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二百零一章 申饬
    孙大太太一口恶气没处去,劈头就骂:“作死的小蹄子,这点规矩也不懂了?慌慌张张地做甚么?赶着去投胎吗?”

    在老太太的院子里,哪里轮得到她出口训斥下人,老太太的一双厉眼悠悠地瞟过她身上。

    孙大太太毫无所觉,骂了一通裁决周身舒坦,这才看清跑进来被她一顿骂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婢女似乎有些眼熟。

    “你抬起头来。”

    来人正是孙铭州院子里的大丫头芳芜,她是自孙大太太身边出去的,一向稳重守规矩,这样慌张失措还是头一遭。

    孙大太太眉头一跳,忙问道:“你怎么来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芳芜这才赶紧回道:“三爷、三爷……是老爷,老爷一回来就要打三爷!”

    “什么?!”老太太听得一惊,手上的茶碗差点没端住,泼在了桌面上,“大老爷为何要打州哥儿?他要打,你们也不拦着点儿?”

    芳芜只是个小人,低着头不敢说话,她就是因为拦不住,才来这里搬救兵的啊!

    孙二太太阴阳怪气地小声道:“还能为什么?定然是为了容和郡主申饬的事情了。”

    她不这么说倒还好,老太太听得火大非常,“闭嘴”恶狠狠地盯了她一眼,率先朝外走去。

    孙二太太撇了撇嘴,不服地嘟囔:“我又没说错,怎么还不能允许人说了?”

    孙大太太目光不善地盯了她一眼,此时没时间与她计较,跟着老太太的脚步,急匆匆去了孙铭州的院子。

    孙大老爷虽然只是在粮草司挂了个洗马的闲置,可他顶着孙家的族辉在平昌府十分吃的开,走出去谁不高看他一眼,谁不给他的面子?

    如今,竟然叫他折在了这么个小兔崽子身上,一想到那份申饬送到粮草司时,同僚们乃至下属们看他的眼神,他便忍不住怒气上涌,一把挥开拦着他的孙铭州的奶嬷嬷,举起碗口粗的棍棒就往孙铭州身上招呼。

    孙铭州一头雾水被他老子打得口吐鲜血,如今见他还要发了狠地往死里打,不免也来了血气,操着公鸭嗓子喊道:“父亲不分缘由地打我!我不服!”

    “不服?!你还不服?!”孙大老爷气的哆嗦,举起棍棒有一次用力落下,“我打到你服了为止!”

    “住手!”忽然,门外响起一声苍老的怒喝,满院子的下人都松了口气,孙大老爷亦是一愣,没料到竟然惊动了他娘老子,手上便是一顿,奶嬷嬷赶紧一把将三爷抱在怀里,那迟了一步落下的棍子便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奶嬷嬷的背上。

    虽然稍微卸了些气力,但那棍子本身就又粗又重,那么落在身上也生疼,奶嬷嬷被一下子打的出不了声。

    老太太看在了眼里,恨声道:“你们大人做的孽,拿孩子撒什么气?!”

    “孩子?他这么大个个人,好意思舔着脸说自己是孩子吗?”孙大老爷越想越气,这孩子不成材,还不是被家里这么多人给惯坏的!

    老太太后半句话这才转进他脑子里:“大人做孽?”

    他狐疑的目光落在了跟在老太太身后的孙大太太身上,眼神不善:“说,到底怎么回事!”

    孙铭州本就一头雾水,这么一听就觉得自己更加冤枉,扑到老太太腿上就哭:“老祖宗!救命啊!”

    孙大老爷简直没眼看,心里头越发生气,没了耐心:“快说!”

    孙大太太被他喝的一抖,只得硬着头皮一五一十地说了。

    “……我们之前可真是没想到董氏竟然是容和郡主的女儿……”

    谁能想得到呢?那么一个毫无根基的病秧子美人,竟然来头这么大!

    现在想来,朱家毫无底线的宠爱捧着董氏这样一个病秧子,并不是毫无理由的!

    孙大老爷暗咬后槽牙,看着扑在老太太腿边还在扯着公鸭嗓子哭着的儿子,抬腿便是一脚踢了过去。

    嘴里骂道:“没用的东西!”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拿不住,还被人反算计了去,真是丢人现眼!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加起来,只叫他一张老脸都丢干净了!

    孙大太太心疼儿子心疼坏了,赶紧抢步上前扶他起来,嘴里一叠声问道:“儿啊,你哪里疼?没事罢?”

    孙铭州早就听明白了,他今日这一场无妄之灾还是因着朱家那小蹄子!他心里头恨死了,哭的也就更加伤心了。

    孙二太太忽然道:“董氏其实是容和郡主的亲生女儿,那宋语然那丫头又与她们什么关系?!”

    去陈家做客,说的是董氏的表妹,可宋语然其实就是孙宛如和宋清远的私生女!这事他们孙家谁不知道?那她个小丫头又是哪门子的郡主亲戚?!

    孙老太太很快回过来味儿,心里气的,嘴里便有些口不择言:“孽障!孽障!我就说那人不是个好的!”

    “看吧,生的个小的也是个搅家精!幸好当初我没松口,不然咱们家还能有安生日子吗?!”

    孙铭州一听,立刻附和:“那就是了!我愿先明明就哄的那个朱慧点头同意了的!肯定是她从中作梗,坏了我的事儿!”

    孙家妯娌俩也赶紧附和,企图减轻一下自身在这件事当中要负的责任。

    老太太沉吟了片刻,吩咐道:“去把姑太太喊回来!”

    孙家妯娌俩相识一眼,都悄悄松了口气。

    孙宛如直到暮色西沉之时才到了孙家,一同来的还有陈主簿。

    陈主簿却没有停在外院接受大舅爷的招待,而是跟着孙宛如一道儿进了二门,先去拜见了孙老太太。

    他面色黑沉,直到见着老太太才微微露了个笑脸,礼节性地作了揖,便问道:“老太太最近是有什么事么?”

    孙老太太被问的一愣,就听他接着又道:“宛如这一日日地往娘家跑,我原以为是老太太哪里不好了,吓了一跳,今次特意跟着来看看。”

    “原来是虚惊一场,老太太精神好着呢!”

    这说的是什么话?好好儿的咒她死?

    孙老太太气的胸口疼,更没想到她千挑万选出来的女婿,竟然是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孙宛如低着头脸,羞得一丝一毫也抬不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