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三十六章 土匪
    她走近一些,细白滑腻的手指在她脸上划过:“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好的身段,你说你会去哪里呀?”

    宋语然瞳孔骤缩,心口狂跳,脱口问道:“为什么?”

    媚娘冷了眉眼,“哼”笑一声:“什么为什么?乖乖地闭嘴跟我走,让你少受些委屈。”

    她警告地盯着她看:“若是不听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媚娘说完,先前那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扔进来一张饼子和一只水囊,将她绑在身后的双手解开,重新在身前捆绑结实。

    车厢门再一次被关上。

    宋语然只觉如坠冰窖,身上的冷汗将衣服打湿,黏糊糊的沾在身上她也没觉得难受。

    满脑子都是害怕,她要被卖到勾栏院去了?!!

    谁能来救她?!

    马车再一次往前行驶,车厢内渐渐开始闷热起来,是日头渐渐升高的缘故。

    宋语然浑身无力,她知道这是中了迷药的缘故,饼子和水她都不敢喝,只希望尽快恢复力气好想办法脱身。

    指望别人是没用的,更何况她根本无人可以指望。想到这里,她脑中忽然略过了蒋正的身影。

    如果......他知道自己不见了,会不会来寻一寻?宋语然绝望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丝丝的希望。

    但眼下,她必须靠自己。

    首先,得出去。用她身上虞珑给的药粉,尽早的留下踪迹。

    她将地上的水囊费力地拿起,用牙齿咬开了塞口,把里面的水尽数倒在了身后的车厢缝里。

    等日头把打湿的车厢板烤干,她才使劲地拍打车厢门,一边高声喊:“快停车!我水喝多了,要解手!”

    驾车的人没有半分回应,宋语然又喊了许久,马车才停下。

    车厢门再次被打开,媚娘妩媚漂亮的脸上尽是不耐和狠厉:“你作什么?喊什么?作死是不是?”

    说罢也不管她,立刻吩咐:“把她的嘴给我堵上!”

    宋语然立即坚决地拒绝:“不要,这个太臭太难受了!”

    她露出乖顺的笑来,尽量让自己笑的真诚:“我是真的水喝多了,我......我一不小心把水囊里的水都喝完了,现在......”说着,一张脸憋得通红,俨然是一副尿急难耐的模样。

    都喝了?恐怕是太紧张害怕,拼了命的灌水罢!媚娘瞥了眼空空的水囊,心中信了三分。

    水都喝了,里头的迷药药效三五天就别想消了,这药虽不至于让人整日昏睡不醒,却能叫人手脚无力跑不远。

    媚娘放了心,无所谓地理了理衣角:“下来罢,别污了我的马车。”

    宋语然心中一喜,不敢有所表露,低眉顺眼地挪到车厢门口,示意给她解绑。

    媚娘早看穿了她的心思,并不说什么,让人给她解绑,然后指了先前的男人道:“你,跟着一道去。”

    宋语然刚活动了手脚,闻言不可思议地抬头:“他是个男人!”

    “那有如何?”媚娘挑着眉反问。

    “我是去......”如厕!在这荒郊野地解决,本身就够难为情的了,怎么还能让个男人跟着?宋语然羞的满脸通红,左右一看,却没一个女人,除了媚娘。

    媚娘凉凉一笑:“莫非,你要我亲自陪你去?”

    周围人哄笑起来。

    宋语然红着脸,小声地坚持:“我自己去,我保证不会乱跑。”说着不安地挪了挪脚步,显得很有些急意。

    媚娘讽刺地笑着,根本不怕她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能跑出她的手心?

    何况......她的视线停在周围的树林中,古怪地朝着她笑:“我不是吓唬你,这边可都是土匪窝子,你落在他们的手里,可没有在我手里那般松泛了。”

    宋语然迈出去的脚步一顿。

    “所以呀,千万别想着跑。”

    宋语然僵着脖子四处看,不确定她是不是在骗人。

    媚娘成功地将她吓住,心情不错,见她僵立着不动,反而催她:“还不去么?我可没那么多的闲功夫在这里等你,若是等来了土匪,我照样把你交给他们。”

    宋语然僵硬地笑了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一边的林子走去,果真手脚使不上力气,于是不敢往深了去,只在路边寻了个一人高的草丛蹲下。

    很快出来,仿佛后面有洪水猛兽一样,径自爬上了马车。

    也不过如此么,吓一吓不就乖了?媚娘嘲讽地勾起嘴角,将马车帘放下,吩咐:“走罢。”

    赶车的男人就问:“不用再给她绑起来吗?”

    媚娘讥笑:“就瞧她那胆小的模样?你们还看不住?”

    过了一歇,她又道:“在城外就算了,给她松泛松泛,等进了城,再绑起来。”

    马车再度走了起来。

    果然让他们放松了警惕,宋语然悄悄松了口气,活动活动被绑的酸疼的手脚。

    不知如今离开凉州城有多远,她留下的这些脚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被虞家双胞胎看见。

    这样不行,还是得想办法从这些人手里逃脱出去,她皱着眉深思。

    忽然,马车停了。

    先是一片诡异的安静,然后周围一阵sao动,有马蹄声、脚步声、车轮辘辘声还有刀兵金属声。

    这是......

    宋语然趴在车厢壁上侧耳凝神细听。

    媚娘下了马车,站在地上看向来人,笑的分外迷人:“请问兄弟们是哪一条道儿上的?”

    她媚娘走这条道数十年,谁不卖她个面子?今日这伙儿倒是面生的很,难怪敢拦她。

    为首的几人骑着高头大马,并不把她的搔首弄姿放在眼里。

    “道上的规矩,开了门再走。”

    媚娘面色微滞,每条道上都有规矩,他们北地的规矩可不是这个。

    开门?那是西边的行话。

    媚娘从来雁过拔毛,在道上行走从未花过一分钱,这伙儿从西边来的愣头子竟然要她的买路钱?

    她心中冷笑,迅速思量开。

    车厢里,宋语然越听越心惊,竟然真的是土匪!

    她不禁后怕地拍了拍胸口,幸好方才她没有贸然逃跑。

    土匪的耐心有限,媚娘只是沉默却不拿钱,其中一个打马上前,指了指她的两架马车:“拿不出钱?那就拿货来抵罢!”

    媚娘心念电转,东西她是没有的,这一趟本来的货都在后面跟着,她亲自押着的不过一个宋语然。

    于是她笑着道:“这位爷,通融一下可好?我这儿可没什么货物,也没有值钱的东西,我只是走亲戚的良民。”

    那人似乎笑了笑:“良民?”

    媚娘温温柔柔笑起来,做出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可惜她的妩媚是深入骨子里的,再怎么装清纯都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