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五十八章 先给我解释解释
    高芸芸以为她是一个人当家居住,在前院或者后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对此并不在意。

    她四处看了看:“姐姐家里,我还是头一次来,当真布置的十分雅趣。”

    雅趣?从何说起?宋语然也不接话,只微微一笑,吩咐恕儿:“去泡壶凉茶来。”

    “高家妹妹找我是有何事?”她们之间不会也不可能有平和相处的时候,更加无心与她闲扯嘴皮子,便直问其来意。

    高芸芸捏着帕子抿在嘴边,柔柔一笑,却不说话。

    她身后跟着的老婆子这时候往前跨出一步,高声自得地道:“我家夫人的冬风酒楼,今日开张,想请宋姑娘明日赏脸一去。”

    老婆子神色很是倨傲,撇着嘴皮子:“到底以后咱们也是邻居,现如今,街上颇多的人在说咱们两家打擂台,为了平息这莫须有的谣言,还希望宋姑娘明日务必到场。”

    原来冬风酒楼是高芸芸开的啊?

    宋语然稳稳坐着,一只手的手指骨节很有规律地在桌面上敲击着节拍:“难道,你家夫人开的这冬风酒楼竟然不是要与我的春风酒楼打擂台么?”

    她们俩想好了她会有各种借口推辞,却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直接地质问,这样的招数叫她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当下便愣了片刻。

    宋语然将她二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心里头冷冷一笑:“要我到场作甚?平息谣言么?”

    “可连我自己都觉得这并不是一桩莫须有的谣言,不如你俩先给我解释解释,看看如何平息一下?”

    老婆子很看不惯她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模样,很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到底以后咱们也是邻居。”

    宋语然很无辜地朗声道:“是的呀!既然知道左右是邻居,如何要把事情做得这么没有后路呢?”

    她开了一家春风酒楼,她高芸芸就要开一家冬风酒楼,这边罢了,总不至于不允许别人开门做生意的,可偏偏选的位置还如此乖张,这么决绝地处事方式,她不服气都不行。

    “可这与我何干?”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就算真的有这些谣言起来,那也是高芸芸自己种下的因果。

    更何况,依她看来,高芸芸闹这一出,不过就是想借机踩她一踩,再出一出风头罢了。

    她高芸芸凭什么觉得她就一定会卖她这个面子呢?

    高芸芸似乎早就知道她会拒绝,既不为她戳穿自己的心思而恼羞,也不在意她如何看待自己,只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慢条斯理地喝着凉茶。

    那老婆子却是极为诧异,尖着嗓子高声道:“你莫非不知道咱家老爷是凉州城商会的会长么?”

    哦?还有这么回事儿?从前跟着父亲的时候,确实知道有些地方会搞些地方特色,商会就是类似的形式,原来凉州城也有啊,她还真的不知道。

    宋语然这么想的,也便这么说的:“这我还真的不知道。”

    最最关键的是,就因着冯老爷是个什么劳什子的商会会长,她就一定要卖冯老爷这个新晋上任的小妾的面子?这老婆子什么道理?!

    “你!”老婆子头一次见到这么......这么......她一下子想不出具体的形容词,总之,这宋语然就与寻常的闺阁女子孑然不同。她没得到想象中的奉承,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

    宋语然望着她柔柔一笑,眨着眼睛问的一派天真:“请问你家老爷是哪一位老爷?”

    又似乎才注意到似的,惊呼了一声:“高姑娘什么时候竟然嫁人了?”

    “这……”她露出一种由衷的笑意,“不知嫁的是哪位老爷?听着竟然是位官老爷么?真是恭喜高姑娘啦!”

    她兀自说着,仿佛一点都没看出高芸芸瞬间羞恼的脸色,和浑身不自在又故作淡定地僵坐着的模样。

    只勾唇笑的更加真诚:“哎呀,你这是怎么了?”

    高芸芸一双纤细的手绞着帕子,贝齿咬住下唇又松开,一双眼睛瞟向她旁边的老婆子,目光中流露出她自己都不曾察觉到得祈求之意。

    老婆子却没看她脸色,倨傲地抬了抬下巴:“我家老爷是冯老爷!就是凉州城商会的会长!”

    “这位高姨娘是咱们老爷新纳的如夫人,深得老爷喜爱,特准咱们底下人唤一声夫人!”

    也算间接解释了她一上来脱口而出的那一声“夫人”的由来。

    要知道,只有丈夫是官身,且为妻子求取到诰命的女子才能正经被称作为夫人的。高芸芸一个小妾怎么能被称作为夫人?

    宋语然当然是故意那么问的,闻言朝着她很是尴尬地笑了笑。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宋语然故作十分吃惊地样子,“你家老爷是冯老爷呀!”又做出十分为难的样子。

    老婆子以为抬出了冯老爷的身份,她便怕了,当下抬着下巴神气的很。

    高芸芸重重地咳了一声:“妈妈,咱们是来请人的。”不可无礼,四个字在她嘴边转了个圈儿,终究没有说出口。

    老婆子看了看她,目光隐隐有一丝不屑闪过,到底没再多言。

    高芸芸这才悠悠地开口:“都道和气生财,姐姐比我年长,难道不知么?”

    宋语然好笑地看着她:“妹妹竟然也懂么?”

    “既然你懂,该懂得先来后到的道理罢?春风酒楼在凉州城已经开业第三个年头了,你高芸芸吃相难看,如何要我去给你做脸,澄清谣言?”

    高芸芸娇弱地笑了笑,做出无奈的表情:“可这是商会会长的意思呀!”

    “那又怎么样?”

    “咱们在凉州城做生意,自然要遵循凉州城的规矩……”

    “规矩?”宋语然很不客气地打断了她,“我只知道正经做生意,如数缴纳赋税,这便是大历百姓要遵循的规矩。”

    高芸芸一肚子的话被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她这才意识到,宋语然竟然不买商会的账?自然也不会买冯老爷的账了!

    商会是做什么的?宋语然当然清楚,无非就是民间势力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排除异己罢了。

    b2001041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