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母蝎子的抗争(1更!)
    “懂,留给幽冥风吃的。”方纵很老实。

    时至今日,方纵一万分佩服自己的定力了。

    刚才的女武将,还有现在的母蝎子。

    不得不说,母蝎子真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显得圣女又妩媚妖娆,特别是翘起的二郎腿,那弧度,那线条,看他眼里,简直是久处黑夜的饿汉眼里的第一道阳光。

    可他忍住了,

    这是幽冥风的女人,

    朋友妻不可欺,

    他绝对是个好人!

    方纵拿起旁边的浴缸用浴盐,在水里弄满了泡泡:“你来找我做什么?”

    “反正,不是来看你洗澡的,”被白色泡泡遮挡了视线,沐闲馨扫一眼浴缸,笑道:“明天就是豹榜排名战了,我想问问你的看法,是争呢,还是和今天一样,本来想藏拙,结果玩漏了。”

    方纵:“……”

    好吧,我玩漏了。

    腊月的帐还的快,我家熊姑娘揭了幽冥风的短,你立马跑来埋汰我是吧?

    感情那么好,你们怎么不结婚呢!

    方纵往身上扑着泡泡,睥眼过去:“你自己呢,还是待在豹榜第四。”

    “不,我要争第一。”

    沐闲馨的眼神闪烁,方纵发现她眼底的瞳孔好像呈现极为古怪的纹路,但眼神坚定。

    略微沉默,沐闲馨站起来,去酒柜拿了一支红酒出来,就着细支烟喝了半瓶。

    回来的时候步态xiaohun,脸颊绯红,眼神迷离的问方纵:“你有什么必须争夺的吗,就是死掉,也一定要证明的事情,必须证明自己的事情?”

    “没!”方纵果断摇头。

    做自己的事,证明给谁看?

    方纵向来活得潇洒。

    沐闲馨一下子羡慕了,又有点鄙夷,嗤笑道:“凡人!”

    方纵闻言,指指宾馆房间门口的方向,想了想,又指了指窗户。

    意思很简单,聊天聊死了,你不如直接滚蛋,可以走前门,也能走后……

    好吧没后门,你翻窗户吧,我绝对不会有一丁点意见的。

    “方纵!”沐闲馨气急,站起来跺脚。

    ‘咔擦’一下,高跟鞋的鞋跟把地板戳穿了。

    “你给我记住,这次的豹榜我一定要得到第一,不是第一就是死,我要证明我不是一个平凡的……”声音猛然含糊,沐闲馨好像很想找人诉诉衷肠,但又有秘密瞒着方纵。

    “总之!”

    沐闲馨没话说了,一咬牙,发飙道:“你要是没有必死的觉悟,遇见我就立刻让路!我要抗争,我一定要抗争!我要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平凡的……蝎子虫髦!”

    说完,沐闲馨真的翻窗户走了。

    方纵眨眨眼睛,从泡泡浴缸里站出来,在镜子面前秀了一下更显阳刚的肌肉。

    然后拿起剩下的半支红酒,喝一口,吐掉了。

    【必死的觉悟?抗争?】

    “嘁”方纵发出一种意味不明的轻笑。

    他算是看出来了,母蝎子一定遇见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被刺激到了,虽然言语含糊,但他好像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提起来母蝎子,就忍不住想起蛤蟆啊,

    白素曾经说过的蛤蟆。

    能刺激沐闲馨的事情,一定不是平凡的小事,难道堂堂的大武将,会和目前还是地下世界的,一个九霄重生群扯上关系吗?

    当然,他只是瞎猜。

    而且……关他屁事!

    方纵正想着,房门突然打开,李翛然带着薛诺走了进来。

    “你们不会敲门吗?”方纵无语,连忙裹上浴巾。

    李翛然看见了一个光赤的剪影,掌心就出现刀柄,注意到方纵把浴巾裹上,刀柄又消失了。

    她把薛诺的小脑袋摁回去,接着,扯出来一个五花大绑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长得不错,虎背熊腰的,身材也好,嘴角的那一抹无奈但仍然很有味道的笑,让方纵觉得——这绝对是个潇洒了几十年的fengliu大叔。

    但此时,绑得跟螃蟹似的。

    李翛然惜字如金:“扎他!”

    “好嘞!”方纵立马从惊雷护手里弄出银针。

    “我,一定,会,手下……不留情的!”同时开始咬牙。

    【该死的榜前测试,就是你弄出来的是吧?你真帅啊,是我辈男人之楷模啊,让我差点被轮……】

    方纵下手飞快,眼里有火,银针距离穴位就偏了一丁点,你不疼算我输!

    中年男子倒也硬气,说一句‘冤枉’,就咬牙硬抗。

    方纵觉得有点心软了。

    但突然,中年男子看向李翛然,打个寒颤,改成盯着薛诺。

    眼睛跟扫描仪似的,转移了注意力,上下打量,就是不疼!

    “嘭!”方纵把一个椅子盖在了中年男子的头上,继续‘针灸’。

    刚才的心软,绝对,必须,一定是一种错觉!

    薛诺继续啃着冰激凌甜筒,跟没事人似的,李翛然找个沙发坐下,沉默一阵子,问道:“沐闲馨来找你干什么?”

    方纵没什么要隐瞒的,笑道:“她说她有必死的觉悟,一定要得豹榜第一。”

    “第一?”李翛然愣住了。

    要说豹榜第一,她都觉得没把握。

    李翛然做豹榜第二,已经做了三年,很可能真的是万年老二;沐闲馨呢,虽然去年得了第四名,但那是幽冥风让路,还帮忙打断了对手的七八根肋骨。

    就凭沐闲馨的能耐,想豹榜第一?

    李翛然问方纵:“沐闲馨想你让着她?”

    应该是这样了,如果方纵答应让路,她和薛诺也会手下留情,有幽冥风帮忙,沐闲馨的前面就只剩下一个阻碍了。

    但也不可能啊,现在的豹榜第一,可不是懂得谦虚礼让的人。

    让他让路,迎面就是一道圣光!

    方纵摇头:“从语气上听着,她是要拼命了,说要抗争,她有必死的觉悟。”

    “噗呲,”方纵又笑了。

    虽然第一的奖励不少,但用命去拼,太傻了吧?

    就好像他自己,能得到第一就玩一下,要是形式不对,该下台的下台,该认输的认输。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呀!”突然,薛诺叫了起来。

    她窝在沙发里,跟个慵懒的田园猫似的,啃着冰激凌甜筒,玩着手提电脑。

    突然看向方纵,诧异道:“奖励公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