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巧
    宋语然本身不爱荤腥,又觉父亲走的突然,就着本心才能做到三年来一直都吃的素净。

    但她到底不是愚昧之人,当下一笑:“大家一起吃,吃好了才有力气赶路。”

    对,他们足够强大有力,才能不被周围虎视眈眈的流民们围攻,才能安然到达下一个城镇。

    她又撕了块肉走去给虞琳:“快起来,别跪着了,这是我说的。”

    虞琳双手接过,恭敬地道:“多谢姑娘。”

    宋语然一笑,蒋正看在眼里,一言未发。

    鸽子肉很快被大家分完,但鸽子肉的香气却仍旧在半空中飘散不去,蒋正暗暗皱眉,起身往院子里走去。

    一片寂静之中,院门很突兀的被拍响。

    “啪啪”“啪啪啪”

    所有人几乎立刻就警备起来,蒋正出现在门口,低声道:“我去看看,你别出来。”这话自然是与宋语然说的。

    万石和虞琳一左一右地隐在石头房堂屋的门背后,凝神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蒋正悄无声息地避到院子大门背后,那拍门的声音还在继续。

    “啪啪”“啪啪啪”

    “谁”蒋正压低了声线,低问。

    门外沉寂了片刻:“路过的,想借贵地借宿一晚。”

    许久没有得到答复,那人又道:“还请主家行个方便。”这话自然是说的客气的,这是个废村子,他们也不可能是留守村子的主家。

    是个男人的声音,还很熟悉,宋语然躲在屋内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这人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的意思。

    蒋正皱着眉,探身打开了门栓,将大门拉开。

    门外果然站着三个面熟之人,正是前一晚在城隍庙中遇到的华服贵公子三人。

    佩剑的男人没有丝毫的惊奇诧异之色,仿佛早就知道是他们似的,朝着开门的蒋正抱拳一笑:“巧了,咱们又遇上了。”

    麻大麻婶互相对视一眼,皱起了眉,傻大个则是愤愤不平,站起了身往外走,站在堂屋门外正中,大跨步叉腰站着,神色难看地盯着他们。

    蒋正疏离清淡地道:“不巧,我们这里人多,不适合再给三位腾地方了。”语气极为冷淡。

    男人“呵呵”笑道:“之前那是误会,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再说了。还要多亏壮士的提醒,我们才没撞到凉州城里去”

    “不必。”蒋正十分冷静,神色不动,双眼只看着佩剑的男人,余光却紧紧关注着他身后的那位,“都是在外行脚的商人,提点一下当不得什么。

    诸位既然已经在前面落脚,何必来我这里再说我这里并不安全,方才还有野狗进来。”

    佩剑男人面露惊讶,立刻表示:“既然如此,我们更要在这里借助了。一来实在没有比这里更好的住处,二来也为了报答一下壮士的提醒之恩,我没什么大本事,但好歹还有一身蛮力,对付几只野狗不在话下。”

    这人怎么如此厚着脸皮的顺杆儿爬呢宋语然听得直皱眉头,更加奇怪蒋正为何如此推拒

    麻婶凑过来,小声地道:“就是这些人,方才霸占着井水,不给其他人用。”

    宋语然很快想明白了,这些人本借住在有水井的地方,但那井水很快招来了越来越多的流民,那石头房子就不再安全,他们不得已只能另寻他处借住。

    但其实,正因着他们前去取水,才会让他们暴露在流民们眼里,蒋正沉吟着要不要给他们行个方便,忽然从角落里冲出来三只野狗,龇牙咧嘴,目露凶光,一边狂叫着一边往他们这边冲来。

    那个较为瘦弱的锦服公子立刻跳起来,护在高个子华服男人身前,佩剑的男人不由分说拔剑出鞘,一剑斩掉了当先一只扑到脚边的恶狗,血光四溅,恶臭漫天。

    蒋正将一根手臂粗的门闩握在手里,一棍子打爆另一只恶狗的脑袋,同伴一只身首异处,另一只头顶开花,血流当场,后面紧随而至的恶狗们纷纷停住了脚步,弓着背脊,龇牙咧嘴地观望。

    前头两只恶狗试探着往前迈了两步,那位佩剑的男人毫不犹豫飞身而出,一剑刺穿一只的胸膛,另一只立即掉头回到了同伴群中,恶狗群立刻掉头,很快消失在夜色当中。

    那个护着华服男人的锦服公子厉声道:“好端端地吃什么肉这香气大的,招惹附近的流民就不说了看看现在,连这些吃死人尸体的恶狗都给招来了”

    那人语气又急又厉,虽刻意压低了声线,但仔细听来不难听出他原本尖细的嗓音,他怒指着蒋正,正要疾言厉色,被他护在身后的男人低声喝止。

    原本怒意森然的一张面孔立刻平顺下来,低眉顺眼地转身站到了华服男人的身侧。

    执剑的男人将沾了污血的佩剑在干草垛上擦拭干净,走回到蒋正跟前,脸上一副“你看吧,跟我们住一起,安全不是问题”的表情。

    蒋正将手上的一棍子打死一只恶狗的门闩颠了颠,微微一笑:“里面还有一间空房,三位今晚可以将就一下。”

    执剑男人满意地“哈”了一声,几不可见地微微转头去看华服男人,然后顺理成章地上前“哥俩好”地拍了拍蒋正的肩头:“出门在外,咱们互相照应,哈哈~”

    宋语然站在院子里,将这一切尽收眼底,总觉得那三个人很是怪异。

    因着三番五次受到恶狗群的袭击,蒋正他们不敢大意,晚上轮流看夜,及至天色微明,就收拾着起来赶路。

    没想到那三个男人亦收拾妥当,跟着他们一道儿上路。

    蒋正并不搭理他们,只带着宋语然一个劲儿地朝前赶路,在正午之前总算到了一座小城镇的外头,宋语然看着城门上的“有山镇”,长长地透了一口气,总算可以进城歇一歇脚了。

    有山镇顾名思义,挨着山脚而建,只有东西两道城门,他们从凉州城出来一路往东,此时正在有山镇的西门脚下。

    城门前设有岗哨和卫兵,详查路引,流民一概不得入城。

    宋语然他们都有路引自是不怕,排着队准备入城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去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