,杨九舍命相救,又很感动,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跑过去护住杨九。

    方纵有种看韩剧的既视感,眨眨眼睛,坐沙发上了。

    “你到底想要干嘛!”杨九快疯了。

    “吃饭。”方纵指了指厨房,让水悠悠继续做饭。

    顺便摸摸小男孩的脑门,叹道:“小家伙,你的命好啊,有个厉害的姐姐,唔,杨门的命也不错。

    我猜错了,

    不是现代版灰姑娘的故事,是现代版灰太狼的故事呀。”

    小男孩懵逼,

    去做饭的水悠悠也懵逼,

    还在地上傻着眼的杨九,他更懵逼。

    比较温馨,家常小菜,当然,只有方纵有吃饭的胃口。

    方纵一边吃着,一边看小男孩的作文。

    作文名字:我的妈妈。

    这是一个深夜,烈日当空,大地都要被烤干了;

    天上下着倾盆大雨,在地上溅起一层水雾;

    黄豆大的冰雹“噼里啪啦”的砸在妈妈身上,肯定无比疼痛;

    放眼望去,一片茫茫的白雪,母亲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看到这里,方纵hold不住了。

    看水悠悠:

    “你这弟弟,不是亲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