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莫回头!(5更!)
    事实上,方纵提早出发了。

    李翛然和他电话联系,说五月三日在衫城会面,今天才四月二十九,不用太急。

    所以没有坐车,选择了衫城的方向,溜达溜达。

    空中漫步三十秒,脱轨撞击三连撞加上自然下落,还有满级的悬浮能力,方纵足足能在半空待上一分钟。

    如果不怕摔个灰头土脸的话,两分钟也能试试。

    正飞着,接到了郑胖子的电话。

    很好奇啊,这个‘挣大钱’真的转性了?国际漫游加国际长途都敢打?

    方纵拿出手机,看一眼,发现前方是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好像被附近的村民当成了祖地,全都是坟头。

    坟地以山水环抱之势,妥善风水,一条小溪蜿蜒而过。

    方纵调整方向,落进薄薄的溪水时,立马水遁。

    站在小溪里的一块石头上,脚尖挑逗几尾巴掌长的小鱼,接通电话:“喂。”

    “阿纵,我发了!”郑胖子哈哈大笑。

    方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好事,笑问道:“怎么了?”

    “不和你多说,反正胖子我发达了,就必须得告诉你。我这边比较急啊,只能赶紧和你说一声,记得山洞有奇遇,见洞就要钻……好啦,就这样,我得忙了……我靠好舒服啊!ore!ore!候西衣!全都给我!”

    方纵满脸冷汗。

    郑胖子这是干嘛,**呢?

    正想问问,那边就扣了电话。

    方纵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转念一想,既然是好事,就不用管了。郑胖子爽成这个样子,管他做什么?这时候打扰人家……卧槽必须打扰啊,不打电话对不起自己啊!

    方纵觉得胖子在翻云覆雨,嘿嘿一笑,准备拨打电话。

    但这时,溪水中亮起一道闪光,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什么东西?”方纵看过去,发现是他刚才落水停下的地方。

    水遁法门产生的冲击掀翻了一块大石,石头下面,正露出幽绿色调的微光。

    走过去,再看时,发现是一个水底的洞穴,散发的光芒很淡。

    “见洞就要钻?”方纵想起胖子刚才说的话。

    不会这么巧吧?刚接到电话,这边就有奇遇?真的有奇遇?

    要是平时,方纵也懒得进去,从微光来看,很可能是些地底的荧光石头而已。这里又是人家的祖坟,平白无故的钻进去,也有违他的节操啊。

    但是郑胖子……

    好吧,他的节操其实不多,没人看见的时候,也能稍微和负数亲近一点。

    方纵下意识的开启了水遁,身形爆闪,径直闯入。

    尸气,阴气,还有一些混杂的泥土气息。

    洞穴里阴暗潮湿,顶部还滴答着细小的水滴,不知道经过哪个棺材板又渗透下来的。

    方纵避过水滴,往里面走,发现洞穴的道路并不曲折,也不是很大,没多久,就走到了尽头。

    迄今没发现鬼气。

    似乎周围村民的老祖宗们,良心大大的好,都很祥和。

    方纵也没有掘无辜人祖坟的想法,往前看去,发现可能因为泥土塌陷,一个棺材从上方摔落,棺材板都碎了,剩下枯白的骨头四处散落着。

    奇怪的是,这里非常潮湿,骨头却很干燥。

    在骨头的周围,棺材板的碎片上,还长着一大片翠绿茎秆的小草。

    九妹从方纵的额头出来道:“里面蕴藏着能量,好像是某种灵草。”

    “灵草?”方纵乐了,真的是山洞有奇遇?

    他还记得千年灵芝酒的效果,简直等于吞噬了两大团恶鬼气,而且还是瞬间吸收。

    这比恶鬼气强多了,他前段日子吃进去的一团,到现在还没吸收完呢,一个控制不住,就有龙阳之气带着阴风呼啸出来,他跟个空调似的。

    不过还好,等吞噬完毕,差不多也能升级了。

    九妹点头道:“是一种灵草,但性质太温和了,能量也少,感觉没什么用。”

    好吧,惊喜过后就是失望。

    方纵点点头,二话不说,拔草!

    蚊子腿也是肉,拿回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呢,说不定也能用到。

    再说了,天生天长,无主之物,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啊。

    不值钱的东西,差不多百八十株,方纵也没有细数。草很小,胡乱缠成一团,放口袋里也不显鼓囊囊的。

    方纵是个医生,决定回去就风干保存,现在事急从权,就懒得处理了。

    一天后,回到衫城。

    进入诊所内,林巧玉立马浮现身影,冷淡的眼神扫过唐横刀斩月,眼底闪过一丝喜欢,很浓郁。

    “有机会给你弄一把,这把不行,我还要用。”方纵不是一个刀客,而且对自己鬼很好。

    林巧玉连忙点头,手伸到背后,就把小魂奴拎出来了。

    小魂奴连忙弯腰行礼,一脸献媚,而方纵的视线,还是停在了她的身上。

    “恶鬼级别,还是恶鬼里比较强的?”方纵笑了。

    从他的感知里,小魂奴只比鬼孩子差上那么一丁点。短短的时日,竟然提升了这么多。

    习惯性的伸出手,要摸。

    “呜呜。”小魂奴哭着,不敢躲。

    但突然,少言寡语的林巧玉开口:“魂奴,保护过,两老。”

    “什么?”方纵手没停,落在小魂奴的脑袋上,单纯的盘了盘,问林巧玉:“什么意思?”

    半小时后,方纵留下十几团普通的鬼气,当作给小魂奴的奖赏。

    随后走到对面的酒吧,坐下,从酒单上点了一杯鸡尾酒,名字叫‘火烧天’。

    “你威胁我?”赵长乐穿着酒保的服装,仍然那么娇俏,递酒笑道。

    顿时一片尖叫,方纵发现静吧有很多女人,还有……男人。

    全盯着赵长乐眼珠子发直。

    “没,给我个交待,不然肯定不是火烧天,是火烧酒吧,或者火烤灵鬼。”

    方纵笑眯眯的道,喝口酒,表情更舒坦了。

    就在他离开的那几天,衫城出事了,很多人听到一个消息,叫作——

    天黑,别回头!

    很普通的消息,是那种很熟悉的鬼小说的既视感。

    但偏偏,但也很正常的,棋牌室里人多,就有一个沾上了。

    而且回了头!

    赵长乐尴尬一笑,道:“我还有一个消息,你想不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