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九十六章
    蒋正继续盯了他们片刻,一言不发地将几人用一根麻绳捆在了一起,倒是阿斗看他们也怪可怜的,帮着他们把担子都挑起来,语重心长地劝了一句:“不要反抗,正爷不要你们的命。”

    阿斗实在说了句实话,但偏偏小六子几人太过害怕听叉了意思,理解为,“不反抗就不要他们的命,反抗了就要他们的小命!”

    他们只不过就是帮着人卖卖衣裳,拿些个分成罢了!哪里能为了这事儿丢了小命?丢脸就丢脸罢,于是都乖乖地跟着走了。

    他们直到此时才恍然明白对方是个什么身份!竟然是荣记的人找上们来啦!这下子完了!

    他们虽只是帮着卖货,但雇主一开始就有交代,一定要他们打着荣记的名头卖货的!这下好么,真荣记找上了假荣记的门,那他们这些帮着卖假荣记的人还能讨得了好么?

    小六子几人瞬间面如死灰,恨不得当街有个大洞,立时就能跳下去藏起来。

    但地上没有大洞,他们运气十分“好”的安然到了东城墙脚下的一处院子。小六子他们再熟悉不过了,这几日是经常来的,有时候一日就要来几回!

    宋语然在门前停下,身后跟着的一大群的围观群众也跟着停下。她细声细语地问阿斗:“就是这里么?”

    阿斗一连点头:“没错,就是这里。”

    “嗯。”她点了点头,做出一副愁容,叹了口气,悠悠地道:“那便敲门罢。”

    她说的是敲门,但院门却被蒋正一脚给踹了开,单薄的门板瞬间被踹坏了一个洞,歪在了门框上。

    四周顿时鸦雀无声,几个胆子小的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脚力,真了不得!来者不善啊!

    院门正对着的一个房间内,立刻跑出来两个中年妇女,见到院门大敞,门口围了许多人,立即横眉怒目叉了腰,指着骂道:“哪里来的没眼的狗东西?!”

    她话还没骂完呢,就被阿斗跳起来打断了:“狗东西你骂谁呢?!”

    四周立刻爆发出一阵大笑。

    两个女人被他这般一打岔,顿时憋得满脸通红,这才看清楚形势,院门正中不声不响地立着个身量高挑又娇柔的小姑娘,她身边一左一右跟着一男一女,女的看上去不过是个丫鬟打扮,男的却叫人胆寒,一看就是她们不敢惹的草莽大汉。

    又看见边上缩头缩脑站着小六子几个人,两个女人瞬时交换了一个眼神,立刻就要转身躲进屋里去。

    哪里能让她们就这么躲走,宋语然立刻喊住了她们:“两位大娘且等一等!”

    两个女人虽不认识宋语然,但自家做的什么买卖自家心里一清二楚,闻言就当自己耳聋,三两步就跨进了房门,转身就要关门。

    但房门一动不动,怎么都关阖不了。原本站在院门外的草莽大汉,如今正站在她们房间门外,距离不过一臂之遥,一只手稳稳地按住了门扇,任她们怎么使力都没用。

    两个人害怕地直哆嗦:“好汉,你……你……你要做甚么?”

    蒋正眼眸往屋内一瞟,只见不甚宽敞的房间内坐了十几个妇人,人人手里捧着未做完的衣裳,听到门口的动静,纷纷抬头看着这边。

    宋语然便施施然走到院子里,在她们面前站定,却并不挡住大家看热闹的视线,往边上站开,把大敞着的门洞让给了八卦又热心的民众。

    “请问两位大娘,为何见着我们就躲?”

    一个身材略微高壮一些的女人鼓起勇气,挺起胸膛给自己壮胆:“我们没躲,是你们仗势欺人!”

    “哦。”宋语然便朝房间里看了看,屋内十几位绣娘全部紧张又恐慌地看着门口,“那咱们来算一算账。”

    她一点儿也不否认自己仗势欺人,让阿斗把小六子几人拉进院子里来,小六子等人磨磨蹭蹭就是不愿意配合,虞琳淡淡走过去,抽出腰间的软藤鞭子,对着几人的腿脚就是一抽:“利索点儿!”

    蒋正已经够凶神恶煞不能惹了,没想到这个面色冷淡的小丫鬟也是个狠辣的角色,群众们看好戏的心更加热切几分,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催的,竟然敢惹荣记这位年轻的女东家,难怪年纪轻轻就能把生意做到这么大,原来人家有人撑腰啊!

    小六子几人痛叫一声,不敢再耽搁,乖乖地挑着箩筐进了院子。阿斗很轻蔑地朝着他们吩咐:“把箩筐都卸下来,一只只摆齐整了!”

    宋语然淡淡一笑,指着箩筐里问两个女人:“请问,这些衣裳,可是你们做的?”

    两人面色难看极了,隐约猜到对方的身份只怕就跟荣记有关,是以万万不能承认,两个人异口同声:“不是。”

    宋语然也不辩驳,淡淡点了头。对着虞琳使了个颜色,虞琳立刻闪身进屋,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把十几位绣娘手里做到一半的衣裳,还有正中桌上叠好的几十套已经做完整的衣裙,一道被扔了出来。

    宋语然当众打开一件拎在了手里,似笑非笑地问:“难道这也不是你们做的?”

    两个女人支支吾吾半天,高壮些的女人哽着脖子道:“是我们做的又如何,你们想做甚么?”

    “你能承认,那就再好不过了。”宋语然将那些完成的未完成的衣服统统堆在了箩筐上,转身问道,“你们这儿,谁是做主的人?”

    屋内的绣娘们全都拿眼睛去看门口的两个女人,两个女人犹豫了一番,再问:“你要做什么?”

    宋语然淡淡地道:“教一教你们做生意的规矩!”她抬着下巴,鄙视不屑的目光自地上那一堆的衣裳上一扫而过,冰冷冷的道:“是谁给你们的胆子,仿制我荣记的衣裳?恶意低价销卖,扰乱市场的?!”

    两个女人并一屋子的绣娘,全都抿着嘴唇不说话,绣娘们是实在糊涂,不知道背后的东家究竟是谁,她们只负责拿了工钱干活。两个女人却是眼神飘忽,一看就知道实情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