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二十四章 狐狸
    高管家一脸便秘的神色,几乎是低声叫了起来:“宋姑娘!你别不是在开玩笑罢!”

    宋语然笑了:“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不像,就像看中一块肥肉非要吃进嘴里的狐狸的样子。

    高管家立刻就不说话了,这铺子是最好的几间之一,再怎么样都值五六千两银子,若他八百两就卖了,不说高老太太现在会如何,等高老爷出来知道了,头一个就饶不了他。

    宋语然见他闭着嘴吧不再说话,也不急,继续说着:“但我觉得后面的院子极好,这一楼的首饰我也喜欢。”

    高管家听她语气有转圜的余地,不由又升起了几分希望。

    “我更加赞赏那几个手艺师傅,这一楼的首饰都是出自那几位师傅之手吧?”

    高管家立刻又皱起了眉头。

    “连同那几个师傅一起,都卖给我,我给你两千两银子。”

    这跟抢劫有什么区别?高管家觉得他连呼吸都不会了。

    “这一楼的首饰也可以卖给我。”宋语然学着他的样子比了比手指,“市价的六成。”

    高管家彻底呆住了,仿佛面前站着的不是个言笑晏晏的小姑娘,而是一个浸于商场几十年老辣的狐狸!

    他哪里知道,宋语然自出生起就跟在做生意的宋大老爷的身边,耳濡目染着长大的呢!

    宋语然没管他,却问蒋正:“兄长觉得如何?”

    蒋正本想替她出面与高管家商谈,争取拿个最低价下来,八百两不过是他放的烟雾弹,他估摸着两三千两足够了。

    却不料人家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就着他的烟雾弹就把人给震住了,两千两还要带上手艺师傅,首饰成品以市价六成折算给她……

    原来她看上的是这家铺子的手艺师傅啊!那才是无价之宝,可遇不可求。

    她这般的厉害能干,哪里还需要他再伸出援手?

    是以,她如此一问,他不过淡笑点头:“甚好。”

    但他的笑掩在浓密的胡须底下,叫一旁的高管家又看出来一番不同的意味,难道他才是真正的买主?

    但他不敢也不能做主。

    蒋正就笑了笑:“不急,这么大的买卖哪有一下子就成的。”

    “你回去跟东家好好商量,两日内有了结果。就来宋宅签协议罢。”

    两人很快出了银楼,走在路上,蒋正忍不住称赞她:“你很聪明。”

    猝不及防被表扬,这还是除了宋大老爷以外的第一次,其余人见了她多是敬佩或是不屑。

    宋语然不禁心中触动,久违的称赞……

    可她很快回神,身边这个高大的男人并不是儒雅的父亲。

    她后知后觉地难为情起来,有些无所适从。

    她方才一定是一副为了银子斤斤计较的难看样子,他居然还夸她聪明?

    她半低着头,然后低低道谢:“多谢兄长为我壮胆了,若今日没有你,我只怕不敢如此……”

    若他不在,说不得高管家当真会命人把她给轰出来呢!

    说完又有担忧:“如今盯着他家想占便宜的不止我呢,你说要他考虑两天,要万一被人截胡了怎么办?”

    蒋正就扬眉笑了一下:“放心,这事交给我,保管没人敢截你的胡。”

    高管家立即跑回了家,将这事儿原原本本地告知了高老太太,她震怒地狠狠一拍床榻,气怒交加:“她竟然敢落井下石?!”

    这一拍她用尽了十成的力气,但在外人看来也不过轻轻的一摆。

    高芸芸看得心中大恸,立即哭了起来:“祖母您别气,大夫说了,你万万不能再动怒呀!”

    边劝边拿一双小手在她的胸前慢慢平顺着她的气息。

    高老太太觉得好过很多,欣慰地抚了抚庶孙女的手背,赞了句:“好孩子。”

    她又顺了好一会儿的气,这才对着高管家道:“不用理她,我就不信没了她,还没别人来买了!”

    但有蒋正出手,很快高家铺子卖价一万两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再没有敢上门问价盘铺子的人了。

    高管家觉得当真邪了门,怎么连寻常来买货的人也都没了踪影。

    不止银楼如此,别的大大小小的铺子都是这样。

    高管家这才意识到不妙,心知是宋语然他们做的手脚。

    高家父子已经在牢里关了十来天了,据说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时不时地受到严刑拷问,两人早就瘦的脱了形。

    消息传回了高家,高老太太再也维持不住淡定了,有气无力地让高管家赶紧卖铺子救人。

    “卖!她给多少钱都卖!全卖了!早点去接老爷少爷归家!”

    高管家想起蒋正说的两日的时间,不敢有任何的耽搁,立即将房契身契印信都带上,骑马跑去了宋宅。

    宋语然先不慌不忙地与他一道把银楼的买卖契书办好:“楼里的那些成品,明日我叫一个管事跟你一道儿去清点。”

    高管家自是满口答应,只求越快越好,恨不得立刻就带人去清点圈钱。

    宋语然淡淡一笑,却没答应,又问他挑了许多良田果园,竟然还有一片山头。

    最后又选了数个小铺子才算作罢。

    这么多的产业,却折成了不到原价三成的现银,高管家垂头丧气地回了高家。

    两万两换到如此多的产业,宋语然只觉得划算的不得了,高兴过后又替高家可惜,暗暗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蒋正看见她的面色变化,暗笑她实在太嫩,“得了便宜还卖乖?”

    宋语然有些不好意思,她这还是头一次做出如此落井下石的事情。

    但蒋正两句话打消了她的愧疚感。

    “他们作恶在先,品德太坏,迟早是要遭报应的。”

    “而且,就算你不出手,别人迟早也会出手,到时候也许高家还得不到这么多钱。”

    没错!是这么个道理。

    有了这么多的产业,能用的人手一下子就紧张了。

    宋语然琢磨了一回,只得先把冯庆余提起来,做个巡查大管事,统管从高家手里收来的铺子田产。

    头一件事就是清点货物,除了首饰,还有药材、布料和香料。

    这头清点地热火朝天,高老爷终于从大牢里被放了出来。

    原来高管家筹齐了八成的钱粮款,交给了钱粮官,再三保证马上就会把钱补上,只希望早几日将人接回家。

    但最终只接回了高老爷一人,高少爷要想回家?把钱补齐了再来领人。

    高老爷匆匆回家,还没来得及洗去一身晦气,就听到下人的回报,“老太太做主,咱们家的祖业全都卖掉啦!”

    高老爷只觉得一阵天地旋转,澡没洗,衣裳不换,直接朝着老太太的院子奔去。

    一步跨进满是浓浓刺鼻的药味的房间,就厉声质问:“母亲为何不与我商量就把祖宗基业全都卖了?”

    他算过的,公中的银子,他的私产,高少爷母亲的陪嫁,再加上老太太的私产,怎么都足够填补亏空了!

    何至于到了变卖祖产的地步!那是要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的!想他昂首挺胸了大半辈子,难道以后要夹着头脸过日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