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品侯夫人 > 第三章 虎爷
    新到一个地方,宋语然睡的并不安稳,加之心中事情太多,左右睡不着便早早起身。

    天方微亮,恕儿拎着个木桶,装着小半桶的热水过来,用一柄勺子在铜盆里给她兑好了洗脸水,宋语然伸手摸了摸,温度正好。

    宋语然洗了脸,低头正好看见恕儿掌心朝上来接帕子,手心错落几条红痕,显然已经领过了罚。

    “我去院子里走走,不必跟着。”

    早起事多,恕儿才吃了罚,立刻乖觉地找活干去了。

    宋语然走了两圈,直到身上微出薄汗才作罢。正打算进屋吃早饭,就听见一阵呜咽哭喊自连通跨院的垂花门处传来,跟着一阵脚步踢踏,很快远去。

    宋语然并未在意,新来的另一个丫头叫秋子,觑着她的神色小心翼翼地站在廊下问话:“姑娘可要摆早饭?”

    秋子这般的小心谨慎无非是怕她因着欣欣连她一起着恼,可对于乖觉守规矩的下人,她自来都很宽容:“嗯,摆罢。”

    她面色柔和,语气平静温柔,瞧着似没有生气牵连到自己,秋子这才放下心松口气,转而打起精神好好办差。

    这位主子别看年纪小小还是个姑娘家,但脾气不小手段了得!不想也被拉出去卖掉,就得十二分用心的伺候。

    日头渐渐升起,宋语然带着青玉和恕儿,坐了马车出门,麻大不放心她们,照旧是他驾车。

    她们就住在凉州城东市,但是与四市连着的街上。东市是货集,住的也都是没有官身的富户乡绅和平头百姓、贩夫走卒,西市住的都是官老爷。

    马车晃晃悠悠没走片刻就挪不动了,宋语然索性下车步行,叫麻大从后头慢慢地来,她今次采买是其次,更多的是想了解一下如今凉州城内的行情。

    大历朝民风尚算开放,女子不戴帷幕不遮面在外行走的比比皆是,从前为了方便宋语然都是做了男人装束,今次也不例外,只是再没有像昨日进城之前那般涂黑了脸。

    只穿了一身月白色棉布长袄,单手后背,虽做了男人打扮,却一眼就叫人看出是个女子。

    三个人边走边买边打量观察,一上午买了大半车的东西,这还亏的麻大提早把家中需要的大件都已置办妥当了。

    到得中午时分,日头当空,北地虽然严寒,但大中午的太阳却极其毒辣,晒的人身上出了一身黏腻腻的汗,很不舒服。

    宋语然朝着附近的一家酒楼走去:“我们先吃点东西歇歇罢,晚点再去买布。”

    酒楼地处东市最为繁华的大华街正中,地段极好,尽管如今乱世纷纷,却照旧往来食客不断。

    主仆四人寻了角落里一处空桌坐下,点了几道招牌菜品,静静坐着听旁边几桌的人闲谈说笑。

    那几个也都是商人,一来二去说的都是南北货物差异差价与如今时局紧张运货的艰难。

    “爷,喝茶。”宋语然听得很认真,青玉倒了茶水给她,浑不在意地端起来就喝了干净。

    青玉几个都是摇头一笑,自家姑娘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甚至自己的婚姻大事也不过一听便罢,唯独将这赚钱的门路时时刻刻地放在心上。

    从前大老爷在世时就笑话她是财迷,专门掉进钱眼子里,一门心思的要把银钱从别人口袋里挖到自家口袋里才好。

    宋语然不管他们所想,只竖着耳朵听那几个商人说话,她如今是独立的女户,想要站住了脚赚足了钱再谋查那件事,就必须要有人、有钱、有生财之道!

    钱她有,但还不够。

    这是早年跟着父亲在外游历的习惯,多听商人闲谈,虽不会听到什么商业私密,但只要留心,总会从他们的经验之谈中分析出利弊。

    正听到凉州因战事而暂停的边关贸易,不知何时才能再开。偌大的酒楼厅堂忽然sao乱起来,一道道尖叫声呼喊声伴随着金属撞击木板的沉闷声、碗盘的碎裂声由远及近。

    宋语然抬眼望出去,只见几个五大三粗的彪型壮汉从后院冲进来,将几柄明晃晃的大刀往正中一张方桌上重重一放,他们身后的空地上摔着一个端菜的店小二,盘碎杯裂、饭菜汤汁撒了一地。

    为首一个满脸横肉一口黄牙,膀大腰圆的男人恶狠狠、怒气冲冲凶狠地揪住闻声出来的掌柜:“我的人呢?!好端端的怎么不见了?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砸了你这酒楼!”

    掌柜连忙作揖告饶:“虎爷您大人大谅,小店小本经营,自从得了您的吩咐,后院厢房我们是一步都不曾踏入过!实在不晓得人为何不见了!”

