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炮灰翻身联盟 > 第235章欲忘店铺之塑料母女情3
    魔鬼的魅力,艳逸又冷艳;魔鬼的交易,纯粹又乖张。如果你和魔鬼签订了协议,恭喜你,你已经成为他的奴隶。

    “老婆子,给我倒洗脚水!”女婿高声嚷嚷着,老妇人捶了捶腰,不满说道:“你个大小伙子还让我伺候你啊,我洗了一天衣服,你自己不会倒水吗?”

    女儿女婿嫌电费贵竟然不让她用洗衣机,可寄人篱下她只能默默咽了委屈。

    “去你妈的!”女婿踢翻了盆子,水洒了一地。

    “你这个老不死的吃我的喝我的,给我倒个洗脚水怎么了?”

    “早几年我也没少给你钱花,你的手表,小志的电脑都是我买的。”老妇人扔了手里还没有洗完的衬衫,眼神忽明忽暗。

    “去你妈的,那是我的钱!”

    有钱的时候一声声妈叫的亲如母子,一无所有后恨不得甩掉她,饿死街头。

    女儿从房间里跑出来,看着一地的水,对着老妇人喊着:“什么活儿也干不明白,你活着有什么用!”

    女婿翻脸也就算了,女儿是她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痛的死去活来生下的啊!

    老妇人突然想到那个女孩说,女儿不愿意用寿命换她健康。

    一切都是假的,这一家狼心狗肺的畜生在乎的是她的钱。

    魔鬼影子趴在老妇人耳边,每个音阶像念着咒语,蛊惑着老妇人的心神,“杀了他们,这样不孝顺的孩子应该下地狱。”

    “还不收拾一下,傻站着干什么!”女儿狠狠的推了老妇人一把。

    老妇人的心变成了泥泞的沼泽吞噬了她所有的善。

    第二天,老妇人果决去了警察局报警她要求将无良的女儿女婿送进监狱反省改造。警察上门训斥了两口子,整个楼洞都是警察的呵斥声,很多人家开门看热闹,羞臊的两口子抬不起头。

    李纯深呼吸着,空气中怨恨嗔痴的味道如此迷醉。

    晚上,女儿来到老妇人的房间,黑影子笼罩着女儿的周身,再耀眼的光,也照不亮她心里的那片阴暗,她的声音泛着冷气:“你可真行啊,要把自己女儿送进监狱,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多大!”

    这件事传了开去,老板开除她,原因,品行不端。

    朋友亲人邻居嘲笑她,她走到哪里都被人戳着脊梁骨。

    “慧慧,我生你养你二十八年,你看看你男人的嘴脸和你自己的态度,没有钱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我可是你亲妈!”

    “呸,说什么亲妈,亲妈能把钱给别人花?让我们养你?你真恶心,让我想吐!”

    女儿身上的黑影散发着酸臭和腐朽的味道,她的邪恶已经成熟等待着魔鬼采摘品尝。

    “慧慧!!”老妇人被女儿气的心口疼,“我早就应该看清你们的真面目,披着人皮的魔鬼,你会下地狱的!”

    “下地狱的人是你!你怎么没死在医院里!为什么活过来,你把我的钱还给我!”

    原来,女儿一直盼望着自己死继承她的存款。

    老妇人算看明白了,即使她把实情告诉了女儿女婿,他们仍然不会放过她。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女婿听到动静随后加入殴打老妇人的阵营,打的老妇人连床都爬不起来。

    可第二天,她身上的伤全好了,呵呵,老妇人苦笑,还真是健康的十年寿命。

    “死老婆子,给我做饭吃!”小志和大人学的有模有样,起初他还维护着,潜移默化中也学会了辱骂长辈。

    女儿刚扇了老妇人两个耳光,她的脸还在疼,心情不好语气也差,“想吃让你妈去做!”

    小志将玩具车仍在老妇人脸上,“你吃我家喝我家的,还不伺候我!”

    玩具车砸到了老妇人的眼睛,她痛的随手扔了遥控器砸过去。

    明明没挨到小志,他却嚎啕大哭,女儿从房间走出来抱着儿子心疼的吹吹。

    “你敢打我儿子?”

    “小兔崽子让你们教的无法无天,还敢打长辈,我教训教训他怎么了?!”

    “要你教训?我的儿子是你的脏手能碰的?”

    “小志迟早也会打爹骂娘,有什么样的父母就生什么样的畜生,我真该生下来掐死你,和你短命的死鬼老爹一样,是个讨债的,你等着,看将来小志会不会打骂你们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哼!”

    恶魔锁在双瞳,怪物封在心口,老妇人的内心已经完全是阴暗、冰冷的屠宰场。

    “我让你话多!”女儿冲到老妇人身边扯着老妇人的头发又是两耳光。

    “你这个畜生!大逆不道的牲口!你打死我你等着坐牢吧!”

    老妇人伸手去抓女儿的脸,手指甲挠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

    女儿拽掉了老妇人的一撮头发,双手扼住老妇人的喉咙。

    “你放开我妈妈,你这个坏蛋!”小志连抓带咬和女儿一同殴打着老妇人。

    “我是畜生你是什么,别以为你年轻的时候和别的男人鬼混我不知道!如果不是你**下贱,我爸工作的时候能分心出意外吗?你这个老**,拿着我爸的抚恤金却不给我,你还捐款?我呸,黑心肠的贱货装什么圣洁!”

    老妇人被掐的快要窒息,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女儿甩开她,一口浓痰吐在她脸上。

    “老婊子!”

    “哈哈哈老婊子,妈妈打的好!”小志拍着手为母亲的胜利欢呼。

    老妇人爬回房间躺在床铺上越想越恨。

    她心里的阴暗之门彻底打开,里面放在怪兽,吞噬一切,结束一切的杀戮。

    半夜,她拿出水果刀到了女儿的房间,狠绝的捅死了女婿,女婿只闷哼几句死在了香甜的梦里。

    女儿失声尖叫,“你疯了吗?”她爬向床头,门只开了一条缝,微弱的月光打在老妇人的脸色幽暗不清,此刻的母亲如恶魔降临,她害怕极了心抖成一团。

    老妇人咬牙切齿一下捅进女儿身体,望着女儿流出的血疯狂笑着:“我是疯了,生了你这个畜生,既然我给了你生命,我也有权带走!”

    老妇人又一刀捅在女儿心脏,女儿睁着大眼倒在床上倒在无声的夜里。

    李纯手一挥收了女儿女婿所有的恶。

    很好,已经成熟的散发着恶臭芬芳。

    老妇人拿着刀,面色全黑,她走进了小志的房间。

    小志哆嗦的看着刀尖滴血的刀子,“老不死的你干什么?”

    老妇人微笑着,和蔼的说道:“我们一家人去地狱团聚,好不好?”

    小志缩进被子里大声喊着死去的父母。

    然而他的喊叫声换来的是老妇人的疯狂。

    老妇人看着刀子,小志已经没了体息。

    老妇人生无可恋刀子果决的捅了自己,也倒在床头。

    老妇人的恶和没用完的寿命全部回归到李纯体内。

    仅仅用了两年,她不仅换回了失去的两年寿命,还得到了补充,这买卖不亏。

    脚尖轻点,她飞出窗外,只留下一串串空灵的啦啦啦啦哼唱声。

    你,是yu|g店铺下一位客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