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三十章 这样的男人才可靠
    一直到了日头西下,点灯之时,宋语然放下手中针线,才想起来蒋正生她气了?

    但是为何?

    宋语然觉得她既是个主人,他也颇顾着她的安危,那她便大度一些,不去计较他莫名其妙的气性。

    于是她让厨房做了一道酒酿丸子,亲自放在暖盒里端着去前院,寻他去聊一聊。

    但是,前院并没有人,向前也不在。

    阿斗拎着水壶往门房里走,见到她立即停了下来:“姑娘是要找正爷吗?他和向前大哥出去了,还没回来呢!”

    宋语然点了点头,既然他不在,那就下回再说罢。

    她把手上端着的酒酿丸子给了阿斗:“给你吃,凉了可惜。”

    阿斗一阵欣喜,将水壶放在地上,恭恭敬敬地接过:“谢谢姑娘!”

    然后一手拎着水壶一手端着碗,脚步轻快地往门房去了。

    第二日一早,许久没有去荣记看过,宋语然刚准备出门,家里居然来了客人。

    宋语然从没有主动和附近的邻居打交道,头一次有人寻上门来与她说话,她一时有些不习惯。

    青玉还在等着她一道儿去荣记,可眼前这位太太拉着她侃侃而谈。似乎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她也不能将人往外赶,只好让青玉自己先去。

    这位太太夫家姓许,就住在宋宅的隔壁,两家的大门挨着,寻常进进出出都能相互看见。

    许太太身量比寻常妇人要高上许多,但是宽肩厚背,长手长脚,一张脸也是棱角分明的四方大脸,显得整个人十分的魁梧彪悍。

    宋语然个子也高,但跟她站在一起仿佛小鸟依人一样。

    宋语然将人带进跨院的一间小花厅,烧上炭火,煮着热茶,倒也十分暖和。

    许太太一路过来都在四处打量,坐下来就感慨:“妹妹家真是有钱,你看这烧的碳都要比我们寻常人家好上许多。”

    宋语然就问:“这是银丝碳啊,我看见街市上到处都有卖的,价格也不高啊。”

    许太太哈哈一笑:“可是像我们,有那个闲钱不如多买些肉吃?”

    宋语然受教了,又问:“那寻常人家都是怎么过冬的?”

    “烧炕啊!”许太太左右一看,果然没在花厅里看见炕,“你这儿没有砌炕,着实冷,难怪要烧炭了。”

    “这儿是花厅,我家人少,跨院也不住人的,就没有砌炕。”水开了,宋语然开始动手泡茶,“但我们住的屋子里也是有炕的。”

    滚烫的开水冲泡下去,莹莹碧绿的茶叶上下翻腾,清冽好闻的茶香瞬时溢满整个屋子,看的许太太又是一番惊奇赞叹。

    “这么好的茶叶,我还是头一次见呢!”

    看她的衣着打扮简单干净,家中应该不会拮据,怎么可能没有见过茶叶呢?这奉承也太明显了。

    宋语然但笑不语,将泡好的茶递到她面前,微笑地道:“我手艺粗浅,你且尝尝。”

    许太太端起来抿了一口,然后一饮而尽,直道好喝。

    “宋姑娘家中可有长辈?”许太太喝了茶,总算开始聊正事。

    宋语然面色不动,摇了摇头:“如今家中只有我和兄长。”

    许太太瞄了她发间的白色簪花一眼,也知道先前有媒人上门被她打出去的事儿,笑呵呵地问:“听说是表兄呀?”

    “嗯。”宋语然摸不准她的来意,就点了点头。

    表兄就不必受孝期约束了,许太太笑意深了许多,试探着问:“不知令兄可有婚配?”

    原来是给蒋正说媒的,宋语然恍然大悟,她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微微笑了笑:“实不相瞒,这我还真的不清楚呢。”

    他的婚事,她可不要掺和进去,让他自己烦恼去罢。于是她想了想,直接道:“我这位兄长,主意都是他自己拿的,许太太你不如自己去问问他罢?”

    许太太“呵呵”一笑,也不说好不好。

    实则她早就暗中看过了许多次,一脸的大胡子,眼神冷峻,脸色颇黑,身高体壮,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

    偏偏这样的男人才可靠,因此她才动了要把自己女儿嫁给他的想法。

    今儿一早,看准他出了门不在家,她才贸贸然登门,打算先探探口风。

    其实蒋正早就回来了,知道她这边来了客人,就一直在前头的堂屋等着。

    昨夜归家时,阿斗告诉他,“姑娘方才天黑的时候来前院寻正爷的,还带了很好吃的酒酿丸子。”

    他原本疲乏的步履立刻觉得松快许多,一夜安睡,早早就起床出门把事情办理妥当,然后归家。

    许太太吃下去许多的茶水,终于有些坐不住了,她目光在宋语然身上一转,很迅速地转移了话题:“宋姑娘这身衣服可真好看,想必姑娘的手艺是一等一好的了!”

    宋语然挑了挑眉。

    “我有个闺女,同你一般大小,眼看就要说亲事了,但是女红方面......”她面带愧色地一声长叹,“哎......”

    “实在是难以见人,我见姑娘亲和,你这儿也实在冷清,不如叫我的闺女儿来这儿陪陪你,顺带着托你教一教她,多少会做两身能穿的衣服罢。”

    她这般显然打着让自家女儿在蒋正跟前露脸的主意啊!

    但她着实有些自说自话,自作主张地就把事情定下来,宋语然就有些不悦,可又不能因为自己就断了别人的姻缘,万一两人看对眼了呢?

    宋语然便装作不甚在意地道:“我并不是日日在家时时得空的,但你家......?”

    许太太满面微笑地接话:“叫许阿悠,今年十六了。”

    “哦,阿悠妹妹。”宋语然端着淡淡的笑脸,“若阿悠妹妹要过来,可以往门房问问我家的小厮阿斗,我若是在家,一定让她过来陪我说话。”

    这却是委婉地在提点许太太,她今日上门,实在有些贸贸然不知礼。

    许太太丝毫没有听出来,以为宋语然是真忙,便也不在意,总不可能没日没夜的忙罢!

    她乐呵呵地道了句:“这就说好了!”才起身提出告辞。

    宋语然要去荣记,就与她一道儿往外走。

    两人从跨院出去,绕着回廊走到前院,就看见蒋正背着双手站在廊下,一副已经等了许久的样子。

    两人一起诧异地顿住了脚,他不是一早就出去了?

    许太太立刻两眼放光,拉住宋语然明知故问地低声道:“这位就是你的兄长嘛?”

    已经照了面,不好和稀泥,宋语然便给她介绍:“这就是我兄长。”

    又对蒋正道:“这位是隔壁的许太太。”

    许太太将人上上下下地仔仔细细地看,果然是一表人才,魁梧结实!除了邋遢了一些......

    不过不要紧,日后与她家阿悠成了亲,有了娘子的疼爱呵护,自然就会不一样的。

    许太太越看越满意。

    蒋正岿然站立着不动,渐渐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