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一百零四章 雪肤膏
    宋语然点了点头:“杨夫人既说是误会,那我们可以走了么?”

    “可以可以。”杨诗诗巴不得他们赶紧走,要怪只能怪自己这次行动鲁莽了,没料到她身边有这么多的高手,从前媚娘只与她说过这个宋语然身边有一对双胞胎护卫,可没说还有这样的草莽大汉啊!也怪她事先没有再仔细打听。

    此时既然成事不了,那便只能果断放手。

    宋语然其实害怕的要命,后背上被打到得地方火辣辣的刺痛着,她走出这座小院子时,两条腿都是抖着的,酸软无力抬都抬不起来,路上凸起的小石子都能将她绊得趔趄。

    蒋正适时地伸手将她扶住,对着同样有些狼狈的虞琳吩咐:“去租一辆马车来。”

    宋语然闭了闭眼,小声道:“幸好你来的及时。”杨诗诗请来的帮手各个不弱,连虞家双胞胎都被缠住一时脱不开身。

    蒋正一只手掌着她的后背,轻轻安抚:“那都是丘通豢养的府兵。”

    难怪,各个身手了得。宋语然忽觉被他掌着的地方一阵刺痛,不禁蹙眉“嘶”了一声。

    “怎么了?”蒋正眼眸一暗,浑身散发出戾气:“他们打着你了?”

    宋语然点了点头:“我不过就是背上挨了一掌,有些疼,回去让青玉给我抹些药膏,保管明日就好了。”

    伸出手来阻止了他转身就要报复回去的架势:“别去,别冲动,你的身份不能在他们面前多露脸的。”

    蒋正阴骘的神色略缓,正好见着虞琳赶了一架马车从小巷子口拐进来,便暂时放下了想要回去收拾那帮狗杂碎的心,答应她:“好,我们先回去。”

    回到宋宅,蒋正很快从房间的包袱里翻出一只精致的小瓶子,转到后院递给她:“你让虞琳检查一下,若是没有伤及肺腑,就用这个擦着,据说很有效果的。”

    早在路上之时,蒋正已经替她把过了脉搏,脉像上看不出什么,他头一次对自己的能力生出了怀疑的心,想了想道:“还是请个大夫来看看罢。”说着就要起身往外头去寻大夫。

    宋语然赶紧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苦笑起来:“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就用这个好了。”当着他的面把那个小瓶子打开。

    一阵馥郁芬芳扑鼻而来,宋语然面色古怪地变了变,将瓶子凑近鼻端闻了闻,好半晌没有说话。

    蒋正见她面色有异,只以为她是被伤的狠了不舒服,心里着急,下意识喊了句:“来人!”气势十足,倒是完全符合当初他的那个世子爷的身份派头。

    青玉忙忙地从做衣裳的屋里跑出来,守在堂屋外头的虞琳更是一脸严阵以待,蒋正话出口就后悔了,“咳”了一声,掩饰地道:“快去请大夫。”

    他虽缓和了面色,但依旧气势十足,虞琳立即就朝外走去。

    宋语然想阻止都来不及,她叹了声,安抚了青玉:“我没事,你们自去做衣裳罢。”

    青玉偷偷瞟了眼蒋正关切的神色,再看自家姑娘也不像吵架的模样,稍稍安了心,继续给白秀娘她们打下手去了。

    宋语然对上他紧张地神色,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声道:“你先别急,坐下,我与你说话。”

    蒋正撩起袍子,在她身边坐定:“你说。”

    “你这雪肤膏,哪里来的?”

    蒋正目光落在了她手里的瓶子上,不自然地闪了闪,右手食指摸了摸鼻头,显见的不怎么想回答她这个问题。

    但见她抬着一张俏脸,神色十分认真地看着他等着答案,只得无奈叹了口气,认命地道来。

    “无意间曾经听见师傅的女儿说起雪肤膏对北方姑娘家的皮肤好,可惜北方买不到,上一次去了江南碰巧遇见了,你初到北地肯定不适应……想着雪肤膏应该对你有些帮助……”

    原来是这样啊……宋语然了然地点了点头:“那你从江南回来都这么久啦,怎么一直没给我呢?”

    “许是……一回来就遇上许多事……我给忘记了……呵呵!”其实多少次都想着送来着,只是都没有一个合适的、合情合理的机会罢了。

    一个一向果决刚毅的男人,犹犹豫豫地边摸着脑门边给自己现编了个借口。

    蒋正觉得自己脸皮在发烧,幸好他有满脸的胡子,且把脸涂成黑黄色,脸色再红别人也看不见,唯有通红的耳朵泄露了他此刻的心境。

    但宋语然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她只觉得蒋正这人当真粗心,也没觉得蒋正自江南回来还特意给她带了东西有甚特别,因着从前宋大老爷每一回将她扔在京城,独自外出归来都会给她带上许多新奇的东西送她。

    但她此刻想问的并不是他为何忘记给她雪肤膏,而是:“你怎么想到,这东西对我后背的伤有用呢?”

    蒋正果然一愣,呆呆地反问:“这东西不是对皮肤好么?”

    宋语然无奈地点头:“是啊,可它是用来滋养肌肤的,我这后背的伤应该需要的是消肿化瘀的药膏罢?”

    说完眼见蒋正沉了脸,才觉得既然收了人家的礼,就不该挑肥拣瘦,这多少显得自己很不识好歹,于是她将雪肤膏的瓶子紧紧握在手心里,嫣然一笑。

    “不过等到夏日一过,我确实很需要这东西,你带来的太及时了!谢谢!”

    蒋正见她真心欢喜,这才又展颜,同她说起正事。

    “明日,我的兄弟们就与陈管事一道南下。”

    宋语然诧异了一下:“不是说好在吴棘那里多等上一段时日么?你这忽然要走,你兄弟他们……来得及吗?”

    蒋正容色端肃起来:“等不及了。”

    “我今日出了城才知道,外面的灾情比我们想象的严重,陈管事的那几车地皮货野味,简直就是香饽饽,多在这里待一天,就多一份危险。”

    宋语然蓦然想起了那次高芸芸的冬风酒楼开张,闻讯而来的流民汇聚成人流涌向冬风酒楼时,场面是多么的可怕,她情不自禁抖了抖,不再有异议。

    “好,就听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