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零九章 巧手
    又过了一日,小杨将荣记接到的订单报过来,待宋语然看过没什么问题,却没同往常一样将他们做好的成衣带走。

    “还有事”

    小杨觉得自己办砸了差事,面色十分苦恼:“那杨夫人的衣裳,到现在还在咱们铺子里摆着呢”

    杨夫人当时买走两件,过了一日又来定了两件,但一早就给她做好了,这都过去多少时日了,怎么还没送走也怪她最近只顾着做衣裳,没时间去核对账本,一直都没发现杨诗诗的尾款还没收回来。

    “怎么回事”荣记如今就交给他们两个伙计守着,小杨平日待在铺子里接订单,小朱则往外将做好的衣裳一件件送走,顺便再把尾款结回来。

    小杨苦着一张脸,等着挨罚:“我和小朱都去过了,但是杨夫人说,要东家您亲自送过去,剩下的尾款也要您亲自去结。”奈何他和小朱软磨硬泡,使尽了手段,就连都护府的门都没能进去啊

    呵呵~给她的铺子里砸了那么多的钱,不得为难为难一下她么只是不知这一回,这位杨夫人又要做什么妖

    “杨夫人可说其他的了”宋语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

    小杨略略松了口气:“没有,只说要您亲自去一趟。”

    烈日炎炎,烤的地面一片焦灼,在日头底下稍稍站上片刻,热汗便浸湿了整个衣衫。宋语然抱着包袱立在都护府的侧门前,虞琳在她身旁,打着一把阔大遮阴的阳伞,因着天气异常炎热,两人都显得有些狼狈。

    门房的小厮跑进去通报已经足有大半个时辰,却一直不见回来。

    哪有让人站在大门外等着的道理宋语然心中暗暗叹气,这才是刚开始,后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厉害的招数等着她呢。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门房小厮才满头大汗地跑回来,面皮上泛着一层笑意:“我们夫人这会儿有空啦,两位快进去罢。”

    宋语然淡淡一笑,从容不迫地进了都护府。

    都护府从外头看着不甚起眼,但走进去才知别有洞天,亭台楼阁,雕梁画栋,九曲回廊连着一重又一重的精致院落,廊上挂着名贵的珠玉帘,有个穿着青罗夏衫的婢女领着她们一直往里去,绕过假山,穿过荷花池,来到一座精致秀丽的院落前站定。

    门后绕出来一个才总角的小丫头,见着青罗婢女笑眯眯地喊了声“姐姐”。

    青罗婢女笑一笑,指着身后跟着的宋语然她们,道:“这是要见夫人的,你带进去罢。”

    说完并不进去,又转身走了。总角的小丫头收了笑,好奇地将她们一阵打量,然后让开了门,闷声闷气地道:“跟我进来罢。”

    但杨诗诗并没有立刻就见她们,又将她们晾在院子里好一阵,才叫她t贴身的媳妇子将人叫了进去。

    甫一打开珠玉门帘,就有一阵舒适的凉风席卷而来,直叫人周身的热燥之意一扫而空,却是屋内摆了好几只冰盆。

    大历用冰有定律,官员按照品级领用,民间富贵乡绅家中会自备冰窖,但如杨诗诗这般一下子屋内摆上好几只冰盆的,整个凉州城应当就属她一人了。

    当真是富贵奢侈至极,宋语然心底里暗暗感慨,走进两步,恭恭敬敬行了礼,又将手中抱着的包袱奉上:“这是杨夫人在荣记定的两件夏衫,请夫人过目。”

    杨诗诗微微一笑:“宋妹妹,前一次都是误会,你不会还生我的气罢”

    从她口中喊出这一声“妹妹”,叫宋语然忍不住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她使劲儿忍住了,撑着表面的笑意,和气寒暄:“既是误会,我如何敢怪罪杨夫人呢杨夫人为我荣记介绍了如此多的生意,我感谢夫人还来不及呢”

    杨诗诗脸上的笑意愈发深刻:“就该这样呢,咱们是女人,爱美是人之常情,你的手艺那样好,做出来的衣裳个个儿都说好看的,生意怎么会差呢”

    她伸出一只手来对着她手上捧着包袱遥遥一指:“早就做好了罢,快拿来我看看。”

    宋语然面带微笑,将东西交给过来拿东西的媳妇子,束着手,微微低着脸面站在一旁。

    杨诗诗“咯咯”一笑:“宋妹妹这么拘谨做甚么快坐下罢。”又对左右侍立的小丫头吩咐:“快去沏茶来”

    宋语然淡笑着坐下,杨诗诗拎着一件新做好的银红宝纱通袖的对襟襦裙站了起来,左右一对比,忍不住惊叹出声:“哎呀宋妹妹你这手可真是巧”

    她将对襟处的抹胸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啧啧,也只有妹妹这样的巧手,能将一件寻常的襦裙做的这般别具一格了。”

    杨诗诗又将另一件烟紫色的展开来看,又是一番赞不绝口,旁边的媳妇子便趁机赞美,提议让她去换上看一看。

    她作出一副犹豫的样子,很不好意思地小声斥责:“这儿还有客人呢,哪有叫客人等着的道理。”

    宋语然立刻起身,想借机提出告辞,偏偏那个媳妇子笑呵呵地先开了口:“这是她给夫人做的衣裳呢,夫人穿上看看是否合身,若是不合身,也能尽快改一改不是”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

    宋语然迎上她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夫人试穿一下罢,有哪里不妥当,我再去改一改。”

    杨诗诗这才满意地转身进了里间,磨蹭了许久才穿着那件银红襦裙,一只手捂着胸口走了出来,面上却没了最开始那样满意欢喜的神情。

    “哎呀妹妹,我可能最近又瘦了,这有些大呀”

    宋语然走近一看,抹胸的地方确实大了好些,宋语然不动声色地建议:“那请杨夫人将衣裳脱下,我拿回去再改一改。”

    杨诗诗让人将两件衣裳重新包好,递还给宋语然,十分歉意地拉着她的手:“真是对不住了,姐姐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会瘦了这么多的”

    她的一双手冰凉凉滑腻腻,宋语然忍不住大热天里打了个寒噤,她伸手接过包袱,不着痕迹地避开她的触碰,施礼告罪:“是我没有核对好夫人的尺寸,请夫人勿要责怪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