    作揖过后又替他着急:“您这不见了的是什么人?”

    宋语然多看了掌柜两眼,确定实在没有什么印象,就着店小二端来的饭食慢慢吃着。

    虎爷对他的回答十分不满意,但又说不出不见的人究竟是谁,憋着怒火喘着粗气一脚踹下去,一张方桌立刻四分五裂。

    原本热热闹闹的厅堂里立刻寂静无声,人人屏息凝神唯恐这恶煞一般的虎爷将怒火撒到了自己身上。

    宋语然也放下筷子,坐在角落里看着。

    虎爷尤不解恨,抬脚又是一踢,把路过的方才给宋语然她们端菜的店小二踢翻在地,小二似是吃不住他的力道手上托盘一松正好砸在了弯下去的腿上,立即低头捂脚痛声叫起来。

    掌柜嘴唇蠕动,目光微闪,终究一语未发。

    虎爷一双浑浊的眼睛将大堂里扫了一遍,在宋语然她们这一桌停顿了片刻。跟他来的几个随从早就搜过了每个角落,到底无一所获。

    待虎爷领着一帮人呼啦啦奔出门去,掌柜便向着食客们作揖告罪:“今日诸位受惊,酒水茶饮一律免费!”

    这个掌柜会说话也会办事,得了大家交口称赞才转身进了后厨。

    方才被虎爷那一眼瞧的浑身不自在,宋语然压下心中怪异,匆匆吃饱,领着青玉等人离开,及至马车之前,她才小声吩咐麻大:“去查问一下。”

    虽未明说何事,但麻大心中透亮,这是要查方才春风酒楼的事。

    春风酒楼是宋语然目前主要的几个产业之一,管着南北所有春风酒楼、客栈的刘管事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把分号开遍了整个北地,一早就做好了她来凉州的后盾。

    麻大明白,主家不希望自家名下的产业有任何污秽之事发生,当下恭敬严肃地应下:“待互送姑娘安全到家后就去。”

    宋语然打算做几件新皮袄过年,挑挑选选买了几张好皮子并几匹颜色普通不打眼的细棉布,又买了许多棉花,给麻婶青玉他们也选了好几匹青黑色粗布才转道回家。

    到了家中,两个小厮一起把满车的货物往家里搬,动静不小,惊动了左邻右舍。

    昨日他们搬进来时悄无声息,大家都没瞧见新搬进来的人家是个什么模样,如今一瞧主子竟然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都觉得新奇。

    有那热情的就来找麻婶攀谈,都被麻婶笑呵呵地挡了:“等我家安顿妥当了,再来拜访各位街坊!”

    然后叫麻大关上了院门,阻挡了一切好奇探究的目光。

    麻婶看着摆在条桌上的青黑色的布和棉花,晓得是主家对他们的恩典,心中感激,欢喜地喊恕儿:“快把大家的身量尺头都要来,婶子给你们做新棉袄穿!”

    恕儿从小少吃少穿,经常食不果腹衣不蔽体,闻言笑弯了一双眼睛,一双手贪恋似的摸了摸棉花,咧着嘴笑:“姑娘真好,谢谢婶子!”

    麻婶点头:“咱们姑娘最是心善!”然后将布料摸了摸感叹,“不是婶子自夸,我做的衣裳在咱们家,除了姑娘可是谁都及不上的!”

    她原本是绣房的绣娘,一双手艺也十分了得。后来家里遭了难才流落他乡,又机缘巧合被宋老爷所救,一直待在宋老爷的私产成衣坊内,直到姑娘要来这凉州城,他们夫妻二人才跟着一道来了。

    恕儿一听就知道不光有新衣服,还是好看的新衣服,跳着手脚欢欢喜喜地去了。

    临去前问:“姑娘做的衣裳很了不得吗?”

    麻婶笑而不语。

    宋语然歇了半晌,吃晚饭之前,麻大进来回话:“都打听清楚了。”

    “虎爷是这北地道上有名的人物,什么都做,什么钱都赚,据说还贩私盐。”

    “说是从去年开春开始,道上又冒出了个正爷,手段能力比虎爷还……”麻大比了个手势,“因此分去了虎爷许多生意,偏偏这个正爷又来无影去无踪,他在生意上头吃了亏,就做起了人口买卖的事。”

    宋语然皱眉,但凡有些家底的几乎家家都有奴仆,有买就有卖,买卖人口只是寻常之事,这生意也不会获利巨大,但今日看他一副暴怒之态……“他拐卖良民?”

    “应该是这样,说自去年开始城中就经常有好人家的闺女无故失踪……”

    八成就是被这个虎爷捉了,卖到了京城或者别的地方去。

    宋语然低语:“只怕他原先就做这事儿,被人截胡了其他生意,就只能多拐几个人了!”心里忽然觉得恶心,为这种人不择手段的赚钱感到耻辱。

    她接着问:“今日春风酒楼后院关着的人就是他新近捉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