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被消失
    宋语然听了一阵,发现凉州城内的百姓竟然都不知道丘通卖了全城百姓给胡人,胡人还要屠城的事情,可见他们欺上瞒下的功夫十分到家,也难怪要对不小心发现他们秘密的父亲和她穷追不舍赶尽杀绝了。

    马成端了一份荤素搭配,有包子有饼子的早饭进来,逐一摆在了另一张桌上。

    冯庆余十分感激地谢过了她,便大大方方地坐下吃着,蒋正坐在他边上,拿起个包子慢慢吃着,问道:“胡人接管了凉州城,那城内咱们大历大大小小的官员呢”

    冯庆余饿的狠了,一口气吃了三四个包子,才觉得舒坦,闻言咽下嘴中食物,道:“听说是都被俘虏了。”他顿了顿,又道:“你知道住在城里的贵人罢”

    蒋正与宋语然对视一眼,挑了挑眉,摇头。

    冯庆余早就习惯了他们的眉眼官司,也不在意,兀自又吃完一个包子道:“听说就是这位贵人通敌叛国的呢还想逃到胡国去,被丘大人当场捉住,可惜,人死了。”

    这下子知道实情的两个人都愣住了,不可思议地交换了一下眼神,蒋正沉吟了会儿,斟酌着问道:“如何就死了”

    冯庆余只是摇头:“我关心那事儿干嘛酒楼损失惨重,刘管事带着我们每日都忙着清理补救,我这也是听人闲聊的时候说起的。”

    “反正就是死了,尸体还被胡人抢走了呢”

    得,那便是死无对证了,所以赵慎这个人就被消失了

    但他明明活着,还跟着某些人离开了算了,这也不是她能操心的事情。

    宋语然吃完了早饭:“你好好休息一下再走罢,路上流民太多,马虎不得。”

    的确,稍有不注意就会被流民群起而攻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冯庆余不敢托大,填饱了肚子,就问马成要了间空房间,倒头就补觉恢复精神体力去了。

    蒋正看向宋语然:“这边的事情你还需要多久处理好”

    当然是越早走越好了宋语然道:“看你安排。”

    蒋正点头一笑:“那今日好好休整一番,我们明日一早就走。”

    两人方才说定,客栈门口便停了一辆马车,一个穿着青衫的俏婢掀开马车珠帘,当先跳下来,又回身去扶,珠帘内伸出一双粉白纤细的手,紧接着一个穿着粉色纱裙的美貌姑娘便露了脸。

    宋语然没见过这位容貌出众的姑娘,却记得这个青衫的俏婢,正是进城那日,在城门口遇上的陆芙的婢女。

    宋语然本欲安排麻婶去置办一些路上需要的各类药品,见状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陆芙一落地站定,抬眼便看见了蒋正,立即露出一个灿笑:“正哥哥~”

    娇娇俏俏的一声,宋语然自问喊不出来这样的,她兀自回想了一下,她就算跟父亲撒娇,那也是撒的理直气壮地生硬,这样黏糊糊的小女儿形态她好像从来就没有过。

    她一时怔忪,愣在那里,再回神时陆芙已经站到了两人的面前,正一脸好奇地看着她:“宋姐姐有事自去忙罢,我与正哥哥说会话~”

    首先,陆芙看上去也不过是十六七岁的样子,她们也没有论过序齿,怎么上来就喊她姐姐了其次,这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究竟是怎么来的

    宋语然不动声色地微笑:“这位姑娘有话快说,我们还要商量一些要紧的事儿,拖久了来不及的。”

    陆芙脸上灿烂的笑容一滞,转而去看蒋正。

    蒋正也是一滞,随即目光奇异地亮了几分,一双精亮的眼眸眨也不眨地落在她的如花笑靥之上。

    宋语然大方地朝他一笑:“我等下想去街上买些东西。”

    蒋正立刻点头:“好,你等我一会儿,我陪你去。”

    她才刚来呢,他就要走,还是陪这个女人去买东西陆芙心里不服气,嘟着嘴撒娇:“正哥哥,你答应了我去我家陪我的,我在家等了你好几日了,今日你无论如何都要陪我呀”

    蒋正耐心解释:“我们马上要走,路上很多东西需要置办,你带阿宛自去玩罢,我没时间。”

    陆芙没料到他会直言拒绝,不高兴地“哼”了一声:“我爹昨日还说,你指定有空陪我的呢”

    “陆庄主可能有些误会,我这趟并不是来玩的。”

    这样明明白白的拒绝让陆芙很气闷,也很下不来台,她杏眼圆瞪,指着宋语然问道:“正哥哥是陪着她来的么”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听见动静走出来的青玉等人都觉得好笑,正爷那样的大忙人,若不是为了她们姑娘的安危,何至于陪着她们一路从凉州城逃难出来,再护着她们一路往东去

    蒋正却没立刻就回答她,沉吟片刻才道:“我的事,陆姑娘最好不要过问。”

    蒋正这话一说出,本还生着气的陆芙立刻安静下来,一张俏丽的脸上怒容尽收,取而代之的是不甘心和惶恐。

    正爷的行踪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打听的,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时,父亲说的话:“管住自己的嘴,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

    父亲自来宠爱她,她自小要风不给雨的,偏偏那次他极为严厉不讲情面,仿佛她敢说一个不字,就会家法伺候。

    陆芙委委屈屈地站在那里,蒋正对着她身后的婢女阿宛吩咐:“带你家姑娘四处转着玩玩,就回去罢,时间长了陆庄主会担心。”

    榆苍城虽防范有加,但在这个动荡的时世间,哪里都不会绝对的安全。

    阿宛上前扶住了陆芙的手臂,轻声问道:“姑娘,要不,咱们去吃茶听曲罢”

    眼见蒋正再没可能陪她玩,陆芙这才不情不愿地往外走:“正哥哥什么时候走,我来给你践行。”

    蒋正面无表情地背手立在那里,淡淡地望着她们主仆二人,陆芙自知又失言了,心里头一阵委屈难受,一双眼睛里瞬间沁满了泪水,要落不落的蓄在眼眶里,楚楚动人,十分惹人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