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收税
    阿斗从门房跑出来,先偷偷从门缝里望出去,立刻吓了一跳,转身跑进来,一见着宋语然就哆嗦着道:“外头来了一队官兵!”

    难道又是来查赵慎的?宋语然立刻喊住闻声跑了出来的恕儿:“你去跨院,让赵公子躲一躲。”

    恕儿飞快地跑走,宋语然这才让阿斗去开门。

    确实是一队十人的官兵,为首的小旗面目森寒,虽穿上了大历士兵的服饰,却照旧掩盖不了他粗犷又深刻的面容。

    宋语然心中陡然一沉,这些是胡人啊!她不动声色地行礼问道:“不知各位军爷来到寒舍,有何贵干?”

    胡人小旗一时没听明白她的话,但这不妨碍他这一趟的目的,他大手一挥,操着一口蹩脚的汉话:“收税!”

    他身后的小兵们立刻呼啦啦把刀一亮:“收税!”

    宋语然看着他们手里的兵器,目光微闪。

    赋税一向只归户曹司管辖,从没有需要护城卫兵出面的规矩,更何况,还是胡人假扮的护城卫兵。

    这些人来者不善,宋语然微微垂着眼,迅速在心里思量对策,若只是为了钱财,那倒好办。

    麻大笑呵呵地上前打招呼:“各位军爷,请问,您们收的是什么税呀?”

    小旗长臂一伸,将麻大拨到一边,大喝一声:“官爷办差,休要多问!”一口生硬拗口的官话,院子里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向前和万石对视一眼,悄无声息地各自守在院子一侧,戒备警醒。

    他那一下推得不甚用力,但麻大依旧顺势往后一倒,跌在了地上,翻转身体爬起来的那一刻,给宋语然打眼色。

    他看得很清楚,这些人手上虎口、指尖、掌中均是厚厚的老茧,他们都是胡族的军人!

    宋语然神色一暗,但此时并不是她能够畏惧退缩的时候,她微微低垂着眉眼:“请教军爷,我家应该如何缴税?”

    那小旗的目光自进门开始就胶着在她身上,此刻听她说话,声音清丽动听,再见她姿色上佳,身段纤细,与他寻常见到的胡族女人完全不一样,两眼放出精光,了然地露齿一笑。

    “按照人头算,每个人五十两银子!”

    院子里传来一阵抽气声,每个人五十两银子?这不就是打着收税的幌子光明正大地在打劫吗?!

    宋语然嘴角忍不住一抽,她家十个人,那就是五百两银子。她微微吸了口气,还好,她能出得起,不管怎么样,先把人打发走再说。

    她正准备让青玉拿钱,就听那小旗接着道:“这是下人的身价!其余人等,每人五百两!”

    她深深皱起了眉,这些人莫不是专门就挑着她来的罢!她想到了安北都护府进出的胡人,还有杨诗诗让人在荣记下了如此多的订单让她不得脱身,呵呵,原来如此。

    宋语然不动声色地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军爷莫不是在开玩笑罢,我家只是寻常小户人家,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

    小旗阴阴一笑:“少废话,把花名册交出来,所有人到这里集合!”他把身边一人手上的长刀握在手里,威胁似的一挥,“不要耍花样!少交一分钱都不行!”

    那刀子锃光瓦亮,还没有见过鲜血的刀刃泛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院子里所有人不自觉的后退两步,将宋语然护在中间,亦紧紧围在一处。

    宋语然低头思量片刻,让恕儿进去把人都叫出来,趁着那些胡人不注意,小声吩咐:“再去跨院,让他躲起来。”

    恕儿仗着人小,拔腿就往后院跑,一个站在最边上的小兵立刻拿刀指着她,大喊一声什么,宋语然他们谁也没能听懂,但恕儿自小深受胡人铁骑的迫害,多数胡语听不懂,但这一句却真真切切地听得明白。

    这是让她站住,再走就要杀了她的意思。恕儿瞬间恐慌加剧,逃命的本能让她不管不顾,只晓得迈开了步子逃命。

    胡人小旗立刻愤怒起来,大声喊道:“大胆!不要命了?!”

    麻大陪着笑脸:“军爷饶命,那就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她奉军爷的命令,去叫人都出来呢,军爷稍安勿躁。”

    小旗面色稍霁,将长刀收了收。

    须臾,白秀娘麻婶她们一一站到了院子里,十来个士兵们立刻双眼放光,一动不动地紧紧盯住了她们,甚至有两个小士兵用胡语小声交谈取笑起来。

    宋语然听不懂,但深知并不是什么好话,她皱紧了眉头,让青玉按照人头把钱拿出来。

    小旗接了银票,却不立刻就走,左左右右将她们细细打量,一双双浑浊的眼睛里泛着龌龊的贪婪,宋语然她们被盯得浑身发寒,大夏天的烈日也驱不走这种寒意。

    那小旗一步步走到了前院与后院相接的月亮门,忽然朝着左右一挥手,几个小兵动作十分迅速地奔了进去。

    那是女子内院,怎么能容这些臭男人随意闯入?众人大骇,却被左右几个胡人小兵拿刀挡着,不敢也不能动弹。

    向前和万石一左一右将众人护在中间,不动声色地将那些寒意森森的刀子隔挡在外。

    宋语然心中焦急,不知道赵慎有没有躲起来?要是被他们找出来认出了身份可怎么办??她忍不住后悔起来,要是前两日甫一察觉到杨诗诗的目的她就离开凉州城,就不必有今次这一遭了!

    但世上没有后悔之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宋宅拢共就那么点大的地方,不过片刻,他们就把整个宅子翻了底朝天,个个手里拿着或拎着些东西出来,宋语然粗粗一看,有女子的首饰,有不值钱的摆设,但更多的是她们这两日方才做好的衣裳。

    白秀娘一阵心痛,这些可都是她们这两日日夜不停辛辛苦苦一针一线熬着做出来的,马上就要交给人家的成衣!宋语然不动声色地将她紧紧按住,低声道:“不要急,随他们拿。”

    只要是钱可以解决的事情,都不是大事。

    小旗见她们不敢做声,丝毫没有敢反抗的意思,不由得意起来,一双眼睛放肆地看着她们,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了句:“还算识趣。”带着手下士兵,将搜刮到得东西胡乱一包,大笑着扬长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