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刺杀
    动静传将出去,蒋正立即出现,见着宋语然安然无恙才略松了口气,再将已被藤鞭打的浑身没有一块完整衣衫的小厮提溜住,狠狠反扭双臂,卸了他的双肩。

    “你是谁是谁指使你来杀我的”宋语然心中陡然发寒,真没想到,她会在自己的客栈里被人袭击

    从前厅跑进来许多人,有管事有小厮,俱都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一个管事样子的男人上前两步作揖赔礼:“客官受惊了,是小店的疏忽,还请客官大人大量原谅则个。”

    竟是完全不认识宋语然的身份似的。

    蒋正示意她不要声张,两指用力卸了小厮的下颚,让他开不了口说话,对着管事道:“你们的掌柜呢,这伙计袭击客人,理当送官。你们这只怕也不是个正经客栈,趁早让官府搜一搜,好早些关了了事”

    那管事吓了一跳,不停地赔礼道歉:“误会误会咱们春风客栈可是正正经经的旅店,在那富饶的凉州城里都是数的上号的,不止如此,咱们还有春风酒楼呢您若是到过凉州城,定然是听说过的”

    管事一脸的焦急认真,不似作伪,蒋正紧紧盯着他:“照你这么说,你这春风客栈还是分号了你们东家是何人”

    管事警惕地看着他:“你要找我们东家”他随即摇头,“我们东家自不会在这里的,你找我也没用的”

    蒋正顿了顿,指着被卸了下巴和双臂的小厮问道:“这伙计是哪里招来的他企图暗杀我们,是不是你指使的不找你们东家出来说清楚,我们便报官”

    管事目光沉沉地看向被抓住的小厮,微蹙着眉头打量片刻,向两边的人问道:“这小伙计是你们谁招进来的我看着怎么眼生的很。”

    就有认识的店小二回道:“好像是阿朱的表哥,阿朱生病了在家里头躺着呢,他表哥已经替他当值了两三日了。”

    管事眉头一皱,先是狐疑地打量了宋语然他们一眼,再看向被他们抓住的人,他忽的直起了腰,脸上堆着客套的假笑:“你们去两个人,看看阿朱病的如何了,但凡能下床,就让他过来,看看这位行凶的人是不是他表哥。”

    先前回话的店小二扯住另一个,很快走了。

    暗处,虞珑得了蒋正的暗示,悄无声息地跟上。不过片刻功夫,两个小二跑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回来:“不好了,阿朱死了”

    众人大惊,管事阴沉着一张脸:“仔细说说,怎么回事”

    “阿朱死死了尸体泡在水缸里,都臭了”

    另一个小二直点头,补充道:“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有街坊报官了仵作当场检验说是,是死了两三天了”

    如今天热,尸体泡在水里两三天才散发出腐臭的气味被人发现,倒也十分说得过去。

    蒋正与宋语然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地看向管事。

    管事不待蒋正如何说,立刻指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小厮:“把他给我绑起来送官阿朱的死与他八成逃脱不了干系”

    转眼又看向蒋正他们,沉默半晌,一言不发地走了。这些人与陆庄主交情匪浅,并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蒋正将人交给他们,示意她跟着上楼,虞琳守在门外,他才低声道:“你有没有给凉州城里送过信”

    宋语然摇头:“没有。”从凉州城内出来之后,他们一直在赶路,也一直在一块,她没有机会也没那个能力往外送信啊

    可偏偏就有人知道了她的行踪,早早地就埋伏在了这里。

    “这个管事没问题。”宋语然几乎可以肯定,“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蒋正也这么觉得的:“难道是丘通的人”应该不会,虎爷才死,他不至于这么快得到消息,况且这人很早就在这里埋伏上了,仿佛一早就料定她们会在春风客栈投宿一样。

    宋语然思量片刻,心里隐隐有个答案,她看向蒋正:“也许后面还会不太平。”

    蒋正沉吟片刻:“那咱们在这里多住几日,把这些人和事都料理一下。”

    “好。”宋语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我这就给凉州城里送信。”

    向小二要来了笔墨纸砚,没一会儿工夫,她便写了两封信,刘管事和苏大掌柜一人一封,内容都是一样的,汇报平安,并告知他们将在榆苍落脚。

    榆苍虽比不上繁华的凉州城,但也是个不小的城镇,他们选择在这里落脚,倒也不算突兀。

    但如何把信送出去,宋语然犯了难,如今凉州地界的战火一触即发,走驿站似乎并不合适。

    蒋正探手自她手中拿走这两封信:“这事交给我来办。”

    宋语然没有途径能把信快速又准确的送到凉州城内,便放手交给他去办。

    蒋正很快回转回来,一同来的还有客栈的掌柜,他身后跟着两位官府衙役。

    蒋正将人拦在几步之外,神色淡淡地道:“有什么话,便在这问罢。”

    其中一个衙役从掌柜的身后绕出,淡淡打量了她一番,问道:“听说疑犯想要刺杀你”语气带着不屑和敷衍。

    想必是觉得她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人家还要千方百计地刺杀她

    宋语然于是淡淡一笑:“兴许不是吧我和婢女在后院说话,他鬼鬼祟祟地藏在茶花树下不知道在做什么。”

    她眉头一皱:“莫不是在做什么要紧的事我们无意间走进来他要杀我们灭口”

    掌柜听的皱眉,两个衙役对视一眼,另一个便问:“你们从何处来把路引拿来我看。”

    宋语然很配合地将路引递过去:“我们是商户,从凉州城过来。”

    路引不是假的,衙役们又问了一番,没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很快又走了。

    掌柜客气又恭敬地往楼下去送两位官爷,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狐疑地回头,触碰到蒋正凌厉慑人的视线,立刻转过头去,满面笑着将人送到客栈门口。

    “还请官老爷审个清楚明白,还小人们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