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来人
    那可就真是奇怪了,朱家兄妹同时愕然。

    宋语然自己都想不明白,自然也无从给他们解惑,眼见时辰不早,便提出告辞。

    牡丹池边的赛事进入空前的热闹状态,原来今日这一场已是决赛,各方压得赌注都在此一决胜负,甚至有人不断地投注,更将整个气氛烘托进了一个高潮。

    宋语然淡漠地穿过人声鼎沸的人群,径自往家中去。

    牡丹池边上的看台之上,孙二太太得意地指着她们主仆几人远去的身影给宋大太太看:“你瞧,她还不是乖乖地帮我挑了半天的衣料?”

    她从喉间发出一声得意的轻哼:“我们已经说好了,我买的这些料子都由她来做,过了明日,我就把尺头给她送过去。”

    宋大太太暗暗挑眉,没有揭穿她花了一大堆的钱买回来一堆无用的布料,这种市井料子,哪里就比得上他们公中库房里的好料子了?

    孙二太太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相应,又见她面色淡淡地,只以为她被自己比下去了而不高兴,心里头又愉快几分,转而看向姑太太孙宛如:“我后日去找她,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孙婉如空洞地眼睛跟着楼下人群中的身影去了很远,直到再也看不见,才回神。

    她愣了愣才摇头:“我就……不去了罢。”说完又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双眼空洞地看向楼下远处,那里人山人海,全是看赛和下注的人,哄哄闹闹沸反盈天。

    午饭过后,宋语然捧着铜手炉,窝在临窗的大炕之上,拥着棉被取暖,旁边白秀娘和宋晚娘一人捧着一件未做完的袍子,一边做着一边聊天说话。

    白秀娘方将手上的袍子绣好特有的“荣记”标志,邬二便来到窗外“咳咳”了两声,没有听到回应,索性喊道:“娘子?”

    宋语然“噗嗤”一笑,这一对真是有意思的,恨不得一日十二个时辰黏在一起不分离,白秀娘来她这里超过半个时辰,他保准就要过来找人,寻得理由各式各样、千奇百怪。

    白秀娘脸色一红,隔着窗子问他:“怎么了?我在这里与姑娘说话做衣裳呢,你自去耍罢!”

    往常听见白秀娘如此说,邬二都会很听话地先离开,过会儿再来找她,但这次他却没走,立在窗外很高声地道:“外头来人啦!麻大在招待呢,他们叫我进来跟姑娘说一声的!”

    其实是清子要进来回禀,被邬二拦住,他就有了正经来找娘子的理由,不然每一次回去,都会被娘子教育道:“姑娘的内院,你一个外男不能随便入内!”

    这个邬二当然是懂得,所以才更加郁闷,好容易逮到一次有正当光明理由的机会,他自然要抓住机会,并且要理直气壮地表现一回。

    宋语然一听,算算日子,也该差不多了,迅速从暖炕上起身,穿上厚厚的棉袄,裹上披风,手里仍然捧着手炉,很快出了暖阁往前头去了。

    邬二老老实实地站在窗户外,等着白秀娘出来,她无奈叹了口气,将做完的衣袍给他看:“你看,我是不是在做事儿?”

    邬二认真的点头。

    “那外头天气那么冷,你喊我出来做甚么?你这一会儿就喊我出来的,我得耽误多少工夫呢?那可是少赚很多钱的!”

    邬二果然沉默下来,看着她手里的衣袍,又看看她因着站在门口,被冷风吹得渐渐通红的鼻头,问道:“是不是要很多钱?”

    白秀娘一下子没明白,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不需要很多钱,可是我们吃穿住行哪样离不开钱呀?从前……现在跟从前不一样了,我们得自己动手赚钱的。”

    邬二若有所思,但到底没再歪缠着她,垂着头闷闷地说了句:“我知道了。”埋头转身往外走。

    白秀娘见不得他这样,忍不住追了出去,拉住他的手问:“你要去哪里?”

    邬二回头,见她衣裳单薄的站在冷风里,心疼极了,将她一下子抱起送进了暖房,自己则站在门口催她:“你快进去,冻坏了要吃药的,太苦了!”

    白秀娘“嗯”了一声点头,“那你去哪里?不能乱跑的知道吗?”

    邬二看着她,忽而笑了笑,认真地点头:“我知道了,娘子。”

    宋语然没管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邬二情况特殊,这些还得白秀娘用心去教他和引导他,旁人是一丝一毫也插不上手的。

    外院,这回来的已然是陈有,麻大正陪着他在喝茶,见着她立刻起身见礼:“东家。”

    宋语然示意他不必多礼,关切地问道:“这趟走得怎么样?路上可遇上什么事情?”

    陈有垂头立着,恭敬地回答:“我们一路坐船来的,一切顺利。”

    “按照东家的吩咐置办的东西都在码头放着。”

    宋语然抬眼往外看了看,此时日头正好,时辰好在,她便道:“那就不要耽搁了,立刻都运到布坊去。”

    陈有不敢耽搁,立即就往外走,宋语然让套了辆马车,带着虞琳、恕儿和清子一道出门。

    陈有带来了整整一条船的货,有她的布坊需要的腰机、纺锤等等织布要的工具家当,还有无数从天津港淘换来的好衣料,宋语然站在一旁看着脚夫们将东西一箱箱搬上岸,再依次装在驴车上。

    忽然眼尖地发现最后几箱子的东西似乎不是衣料,她疑惑地想要上前去打开,陈有赶紧制止了她:“东家,这是正爷叫我父亲在天津港准备的东西,说是您看见就会明白了。”

    宋语然左右看了看,这里人多眼杂,并不适合立即开箱查看,便按捺住了好奇心,任由他们装上了车,再一路运去了布庒。

    蒋正当初买这宅子,就看中了它大、敞亮,房间还多,后面还带了个小后院,他们再修缮的时候让工匠又建了三间砖瓦房,用作库房,专门存放货物。

    此时用来存放从天津港带来的东西倒是正好,宋语然打开最后的几只箱子,不禁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