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翻身联盟 > 第236章欲忘店铺之白头偕老?1
    “我要一瓶矿泉水。”

    男人付了款,意气风发,走路带着风一样的洒脱。

    他身上的黑色影子已经在窃兮兮的笑着。

    “慢走,祝你好运~”甜甜的语气如果仔细听,你能听到一丝邪气。

    欲忘店铺第一工作准则:要欢迎并款待每一个客人。

    李纯跟在男人的身后,一直哼唱着悠远的曲子。

    男孩来到了一座别墅前,抬着眼贪婪的注视着价值千万的洋房,死死盯着某处房间,好像那会是他的。

    孤独的恶魔,身边有一座坟,正等待它的主人。

    干净宽敞的房间里,女孩脸色苍白,她半坐在床上吃着未婚夫喂来的粥。

    “阿光,你找个健康的女孩吧,不要再为我浪费青春。”女孩捶了捶已经瘫痪的双腿,那场车祸让她失去了健全人的资格。

    男孩温柔的摸着女孩的脸蛋,语气能捏出蜜一样的甜:“说什么傻话,你是我认定的老婆,我还要和你白头偕老呢。”

    女孩的泪水扑扑落下,有这样不离不弃的男朋友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可我下辈子会连累你的。”

    男孩温柔的擦拭她的泪水,“我愿意的,如果能将我的腿换给你,就是让我死我也愿意!”女孩葱白的指尖挡住男人的嘴唇。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

    她感动的热泪盈眶,哭的更凶,她是个任性的公主,身边的人忍受不了她的脾气,全世界只有她的阿光觉得她独一无二,温柔以待,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他都包容她呵护她。

    时空凝结,两个人执手相看泪眼的画面定格,男孩的温柔天衣无缝,那张面具深深渗透进他的皮肤。

    李纯邪气的脸庞有一丝戏谑。

    冰冷的指尖轻点男孩眉心,一点下,割断良知,魔魅出没。

    她轻声问男孩,“你愿意用你的双腿换女孩健全的肢体吗?”

    男孩冷笑,黑暗的影子抱着他的心脏,他的话阴险鬼祟:“怎么可能!我是因为她是秦氏集团独生女的身份才接近她,一个瘫子给她口吃喝就行了,凭什么用我的腿换她健全!”

    李纯低低的笑了两声,早知道如此,她解锁时空,轻盈的身体飘到女孩的身边。

    阳光拂过她的脸,红润的像一颗苹果。

    女孩感动于男孩的话,“阿光有你在,我这辈子就足够了!”

    男孩晃了神,刚刚是错觉吗?太想得到她的财产才让自己白日做起了梦?

    他假笑了两声,宠爱的说了一句:“小傻瓜。”

    时空凝固,李纯笑嘻嘻点着女孩眉心,去伪存真,不得妄言,她问女孩:“你愿意用你在家族的地位换你的双腿吗?”

    女孩迟疑,瞄了眼身边的男人,他说过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

    女孩开口请求道:“可以用我未婚夫的双腿来换吗?”

    女孩的黑影冒了小小一个头,还是婴儿般的yu|g呢。

    笑容在李纯脸上扩大,她摇头说:“不可以,只能用你自己的东西来换。”

    女孩定睛看着她的腿,她不想成为废人,下半生躺在床上,她要去逛街购买奢侈品,要去游轮上办party,最后她坚定点头,“我愿意。”

    李纯抽出自己的健康,那金色的健康盒子飘到女孩面前散发着勃勃生机。

    “欲忘店铺满足你的要求,您购买的货物已经送达,请注意签收。”

    女孩激动的点了接受键。

    “对了,我刚刚问了你未婚夫是否愿意用他的腿换给你,他拒绝了。”

    女孩一时怔愣,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李纯笑的很浅,身影渐渐消失,只留下一串串光粒子。

    时空又开始流转,女孩和未婚夫甜蜜的聊着,两个人都只当李纯的出现是一场幻觉。

    第二天,女孩的腿突然有了知觉,她走下床欢快的蹦来蹦去,门外的男孩喜极而泣一把抱住她。

    “宝贝,你的腿好了!”

    “嗯!我又是正常人,可以跑可以跳了!”

    “太好了宝贝!”

    女孩突然想到了那个空灵的女子,她健康的腿真的是和那个女子做的交易吗?

    “你怎么了宝贝?”男孩摇醒了失神的女孩。

    “阿光,无论以后我变成什么样,哪怕我爸爸破产了你也会至死不渝,和我白头偕老吗?”

    男孩手指堵住女孩的嘴,说什么不吉利话,她爸爸破产了他上哪里弄钱花。

    “傻话,我爱你又不是图你的钱,我一辈子会对你好,爱你疼你。”

    可那个女子说,你不愿意…

    随后女孩把李纯的话抛诸脑后,认为只是自己的梦,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呢。

    两个人热情的拥抱在一起,像劫后余生的人,分外珍惜这份感情。

    魔说:

    看那些丑陋嘴脸

    恶人在等你恩典

    善人却求你赦免

    没多久,女孩的爸爸领回来一对私生的龙凤胎姐弟,爸爸对待那两个孩子比对女儿好。

    女孩每当看到那对孽种,黑影就扩大两分,当她心中有魔时,所见的都是黑暗。

    因为一件小事,三个姐弟拌了嘴,继而扭打在一起。

    父亲从书房跑出来,扯开他们,不由分说回手给了女孩一个耳光,“你是姐姐就不能让着妹妹弟弟吗?!”

    “他们才不是我妹妹弟弟,他们是肮脏的私生子!”肮脏?这是连着他也骂了?

    她的话换来的是父亲更用力的耳光。

    女孩的黑影已经有半个身子大,恶魔敞开了怀抱,它的臂弯如此温暖。

    私生女抹了一把泪水,十八岁小小的年纪却有着浓厚的恶魔,那轮廓清晰可见。

    恶魔搂着私生女的脖子,不怀好意在她耳边窃窃私语。

    “爸爸,我错了,姐姐说我们妈妈是不要钱的ji女,我好气才和她吵起来,我不该和姐姐起争执,你要打就打我吧。”私生女乖巧的讨饶着,说的话却让父亲火冒三丈。

    不要钱的ji女?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还是对自己的亲妹妹说?

    男人嘴里喷着火焰,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他恨不得抽死女儿。

    “你简直没有教养!你妈妈已经过世多年,我早就有了心爱的女人和她生了孩子,我怕你伤心才没将实情告诉你,现在你也大了,该知道一切!”

    那腌臜的私生女已经十八岁,父亲是在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有了别的女人,母亲意外身亡,他就迫不及待把那对姐弟接回家中,他的心里还有没有妈妈,有没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