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赖
    白秀娘眼眶微红,稍稍哽咽,努力忍了一番,用帕子拭干了眼角,才歉意一笑:“我明白了,那接下来的这些单子?”

    宋语然悄悄松了口气,她就怕白秀娘一根筋到底,不愿跟着她走,她微微一笑:“自然是照旧做着,他们给咱们送钱,我们怎么能不赚呢?再说,事情还没那么糟糕,咱们不能先自乱阵脚。”

    白秀娘忍不住笑了起来:“好,有钱不赚是傻瓜!”

    两人相视一笑,回到屋内继续做衣裳,但不约而同地都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尽量在离开凉州城以前,把这些单子全都做完,算一算,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呢。

    第二日,宋语然在跨院的垂花门前撞见了赵慎。

    宋语然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她只是个小小的商户女,什么国家大事朝堂争斗都与她无关!她只想平平安安地生活,开开心心地过日子,于是她想也不想就道:“我不知道。”

    她语气急,语速快:“我只知道凉州城乱的很,我是商人,太平盛世才能赚钱,若是城内生乱,我自然要另寻他处再谋生路。”

    他身上穿着一身剪裁得宜的夏袍,宋语然觉得很有些眼熟,貌似是前几日恕儿拎在手里练针脚的一件。

    他长身玉立fengliu倜傥,许是伤势还未完全好转的缘故,面色略带苍白,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见着她便淡淡一笑,率先打了个招呼:“宋姑娘。”

    她站在回廊上,远远打量了一番:“赵公子伤势如何了?”她差点忘记了,她家里还住着这么一尊大佛呢,她想走倒是可以,怎么悄无声息不被他发现地走掉,倒是有些难办,谁知道这位贵人与那位安北都护是不是沆瀣一气的呢?

    赵慎“咳咳”了两声,歉意地笑了笑:“真是辜负了宋姑娘多日来的好药好汤了,到如今也没大好。”

    宋语然微微皱眉,转瞬又展开,朝着他淡淡地关怀:“如今天正热着,伤势好的慢也是有的,赵公子既然伤势未愈,还是早日回去歇着罢。”

    说罢转身,折回了外院。

    赵慎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以及她自始至终对他淡漠疏离的态度,若有所思。

    向前正与万石坐在一处说话,见她过来,略微讶异,起身抱拳施了一礼:“宋姑娘,找我们可是有事?”

    宋语然一向不在蒋正兄弟们面前拿大,见状很快回了一礼,直接道:“有劳向大哥去跨院一趟,我方才看见他,似乎伤势大好了?”

    当初他伤的那般严重,按说不至于好得这么快,向前心知宋语然是想早一些将那位棘手的贵人打发走,便配合地捏着铁骨扇起身道:“左右我也无事,这就去瞧一瞧罢,若是好了,这药也不必再喝了,都说是药三分毒,吃多了总归有害无益。”

    没想到这位向前这么知机,宋语然轻松一笑:“向大哥说的是。”

    两人一道儿出现在跨院,赵慎正坐在一棵枯树下乘凉喝茶,见着她来,忍不住说了句:“宋姑娘既然赚了那么多的银两,怎么就吝啬于修缮一下这间跨院呢?”

    他朝头顶上的枯树枝丫看了一眼,忍不住“啧啧”两声,再摇了摇头。

    宋语然眼角抽了抽,直接无视了他的话,只笑眯眯地道:“我方才见赵公子似乎身体不妥?正好向大哥有空,请他为你把一把脉罢。”

    向前上前两步,在他身旁的石凳上坐下,伸出右手,等着为他诊脉。

    但赵慎端坐在那里,手腕藏在衣袖里,丝毫没有要配合的意思。

    宋语然有些着恼,他难道是想就此赖在她这里了?她似笑非笑地开口劝他:“赵公子可不能讳疾忌医罢,想当初你的伤势那么严重,也不知现在好彻底了没有,万一留下个病根,这日后吃苦受罪的可是你自己啊!”

    赵慎收起了脸上淡淡的笑意,眼皮子状似漫不经心地撩了她一眼,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话语,但那气势十足的模样,让她下意识地噤了声。

    宋语然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他什么意思?想强势赖上她么?

    向前手指迅速向前一探,隔着衣袖准确无误地抹上他的脉门,在赵慎着恼之前立刻放下。他捏着铁骨扇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可话没及出口,就被赵慎打断。

    “你们的正爷,走之前与我说过,若我要走,需得仔细地商量退路,不然恐怕会连累你们。”

    向前那句“赵公子伤势已无大碍”在喉咙里转了一圈,稳稳地被他咽回了肚子里。

    宋语然没料到他会拿蒋正说事,更加没有想到蒋正已经与他谈过他的去留问题,一时间皱着脸沉默地站在那里。

    太阳骄烈,晒得人愈发烦躁,宋语然被激得没有忍住脾气,冷声发问:“所以,你是准备赖着我们了?”

    赵慎微微蹙眉,神色认真地看向她:“以我最近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宋姑娘已经在打算离开凉州城了罢。”他言语认真肯定,并不是询问的意思。

    宋语然和向前一同戒备地看向他,宋语然嘴唇动了动,最终一句话也没说。

    “你们不要紧张,我没恶意。”赵慎确实身体还未大好,被烈日一烤很有些不舒服地换了个坐姿,“如果我猜的不错,凉州城越来越乱了罢,若是仔细去观察,你会发现城内多了许多异族的面孔。”

    宋语然十分诧异地挑了挑眉,脱口问道:“你如何知道?”

    向前更加诧异:“什么异族人?”他受正爷之命看顾着宋宅,寻常并不外出,城里多了外族人,他是丝毫不知道。

    凉州城各个城门都加了卫兵看守,这一个多月来一直严禁出入,城里却混进了外族人?这事儿怎么处处透着诡异呢?

    他想到了前两日宋语然的异样,难道她早就有所发现了,所以才要紧闭门户?他原先只以为杨诗诗仗着都护夫人的身份为难她,她才要收起了尾巴做人,连荣记都闭门歇业不接订单了,如今看来真是他小看她了,但是谁也没有给他解惑。

    赵慎一双狭长的眼眸透着迷茫,问道:“你们以为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