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六十八章 邀她入会
    于是她悄悄朝着虞琳递了个眼色,虞琳会意,立刻将那几个和冯掌柜他们正锋相对的人给撂翻在地,一个个捆起来,关进春风酒楼后面的柴房。

    大管家顿时就傻了眼,完全没有料到她行事竟然如此的直接蛮横,商会自凉州城立足开始,就没有遇到过不给面子的,偏偏今次叫他遇上了,还是个女东家!

    他的一张老脸涨的通红,怒瞪着宋语然:“你要做甚么?”

    宋语然傲然立在门前,抬头挺胸,中气十足地道:“自我到凉州城以来,我只知道户曹司,从不知道还有什么商会!你们无缘无故地占着我的门头,耽搁了我做生意,是何意?”

    商会是个名副其实的地头蛇,却也得在户曹司这只大老虎的獠牙之下,小心行事。

    大管家咬牙切齿地低声道:“我们是例行检查庶务!”

    宋语然朝着她嫣然一笑:“我光明正大开门做生意,正正经经地缴纳户税商税,我的酒楼若是有哪里不妥当,自有户曹司的大人们来检查处罚,又与你何干?”

    大管家大跌眼镜,这样气势凌人、收放自如的女人,他着实招架不住,难怪当初高家要折在她手上,也不怪高姨娘在她手上没讨得到好。

    他认清了现实,迅速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既然宋姑娘不认我们商会,那便当我今日没来这一趟,你把人放了,我们这就走。”

    “放人?”宋语然仿佛看笑话一样的看着他,“首先,你这来的可不是一趟,加上早上一次,今日你无缘无故地来我的酒楼闹了两次。”

    “再者,你们闲来无事就到我这里来闹一闹,耽误我做生意,你却轻轻松松就叫我把人放了?当你们没来过?”

    真当她好欺负么?她兀自笑了一回,顿了顿,看着外头围观的人群,一字一句地道:“不可能!”

    大管家额头开始冒冷汗:“那你要如何?”

    “叫你们商会的会长亲自过来,把这些人带走罢。”

    这女人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要他们会长大人亲自过来,可能么?!

    可这一趟,确实是他没把事情办的风光漂亮,大管家灰溜溜地走了。

    周围的人群全都激动地看向宋语然,有史以来敢如此跟商会对着干的,她是头一个!

    宋语然其实心里也没有底,但是她不能退缩,更不能就此轻轻放过,必须彻彻底底地把他们收拾服帖了,才能免掉日后明里暗里的诸多麻烦。

    她端坐在酒楼等着冯老爷来。

    但来得却不是冯老爷,而是商会一个年轻的副会长,后面跟着灰头土脸的大管家,看样子回去吃到了一顿不小的排揎。

    宋语然挑眉笑了笑,对此并不意外。

    副会长一脸漠然地到了春风酒楼:“听说这位姑娘对我们商会有些误会?”

    宋语然不动声色让人看座端茶:“没有误会,你们的人来闹事,被我抓住了。”

    副会长看了眼大管家,看得他把头低了又低。

    “宋姑娘确实误会了,他们不是来闹事的。你的春风酒楼开业有好几年了罢,从前一直不知道东家是谁……且你的铺面也不止这一处,我们商会一向求贤若渴,今次是特地来邀请宋姑娘一同入会的。”

    呵呵~说的比唱的还好听,邀请她入会?

    宋语然冷淡地笑了笑,望着他一字一顿地道:“抱歉,我没有兴趣。”

    副会长十分意外,她竟然会拒绝商会的主动的邀请?要知道多少人求着拜着都得不到进入商会的机会啊!

    他想了想,决定邀请的更有诚意一些:“我们会长是个爱才之人,宋姑娘经商有道,加入我们商会,我们精诚合作,只会越做越大......”

    宋语然不耐烦地将他打断:“我意已决,不必再说。”

    副会长堪堪住了嘴,一张脸阴沉着,十分难看。

    宋语然不以为意,只问:“我们接下来要谈的事情,你可能全权代表你们会长么?”

    会长和副会长在本质上是有差距的,他这个会长前头还有个“副”字,一想到这里,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宋语然也不催他,给他时间思考,还让小伙计给他端了张椅子,泡了一壶凉茶,让他慢慢地想。

    “宋姑娘要谈什么事情?”副会长喝下去一杯凉茶,觉得再僵持下去不是个事儿。

    宋语然笑了笑:“副会长这是可以做主的意思么?”

    他面色上有些犹豫,冯会长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

    宋语然微笑着道:“其实,我也不是要谈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副会长端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着。

    “做生意嘛,大家都讲究和气生财,我也不想与大伙儿闹得不愉快,毕竟这里是凉州城。”宋语然停住,端起茶碗来喝茶,给他时间思考。

    副会长果然在想她这句话,所以她这是......求和?可这矛盾是她和冯老爷小妾之间的,冯老爷要替他的小妾出头,商会说到底不过就是个背黑锅的。

    副会长逐渐烦躁起来,这都是什么事儿!

    宋语然见火候差不多了,便继续:“我这个人呢,不喜欢有约束,所以方才您说的要入会的事,就此作罢。”

    副会长察觉到她态度的软和,扯起了脸皮露出个笑来,原本他就不是真的要她入会,商会成立这许多年,何时见过允许一个女人来分一杯羹了?

    “那么,请问,春风酒楼在凉州城开业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一直与你们和和睦睦的,请问,为何这两日却要来找我麻烦?”

    为什么你心里还能没点数么?真会装的。

    他“笑呵呵”地打哈哈:“这都是误会,方才我已经问过大管家了,就是来查一查内务的,这城里所有的店铺都是要经过这一遭的......”

    “大管家?”宋语然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溜向了一边站着的人,“大管家不是贵商会的人罢?请问这是哪家的大管家啊?”

    副会长一听这话就知道她并非一点都不懂商会里头的门道,也就不敢再糊弄她,硬着头皮解释:“是冯老爷家的大管家,因着冯老爷人贵事儿多,是以咱们商会的事情很多都是大管家出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