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揍得好
    虞琳自知失职,无声低头,跪倒在地。

    青玉回了神,咬了咬下唇,着急开口替她分辨:“不是虞琳的错,是我她替我去后院柴房搬柴火去的”

    麻婶搬来的都是细柴,不经烧,还得搬一些木柴过来,但她不想和万石这个憨憨在一个地方,就拜托了虞琳帮忙,没想到

    蒋正慑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沉默良久,对着虞琳道:“跪门外去,好好反省反省。”

    宋语然早就从被疯狗的惊吓中回神,眼看着他自疯狗的脑袋里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又看着万石这个憨憨沉默地将野狗的尸体拖出去,终于觉得她应该说几句。

    “我们没事,你不要那么生气”尤其罚虞琳去外头跪着,这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做了

    麻大麻婶看了看她,再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正爷,闭着嘴,麻利的就z着他们带回来的井水把三只鸽子洗干净,架在火上烤起来。

    傻大个呆呆的,望着火堆发呆。

    宋语然没得到回应,不由地有些尴尬,讪讪的笑了笑,这才想起来她因着在凉州城住了大半年,与他相识相处了几个月,似乎渐渐地就忘记了一件事。

    他其实是蒋世子啊那个曾经在京城内横着走,无人敢惹,就是官家陛下也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成郡公府世子啊

    哎,脾性真不是一般的大,他想随意打杀个婢女下人都不用理由的,如今不过是罚人跪着,想来也是收敛了许多了

    这么一想,便释然了,眼见这回接了很多的水,不必再担心饮水的问题,兀自拿起水囊喝了一口又一口,忍着腹中饥饿等着鸽子肉吃。

    蒋正等了半天没等来她下半句话,一抬眼就看见她一副馋嘴的模样,忍不住又是一叹。

    宋语然久等鸽子肉不熟,觉得气氛凝滞得让人不舒服,便没话找话。

    “这村子里当真有一口井啊这大旱的时节,居然没枯了,好神奇”

    傻大个最先回神:“是呀所以好多人抢着来取井水”

    宋语然听得一愣:“有很多人抢么那你们有没有遇到麻烦”

    先前一直关注着蒋正惩罚虞琳的事儿,这时才留意到,他们抱出去了六个瓦罐,但抱回来的只有五个。

    傻大个点了点头:“我们去晚了,那里围着很多人,有三个不讲理的人霸着井口不让人取水,被大胡子揍了”

    大胡子蒋正立刻“咳咳”咳了起来,居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喊他大胡子

    他今天是不是脾气收敛了,所以他们都不怕他了

    宋语然眼见他的面色更加臭了,赶紧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故意好奇地继续问:“是谁这么缺德,霸着水井不给大家喝咱们正爷揍的好”

    她故意咬重了“正爷”二字,可惜傻大个是听不懂的,他只是点头:“对呀,揍的好”

    “就是不小心被我踢到了一只瓦罐浪费了一罐子的水”

    宋语然了然,那就是没吃什么亏了。也是,有他在,怎么会吃亏呢

    她喜滋滋地抬头,就见蒋正目色阴郁,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就那么看着她。

    蒋正一时被她那毫气的一声“揍的好”给扰的心里头喜滋滋地,一时又纠结起她竟然也默认了他大胡子的绰号。

    他明明是个美男子好么

    他有心说上几句,挽回一下自己美男人的面子,可宋语然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她皱着眉头转移了:“这个小院子里怎么会有疯野狗进来”

    蒋正也觉得此事奇怪,他明明检查过整个院子,干干净净的,野狗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忽然站起,满身戾气朝外而去,走到右边与石头大房子连着的一座矮墙前站定,果然就看见墙头挂着个什么东西,墙的那一头正有几只野狗试探着靠近,因着体型都没有之前那一头硕大,都不曾翻过墙头。

    宋语然紧跟其后,见状吃了一大惊,随即愤怒起来:“这是谁干的他们要做甚么”

    蒋正拔出匕首,跳上墙头,将挂在上面引诱野狗靠近的“东西”取下,狠狠朝远处空地扔去。

    墙脚下的野狗们立刻吠叫着跑远了。

    他利落地跳下墙头,将匕首插回腰间:“这村子里,石头房就两间,一间咱们住了,另外一间就是有水井的那家。”

    宋语然了然地挑眉:“所以,他们想用这个方法,把咱们赶出去”

    她立刻就想到了从昨晚上开始就一直跟着他们的那伙流民,能做出逼着小孩子出来博取同情的事,也未必不会做出用野狗出来害人赶人的事情。

    蒋正摇头:“不是他们,他们盘踞在那条河流附近,俨然已经成了拦路打劫的土匪强盗,他们不会追到这里的。”

    是了,他们已经离开那条河流很远的距离。

    两人无言许久,鸽子肉就已经熟了,蒋正将一只烤的外焦里嫩,冒着油气,喷喷香的鸽子递给她。

    “快吃罢。”

    宋语然已经许久不曾大鱼大肉,因为还在孝期,多少要忌讳避一避的,如今出逃在外,哪里还能有这许多讲究

    她这一日一夜,不过吃了几粒桑葚喝了几口水,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这时候再不吃,她没力气,不光走不动路,还会拖累其他人。

    这一路流民们为了吃食、水和住的地方有多疯狂,她早已亲眼目睹,他们但凡露出一丝丝疲累,就会被其他流民们群起而攻之。

    光想一想就叫人害怕。

    宋语然心里默默念了几声“罪过”,接过了蒋正手里的鸽子,扯下一只腿,将剩下的递给恕儿:“大家一起吃。”

    见她只略略犹豫就接了鸽子肉来吃,众人皆是松了口气。

    宋语然还在孝期,虽则再过一个多月就要除服,但她这三年来着素衣吃素食,几乎不沾荤腥之食,他们都很担心她拗不过弯,较真到底。

    因着时下为至亲守孝规矩多,例如禁婚假喜事,禁鞭炮响声,禁对联红灯,着素服,为官者必须丁忧等等。

    但并不十分强调不准食肉食,只在七七之内不沾荤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