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纹天刀 > 第九十四章 捡到手就是我的心(求订阅)
    这是一栋很古朴的教学楼,方纵三人一起上楼,挨边查看。

    方纵走进一间屋子,看得出有很长的历史了,墙体斑驳,时不时就有什么东西从房顶掉下来,

    有时候是老鼠,有时候是蜘蛛,还有蝙蝠,但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尸体干枯。

    与此同时,“呜……呜呜……”

    一阵低声的抽泣声传入耳中。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是我?”

    声音忽左忽右,忽东忽西,好像从一排其它的房间传来,又好像就在这间屋子的大门口。

    更恐怖的感觉,是声音仿佛就在屋子里的最中央发出。

    但是看过去,只一张课桌,桌子上有一面小镜子,别的什么都没有。

    “有意思。”方纵乐了,他有种看3d鬼电影的既视感。

    薛诺觉得有点渗人,摸摸胳膊,换个草莓味的冰激凌给自己安慰。至于李翛然,还是冰冷着脸庞,方纵能看出这冷淡表情下面的意思——

    管你是什么东西,出来就斩!

    “喂,别这么暴力好不好?”方纵瞧了眼李翛然背后的八把长刀。

    “好!”李翛然答应的很爽快。

    随后,薛诺把守门口,李翛然站在旁边准备接应,方纵就去课桌的旁边,拿起了满是灰尘的小镜子。

    镜子是红色的塑料打底,放在解放前,应该是很时髦得体的东西了,毕竟,那时候很多人还用着大铜镜呢。

    方纵观察了一下,觉得声音不是从镜子里发出的,镜子除了有点灰尘以外,别的也没什么异常。他有些自嘲的摇摇头,空气就好像突然的变冷了似的。

    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人影,不,是一个人!

    是他自己!

    方纵的影子从镜中幽幽的向他走来,脸上挂着僵硬的笑。方纵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恐怖的感觉从头顶不停的冒出来,在整个房间里弥漫开去。

    镜子里的‘自己’不断的向他靠拢,飘飘忽忽的,然后,伸出一个白皙细嫩的手。

    “咔擦!”方纵捏碎镜子,把手也拽出来,“恐怖片到此结束。”

    薛诺吧唧吧唧的啃冰激凌,问道:“什么恐怖片?”

    方纵甩着从镜子里抓出来的手臂,是一条断臂,白皙,细嫩,隐约还带着一点点的皂子香味:“刚才的恐怖片啊,本来出现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还以为有点意思呢,最后变成美艳女鬼,烂俗!”

    “然后呢?”

    “这就是一条断臂。”

    方纵抓着断臂的后侧,好像手上又长了半截手臂一样,笑道:“上面没有鬼气,但感觉永远不会腐烂一样,应该不是个很普通的东西,你们谁要?”

    两个女人立马摇头。

    方纵想了想,摸自己外套的外兜。

    拉克丝说的,彼得要她带给自己的东西,就是现在穿着的外套了。

    特殊纤维经过八百重冷热熬煅弄出的布料,防火、防潮、防刺,另外纯手工制作,高贵大方。

    兜里还分六层,每一层都能拿出来变成一米方圆的超纤维隔离袋,简直是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甚至是处理尸体的上好装备。

    “这玩意能阻挡一点鬼气的侵蚀,不过我觉得装尸体最好。”

    方纵把断手放进去,胡乱一缠。

    然后脚下用力,直接撞破墙壁,到了另外的一间屋子。

    第一间,

    第二间,

    第三间!

    教学楼是解放前的,上下三层,每一层也只有六七个房间。方纵干脆全开了‘门’,前后一看,亮堂通透。

    李翛然扫视了一眼,摇头道:“这一层什么都没有,去上一层?”

    “不用!”方纵笑了,身上熥起火红色的烟雾。

    龙阳之气凝聚成云,被人体的三把火点燃,瞬间燃烧。

    火光熊熊,云蒸霞蔚!

    李翛然的眼睛立马亮了,方纵这行动,干脆!

    以前的建筑,这里的学校早被扒了,现在的开名中学,从里到外就没有一块砖头是真实存在的。被方纵的火焰一烧,好像濒死的野兽又被拔掉了爪牙,发出狰狞可怕的怒吼。

    随后猛的一变,天花板突然抬高!

    眼前的景色变化了,还是刚才的教室,但天花板有十几米高,周围的墙壁也往外挪开,弄出了上千平的宽阔空间。

    龙阳之气烧不着了,方纵就想跳起来接着烧,但突然一怔,看向中间课桌的方向。

    课桌旁多了一个人,一个女人,穿着旧时代的学生服装,一头干脆利落的短发,捧着书本在看。

    周围没了灯光,唯独女人桌子上的蜡烛燃烧,散发昏黄的光亮。女人也是单手捧书,另一条手臂空荡荡的。

    “登孤垒荒凉,危亭旷望,静临烟渚。”

    女人转过头,看见方纵时眼睛一亮,对方纵笑道:“倾心相遇,今生缘起;依恋之情,若落花如流水。”

    “呵呵。”方纵只是笑笑。

    薛诺眨巴着眼睛看这个女人,上看下看,突然道:“这就是解放前的中学生?死的时候得有十八岁了吧?”

    “我说过那个时代和咱们不一样,中学生的年纪有点大。”

    方纵想了想,加上一句:“还很文青,文青到脑子有病!”

    这个女人,照方纵看来,长相就是一般。

    好吧,其实还蛮漂亮的,但方纵见惯了美女,再看对方就觉得无所谓。

    别说索菲亚,也别和李翛然、薛诺比较了,这个女人,看上去比孙芷兰还要低上一分。

    只是眉眼带着孤单寂寞冷,那种死一样的苍白,绝对能勾起男人浓浓的保护yu bsp;“你,就是我等待的八十年。”

    对方站起来,走向方纵,眉眼忧郁,带着伤:“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八十年前我纵身一跃,为的是山河破碎,不能独善其身,等我醒了,又找不到自己的手臂。我发过誓,谁找到我的手臂,就是拿到了我的心。”

    方纵无语,看看手里提着的袋子,二话不说,扔给李翛然:“送你了!”

    李翛然下意识的拔刀,想起方纵‘不要太暴力’的话,转手扔给薛诺。

    ‘噼啪!’电光闪烁。

    半截手臂被炸成黑烟。

    方纵立马微笑,拍拍手,对女鬼示意:“你的心没了。”

    女鬼满脸懵逼,眼底闪过狰狞,但又对方纵伸出唯一的手。一脸的悲伤,好像柔婉的小荷被寒风吹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