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杀
    随手捡起一根被人扔下的木棍,在手里试了试手感,大步朝着人流最后而去。

    向前和万石翻身出墙,只来得及看见他重重挥起木棍,狠狠砸向一个抱着脑袋四处乱窜的流民,看身形,略有些熟悉。

    日暮渐渐西沉,借着暮色掩映,宋语然几人左躲右闪,她们各个形容狼狈,混在人群之中并不显眼,特意避开一波又一波的流民和胡人扮作的护城士兵,总算有惊无险地到了蒋正所说的老宅。

    将老宅的木门一把关上,暂时脱离了危险,恕儿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后怕地拍着小胸膛小声道:“吓死人了,到处都是胡人假扮的士兵!”

    “不知道厨娘有没有安全找到自己家人……”恕儿皱着一张小脸,显得很是担忧。

    流民也就算了,好歹都是大历同胞,可那些胡人扮成大历的士兵挨家挨户的收税,怎么看都透着诡异!

    宋语然垂眸不语,她也在后怕,还在担心刘管事和冯庆余,他们是因着她才来凉州城的,若是这一遭她自己侥幸脱险,却叫他们遇上万一,只怕她今后每一日都不得安宁。

    夜色越发的黑沉下来,但没人敢点灯,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就怕引来别人的注意。

    日落时分,蒋正三人才到了老宅,三人显见地奔波了一场,各个满头大汗,风尘仆仆,蒋正将一包吃食拿给她们:“将就吃一点,等夜色深了,我们出城。”

    宋语然手里捧着他单独递过来的一个油纸包,打开一看,竟然是春风酒楼的点心,不由诧异:“你……”

    浓厚的夜色之下,蒋正眼眸中闪着点点星光,温柔地拢在她的身上:“刘管事他们得了信,会想办法躲难的。”

    宋语然心中无限感动,捏着点心,忍不住热泪盈眶,他真的……对她太好了,什么都替她想到了!

    点心是春风酒楼招牌的芙蓉酥,她从前每次去春风酒楼都要点上一份,这样微末的细节他都注意到了……她正捏着芙蓉酥出神,心里头暖意洋洋,忽然听见大门上传来几下试探地敲击。

    屋内一片静寂,大家犹如惊弓之鸟一般,都眼睁睁地瞪着大门口的方向。

    蒋正猫着腰,悄无声息地出了房间,溜到墙角去看,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混着血水和汗水的男人手里提着把缺了口的长刀,刀口正对着门板,敲一下,侧耳贴着门板听一阵。

    蒋正眸中杀意顿起,方才一念之差放过了他,没想到他竟然能追到这里!!他微微眯起了眼睛,权衡一番,迅速从老宅子的后墙翻了出去,再折回到前头,趁着他再一次贴耳向门板的时候,一脚踹在他膝盖窝内。

    这人正是高少爷,他正全神贯注地听着门内的动静,猝不及防被人从后踹倒,痛叫一声翻身而起,一把长刀顺势砍了过来,但他哪里又是蒋正的对手。

    蒋正轻松一脚便将他手里的长刀踹掉,高少爷毕竟不是习武之人,被他的脚力踹地仰面躺倒在地。蒋正一脚狠狠踩在他的胸口,一双黑沉沉的眼睛里凶相毕露:“没想到高少爷临死之前,还能这么能耐一回?!”

    高少爷前一个时辰刚刚被他打得几乎半死,要不是边上的流民们见势不妙出手相助了一下,只怕他早就命丧他手,乍然又在这里撞见他,条件反射般的害怕起来求饶:“正爷饶命!饶命啊!我只是路过这里,没干什么!”

    要真这么简单就有鬼了!蒋正脚下用力,狠狠踩进他心口,高少爷本就体弱的很,这一下吃力不住,没过多久嘴角便溢出一口鲜血。

    蒋正丝毫不为所动,恶狠狠地发问:“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高少爷大呼冤枉:“我真的只是碰巧到这里的!”高少爷是真的冤枉,他之前几个月混迹在凉州城,对大街小巷摸得门儿清,这条巷子的几间空宅一直没人居住,他就想着来这里躲一躲难,避一避凶蛮的胡人的大刀,哪里就知道会再一次遇到这么一尊罗刹?!

    真是点儿背到家了!

    “冤枉?你可不冤枉!那些流民是你纠集的,你煽动他们闯进宋宅劫掠,你好坐收渔翁之利是不是?还有那几个,明明不是流民,是你许诺了他们好处,以……美色诱惑他们帮着你犯险,帮着那帮流民顺利闯进宋宅!”

    高少爷目光闪动,的确,那几个奔着墙头去的人,便是被他以宋语然的美色诱惑来做帮手的,不然只以那些饿的路都走不动的流民,怎么可能那样轻松就闯进宋宅里面去?

    是他有先见之明!提前说动了那些人出手相助!想到这里,他内心隐隐有些得意。

    夜色里,他看不清蒋正脸上的神色,但他周身散发着肃杀的气息,是浓烈的杀意,让他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小巷子口远远传来一簇火光,似有一队巡逻的士兵列队走过,高少爷本能地想要呼喊“救命”,但话没出口,就被扼杀在喉咙里,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从自己肚腹穿过的大刀,这刀是他在街上捡的,依仗这把缺了口的破刀,他抢到了一顿晚饭,填饱了两三日不曾吃饱过得肚子。

    如今,亦是这一把大刀,自他肚腹穿过,他看见有鲜血自刀口流过,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疼痛。

    蒋正将长刀再一次狠狠往前一送,咬着后槽牙切齿地道:“怪就怪你不该打她的主意!”

    说罢,用力一把拔出长刀,鲜血顿时自他肚腹间喷涌而出。

    高少爷疼的想要大叫,出口的只是喉间“嗬嗬”的声响,这是致命的伤口,他的周身随着鲜血的流失在逐渐泛冷,他极度不甘心就此死去,一双往常被满脸肥肉遮挡住的细小的眼睛瞪得老大,眼睁睁看着巷子口的火光远去消失,眼睁睁看着蒋正又一刀扎进他的心口。

    他再没了呼吸,死不瞑目。

    宋语然在屋中等了片刻,那试探性的敲门声没了,又过了许久,蒋正才回转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