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一百零五章 杀猪刀!(4更)
    温泉池子也是仿古的建筑格局,古色古香,而且应该是刚刚开发旅游业的关系,里面没人,方纵得到独霸一个池子的享受。

    池子外面是单向的玻璃,不对着建筑,而是对着高山,在这里泡温泉,确实是一种很完美的享受。玻璃从内部看出去,几乎没有什么视线阻碍的胳膊。

    水面也很清澈,能看见鹅卵石的底,没任何浑浊。

    方纵把手提电脑放在一边,又叫了一杯饮料,喝一口,满足的把整个身体都沉没下去。

    幸好没有服务生看着,不然他这样玩,非得吓死人不成。

    “舒服啊!”半小时后,方纵吐着水泡发出一声长叹:“这才像是旅游啊。”

    他从水里出来,走到池边,想了想,打开笔记本电脑。

    无线网络是直接连的,方纵打开通讯软件,输入密码,随后,通讯软件的图标就亮了起来。

    里面有一些亲人,朋友,同学。有五个人的头像属于置顶,父母,索菲亚,还有李翛然和薛诺两个队友。

    父母的置顶是他自己设置的,索菲亚,咳咳,这个就不用说了,至于两个队友,是为了处理紧急事件。

    当然,一般都是直接打电话,电话不通,网络却通畅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存在。

    方纵翻看了几分钟信息,笑了:“为什么我没有什么特殊的群呢?阴阳路和黄泉谷不收我的话,九霄重生群是不是可以进去玩玩?”

    他正想着,突然,“滴滴滴!”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收到一份邮件。

    q友邮件,方纵很少用,看了看屏幕右下角,发现邮件来自一个很久没见的高中同学,赵勇。

    “被盗号了?不然没事发我邮件干嘛,我都很少用。”方纵诧异自语,但还是点了一下。

    登时,一封新电子邮件跳进他的眼帘——永远的宝贝。

    神特么永远的宝贝!被盗号了,一定是被盗号了吧?

    赵勇可是男的,方纵不以为对方产生了奇怪的爱好,就算产生了,也绝不能对着自己!

    也懒得看了,就想关闭邮箱,突然,一个巨大的图片占满整个屏幕。

    很大,很大的图片,方纵甚至以为手提电脑中了病毒。

    仔细看,却又不像。

    图片是一把杀猪刀,它亮闪闪,凉飕飕,白净净。

    但背景是斑驳的鲜血,就好像这把杀猪刀饮毛茹血,背负着无数命债,但是它把血祭舔舐得一干二净,看起来还有点像个谦谦君子。

    “什么破邮件?”方纵无语。

    这是威胁吗?自己得罪了赵勇?

    方纵果断挪动鼠标,想要点x,但突然,图片开始变化了。

    好像一个漩涡,从荧屏的四周吞噬到最中心,紧接着,变成了血淋淋的文字。

    然后一个稚气的童音,笑眯眯的响了起来:“现在,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是谁,我不让你知道,因为,如果你知道了后果会不堪设想。”

    “你一定还很想知道……你自己会怎么死。这个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要回答我三个问题,才能进入答案。”

    “请你回答第一个问题:一加一等于几?”

    方纵:“……”

    这时候,方纵已经不当是某人的玩笑,或者是威胁了。

    荧屏上泛起阴气,很阴沉,很诡秘,虽然阴气淡薄,但方纵有点如临大敌的感觉。

    宁王的时候,人家用的是手机。

    这个鬼物有样学样,用的是电脑。

    什么时候,鬼物比人类对信号的输入输出,电脑,手机啥的,玩得还要转了?

    这个鬼物,又是不是和宁王一样的**oss?

    方纵抿抿嘴,回答道:“二!”

    “很好,那么开始第二个问题。二减一等于几?”

    方纵:“……”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很多人在哀叹如今这个时代,什么‘糟老头子你坏得很’,什么‘最深的路就是谁的套路’,哪怕对着亲朋好友,也要套路一下,耍耍坏。

    然而,这年头是真的连鬼都开始玩了!

    一加一等于几,好简单哦。

    二减一等于几,真是太简单了!

    然后是不是要问,天上的星星有几个?或者干脆一点,你的脑浆有多重,心脏有多沉,不知道啊,拿出来剥干净了,血管拔掉,再洗一洗,最后……

    放秤砣上称一称啊!

    简简单单,

    舒舒服服!

    方纵翻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一!”

    “很好,你又答对了!”对方的声音越来越稚气,也越来越调皮了,带着促狭道:“那么,下面就是最重要的流程了。请把这个邮件发给两个和你关系亲密的人,注意,一定要是关系亲密的人哦。家人,朋友,同学什么的都可以,但如果不是亲密的人,三天后,我会来询问你第三个问题哦。”

    声音刚落,阴气就开始消失。

    方纵果断竖起手指:“干你老木!”

    鬼物这种东西,来无影,去无踪。

    没真真正正站在面前开始怼的时候,还真拿它们没办法。

    方纵阖上笔记本,想了想,拿过来手机,准备给赵勇打电话询问一下。

    然后呆了,

    他没有赵勇的电话号码。

    好吧,其实高中同学这种东西,也分个亲疏。比较亲切的真是穿一条裤子,什么都帮着,但不亲切的,顶多路上遇见了,哎呦老同学呀。

    赵勇就是方纵的一个‘哎呦’了。

    这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方纵接通通讯,对面就传来个小心翼翼的声音:

    “方纵?”

    “是我。”没听出是谁,但猜出了是谁。

    方纵哼道:“赵勇?”

    “哎呦是我,好久没见了老同学,听说你是武将了,恭喜恭喜,厉害啊,高中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不一样了,你铁打是个好汉!”

    赵勇一连串的马屁脱口而出,热情的道:“所以啊,我撞鬼了,都没报警,先告诉你了。我知道你是武将啊,这样的小鬼一巴掌拍死,也是个功劳不是?不用谢我了,改天回衫城,我请你喝酒,东国十几亿人咱们能做同学不容易啊,缘分得续着!我请你喝酒!”

    “呵呵哒。”方纵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