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谢
    况且离沁芳苑的后门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实在很难得。

    她不动声色地问小伙计:“我看见你们这铺子要卖?你们东家呢?”

    小伙计不认识她,却认识她身边真的清子,昨日就来问过了,他道:“东家不在这里,您是要买铺子吗?我去把掌柜的叫出来。”

    宋语然淡淡点头。

    很快就有一个穿着青色长褂的瘦瘦高高的中年男人从后面一间小小的库房里出来,续着一对八字胡,一双细小狭长的眼睛泛着精光,一脸的精明相。

    他见着他们便是一愣,又去特意看了清子一眼,这才上前招呼:“听说姑娘要盘铺子?”

    宋语然将他的神色变化都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指了指外面贴着的告示:“你这铺子不是要卖么?我是来买的。”

    掌柜的笑了笑,并不把她一个小姑娘看在眼里,反倒以为是家里偷跑出来玩耍的大小姐,说话间很有敷衍:“自从贴了这么一张告示以来,有意来买的人实在太多了,东家考虑了一番,觉得要么租出去会更好?”

    宋语然眉头一皱,眸光犀利:“你这掌柜说话好生奇怪,若是不卖,这告示该早点揭掉,况且我进来这半日,你这小伙计也没说不卖,怎么到你这里就便成租的了?”

    她冷冷地盯了掌柜的一眼,慢条斯理地理了理披风,缓缓道:“你这铺面我观察也不是一日两日了,门可罗雀,哪里来的很多人有意要买?我家小厮昨日也来问过,也说是卖的,怎么今日就变卦了?”

    清子也觉得这掌柜有问题,闻言立刻配合她:“就是,昨日我来,你都说了,这铺子要卖五百两银子呢!”

    五百两这么一间狭窄的铺面,又离主街那么远,算的上是漫天要价了,可见这掌柜存心不想做成这笔生意。

    听到清子反驳,掌柜立刻沉了脸,后背双手,一脸不耐烦:“就是租,不卖,怎么的了?你们难道还想强买不成?”

    宋语然皱眉,看来今次并不能顺利买成。她淡淡地看了掌柜的一眼:“和气生财,你们东家难道是无人可用了吗?竟然会用你这么一个管事,难怪生意冷清至此。”

    掌柜的被一个小姑娘这般奚落,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气的差点轰他们出去。

    宋语然懒得理他,带着人施施然走了,继续将一整条街逛完才回府。沁芳苑的后门是锁死地,没人看守,他们进不去,还是得从前头绕一圈。

    路过布坊的时候又去看了一遭,杼机“吱吱吱”不停地工作着,几人分工协作,倒也有条不紊。黄伯看在一旁,见着她进来,恭敬行了礼,安静地退到一旁。

    宋语然看了一阵,见没什么需要提点的,便准备回家,再派人去打听打听那间铺子的事,路过黄伯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问道:“黄伯对长街的铺面熟识么?”

    黄伯抬头,以为她没寻着铺面,略一思忖便道:“不算特别熟识。”

    宋语然便问:“长街中间,靠近沁芳苑后门那里,有一间卖文房四宝的小铺子,你可知道?说是要卖的。”

    黄伯诧异了:“怎么还没卖出去么?”

    宋语然挑了挑眉,果然有猫腻的么?她便将这两日清子和她去铺子里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末了才道:“我就觉的奇怪的很,先是说要卖的,怎么现在又说要租了?”

    黄伯听得脸色愈来愈沉,到最后甚至脸色铁青,面无表情,嘴唇紧抿一言不发。

    宋语然察觉到异样,将事情说完,便静静等着,黄伯缓了缓神色,忽地九十度弯腰,双手作揖向前伸着,恭恭敬敬地道:“多谢东家!”

    宋语然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诧异道:“无缘无故的,谢我什么?”

    她忽然反应过来:“莫非那铺子的东家你认识?”

    黄伯痛苦地闭了闭眼睛,点头:“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又作了个揖,认真问道:“东家是真的想要这间铺子吗?”

    宋语然心里打鼓,直觉这里头有事,却不知道这时候自己接下这铺子是好事还是坏事,便有些犹豫。

    黄伯了然,便道:“东家放心,这铺子是当真要卖的,位置也很好,唯一的缺点便是小了些……”

    但是她用来卖番邦货已然足够了,宋语然便给了她确信:“这铺子我要的,只是昨日清子去问的,要价五百两,在长街这价格,太贵了。”

    黄伯面色显出凌厉来,保证:“东家放心,这事交给小人罢!”说完作了一揖,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

    宋语然蹙着眉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清子小声喊她:“姑娘?”

    宋语然回了神,吩咐他:“你跟去看看你,机灵点。”

    清子立刻应了一声,一溜烟地跑了。

    宋语然坐在家中等着,不过半日功夫,清子便敲响了后门。自回来之后,宋语然便让个老婆子守在后门,是以清子一敲便开了后门,他一路疾跑进去,见着宋语然就道:“黄伯叫我赶紧来叫姑娘,现在就去办契书。”

    现在?这么着急的?讶异归讶异,宋语然依旧很快起身,从后门很快就到了铺子里。

    原来黄伯自她口中听说了这件事,并没有去铺子里询问求证,而是直接雇了一辆马车出了城,把铺子的东家他的好友给接了进来,他好友叫陈林秀,看着就极为瘦弱,坐在铺子里的一张圈椅上,也不说话,只是“咳咳”个不停。

    原先见到了掌柜的和小伙计都被反绑了双手,扔着跪在了角落里,只待他们这边事情一了就要送交官府处理。

    黄伯见着她来,立刻对着陈林秀道:“便是这位宋姑娘,想要买你的铺子,你们自己谈罢。”

    其实来的路上他已经交代过了,这位宋姑娘是他现在的东家,是个挺有本事的小姑娘,别看年纪小小的,其实很有经商的头脑,还交代他不必漫天要价,这小姑娘早已打探到了长街上的行情,喊得离谱过分了弄得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