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千年 > 第二百一十章 排挤
    紫天琼见到这一幕也是摇头失笑,他自然知道为何青丹一个女修能够让这些在人前无比风光强大的神子们颇为信服,自然是因为那个人,实在是强大到已经超出了那一辈的极限。

    打破极限之人,人族第一天才。

    “他......有消息吗?”

    紫天琼将这里留给了年轻人们,临走时只是问了一句。

    青丹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前辈放心,他一切都好。”

    紫天琼微微点头,知道那个人正在外面为了一些事情拼命,人族为他做不了什么,因为没有人知道那个人在想什么。

    玄盟......

    紫天琼眼中闪过一道隐隐的杀意,随后盘膝坐在密室之外,强大的神念和整座望月城的防护阵相连,为这间密室守护。

    这是一个道骨巅峰的妖边大将,可战道魂修士的超级强者。

    此刻却心甘情愿的为人族的这些希望们守护。

    因为他知道,人族的未来在他们手里,已成定局,但是在这些孩子手里,将会绽放出新的希望。

    而他,便是在守护这希望。

    就像无数当年曾经守护过他们的人族先辈一样。

    密室之中。

    见到紫天琼离开,众人都是松了口气,紫天琼毕竟是长辈,他们无论身份多么尊贵,在长辈面前都会感到拘束一些。

    看了炎燚和王止水一样,青丹谨慎道:“布阵。”

    炎燚和王止水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上前一步,这世间可以说是最强的水火之力分列两侧,凝结出一个水火隔绝小阵法,将众人包裹在内。

    这阵法是两人曾经在冥边战场上研究出来的一种能够隔绝道境强者神念探查的阵法,唯有他们二人合力,借助水火属性的特点,构成这一特殊的阵法。

    “至于这么谨慎嘛?我们这不是已经在望月城最严密的密室里了?”拔拓鹰撇嘴道。

    青丹微微摇头,随后将众人凑到一起低声道:“谨慎无大错,之前给你们送去的开脉果都用了吗?成功了没?”

    众人纷纷点头,青山君最先露出惊叹之色道:“徐兄送回的这一神异果子果然厉害,我服用之后体内凭空开辟出了九条他所说的血脉,然后也按照他给的方法凝聚出了血脉之心,果然对那大道魔音有着隔绝克制之力,如今已经成功突破了。”

    其他人也是如此说法,不过所有人都开出了几乎八脉之上,甚至南天星直接开出了十二脉。

    惹得众人一阵嫌弃。

    “他开出了几脉?”南天星冷冷开口道。

    青丹微微一笑:“据说只有三脉还是五脉,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许久面无表情的南天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他输了一局。”

    众人皆是白眼一翻,动作整齐划一,极为和谐。

    显然对于南天星和徐枫这么多年的比拼太过熟悉,也太过无语。

    “哈哈哈,老徐的资质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啊。”

    王止水狂笑着嘲讽道。

    众人也是一阵纷纷点头。

    “但是他恐怕依旧走在了我们前面。”青山君是个老实人,此言一出,密室中的气氛直接掉落冰点,大家都是一阵沉默,显然很是不爽这个可能是事实的......事实。

    “行了行了,我们又不是舔狗大会,说正事。”王厉冷笑着开口道。

    结果直接惹来了王止水的嘲讽:“这是谁啊?这,这神子密会怎么混进来了一个陌生人?哎哎,南天星,赶紧将此人镇杀啊!小心他泄露我们的秘密。”

    南天星脸一黑,根本不理王止水,只是看着王厉冷冷道:“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王厉顿时脸一沉,眉心显现一丝隐怒:“你再说一遍?”

    赤发炎燚哼笑一声道:“这位新来的天玄神子,你也别生气,我们神子聚会历来都有规矩,新人没有发言权,你要么就遵守下去,要么就直接离开,以后十大神宗之事,我们也将永远将你排除在外,你自己想清楚再说话。”

    “没错,既然你要入我们这个圈子,就要遵守这个规矩,当然你要想打一场也行,赢了我,你能就拥有话语权,拔拓不才,昨日刚刚合道圆满,想必不久就会凝聚出道血来,正好需要一个真正的高手试试水?王兄可有兴趣?”

    王厉深吸一口气,却是没有敢挑衅拔拓鹰,他如今刚入合道,在这群人里实力确实是最低:“这是谁立的狗屁规矩,新人为何不能有话语权?”

    南天星哼笑一声,没有说话。

    显然,这群平日极为尊贵的神子,对这位新任天玄神子也是极不待见,显然认为他没有资格和众人同坐一处。

    “很不幸啊,这是某个无良前任神子立下的规矩,并且得到了其余九大神子的齐齐拥护。”王止水不屑道。

    徐枫!

    王厉第一时间听到“无良”两个字就想到了徐枫。

    “行了,既然如今王厉成为我天玄神子,便是天玄的代表人,我希望各位给予他应有的尊重,因为这也是对我们天玄宗的尊重。”

    青丹淡淡开口道。

    众人神色这才收敛起来,不再纠结这件事。

    “既然人都到齐了,就先说说各宗的情报吧。”

    徐枫不在,主持会议的便是众人之中实力最强的南天星。

    “十宗之间虽然有竞争,可是那是我人族内部的事情,也是良性竞争,但是仙孽一事,若非是我翻找宗门内上古典籍,恐怕也不知道我人族落得如今地步,正是那些天外来者造成的。”

    南天星语气肃穆道:“所以,此事我们必须团结一致,最少,我们六宗也要一致,至于血海阁和辉尘宗以及符宗,暂时还是没有表示,剑宗和我们是一起的这一点确认无疑,毕竟剑宗宗主和长老都被困在那妖域之中了。”

    “符无定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出关了,符宗如今正在全力筹备他那道无定天符的筹划,根本分不出精力来。”炎燚开口道,显然对于符宗较为了解。

    其和符宗神子符无定的私交也是最好。

    “一但他的无定天符一出,恐怕战力将会成为我们之中最为可怕的一个。”拔拓鹰皱眉道。

    “这都是后话,再说了,我可不认为他的无定天符能够胜过我的天阴神水,莫非拔拓兄认为自己不如符无定?”

    王止水哼笑道。

    拔拓鹰眉头一挑:“怎么?你想试试我的斤两?”

    眼看这战斗狂又要邀战,王止水直接无视了他:“符宗缺战这是无奈之事,辉尘宗呢?”